傳說桔梗花開,代表幸福再度降臨。

 

「梗梗,人世間的情愛,不過是虛幻一場。」孟婆神情淡漠,語氣卻是滿滿的不捨。

「不!已得一人心,便百世不可相離,這是我答應夫君的。」

「不可相離?痴人說夢話。」牛頭鬼差冷笑了一聲,使勁的將我往前推,「只怕過了這座橋,連他是圓是扁都不記得了。」

孟婆粗魯的將湯藥灌進我嘴裡,後方急著投胎的魂魄簇擁著向前,又一次沒來得及告別。

「下次我得挑一個投胎的淡季來自刎才行。」搖搖頭失笑,瞧我又說了什麼怪話。

 

 

 

順著隊伍前方隱約傳來的佛號,我停下了腳步,左顧右盼,「這次怎麼沒來送行呢?」

「找我嗎?」粗嘎的聲音響起。

嘴角揚起了淺淺的弧度「是呀!你要是再不來,我這一走,可就所有記憶都沒了。」

「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從來就沒喝下孟婆熬的湯藥。」

瞪大了雙眼,微微的張開嘴「知道還不將我定罪?」

「我可不捨得,這枉死城裡同妳這般癡情的女子,哪怕提著燈籠踏破了鐵鞋,也難尋第二。」他是鬼差,這枉死城裡除了孟婆外,唯一記得我的人。

「倒是你,可想起讓你執著的事了?」執著著一份早已遺忘的情感,他始終不願走入輪迴。

搖頭嘆息,眼底滿滿的歉意,「或許是個女子、也或許是份鴻圖大志,我卻怎麼也記不起。」

垂下眼,揮別,不想他為難,我已習慣轉身先走。

「下回見。」

 

 

 

走入雲霧裡,腳步很輕,特意放慢了速度,只盼他能再多說些什麼。

「梗梗!」輕輕抓住了我,「妳這次投生在好人家,千萬別再自尋短路了,一個連心愛女子都記不起的負心漢,根本不值得。」

他眼底的關心是那樣真切。

 

 

 

牛頭和馬面怒目而視的樣子我早已習慣,快步跑向通往輪迴的長廊「來了!來了!別瞪了!」

裙擺絆倒了我的步伐。

餘光瞥見彼岸邊的小桔梗搖晃了身姿,揚起淺淺的微笑「當然值得,哪怕是早已遺忘了誓言,夫君你仍不肯離去,不是嗎?」

回過頭,我輕聲道「只要你心中還有牽掛,哪怕要死千萬遍,輪迴在痛苦與解脫之中,也全是心甘情願阿。」

 

 

 

 

梗梗離開了,而那薄倖的花兒,已悄悄綻放。

有人能抓住幸福、有人卻註定無緣。

於是桔梗有著雙層含義

絕望的愛和永恆的愛。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