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上一個才華洋溢的男孩是幸運,卻也格外需要勇氣,孟遠的世界很大,有夢想和那幾個跟隨他腳步的弟弟們。

你問,那個世界裡有我嗎?

我相信是有的,只是大概在很後面吧!

熱戀期過後,大部分的男生會開始要求自由,孟遠沒說他要自由,卻把時間都分配給除了我以外的事物。

因為我是姊姊,所以要體諒的,是吧?

因為我是姊姊,所以不可以像小妹妹一樣任性、耍脾氣,對吧?

從來沒有談過戀愛,更沒有可以談心的好姊妹,這一切對我而言,是陌生又無助。

「曉華姊。」我坐在練團室外的板凳上吹風,王睿像小狗狗一般,在我身旁蹲了下來。

「怎麼了?」

「當孟遠的女朋友很孤單吧!」王睿直勾勾的望著我,這氛圍有些尷尬。「他總是忽略妳的失望,其實我們都看在眼裡。」

搖一搖頭,我苦笑。

王睿說得沒錯,我的失望與孤單從來不曾隱藏,只是孟遠他看不到,又或是說他真的很忙,忙到沒有時間去關心我的小情緒。

「也許等他考完基測一切就會好轉了,你也知道,他是準考生嘛!」

「妳太好,會造就他的壞。」王睿嘆了口氣,站起身。「算我拜託妳,任性一次吧!對他說妳想要他陪,什麼練團什麼寫歌都去死一死吧!」

我望著王睿,淚水濕了眼眶。

孟遠對我並沒有不好,只是我在他的愛情裡,真的好孤獨好不安。

開始漸漸地不像自己,配合著他的一切,彷彿我的存在,只為了他一個人,因為想多點時間跟他在一起,我可以哪裡都不去,就這麼坐在練團室一整天。

我們的共通話題也總圍繞著他寫的歌曲,其實並沒有討厭和他聊著夢想,只是更想念以前老跟在我屁股後面跑的他。

「你以後交女朋友不要學他,知道嗎?」我揚起笑容,輕拍了王睿肩膀。

「放心,我才不會。」他拍拍胸口,挑眉。

所有團員裡,就屬王睿跟我最有話聊,大部分的時候他只是個小屁孩,卻總能一眼看穿我的壞心情,對我而言,他就是個貼心的弟弟。

「話別說那麼早,我對你的自信抱持懷疑態度。」

王睿瞪了我一眼,他那拗氣的樣子,逗得我哈哈大笑。

林尹匆匆忙忙跑了出來,他在王睿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看向我的眼神很怪異。

「怎麼了嗎?」我問。

林尹拱起肩膀,朝我比了個禁聲手勢,王睿只是笑,好像有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我疑惑地偏著頭,直到孟遠揹著書包與我擦身而過,他撞上了我的肩膀,力道不大卻還是差點害我摔跤。

「孟遠!」我拿起書包,大步追上他。

「知道吃醋,怎麼就不知道要對人家好一點!」王睿的挑釁讓孟遠停下腳步,他緩緩轉過身,對著我說: 「我對妳無話可說。」

莫名其妙、無理取鬧。

我壓根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孟遠這個死白癡又再給我添什麼亂子?

他離開的步伐很緩慢,和我滑落的淚滴成了反比。

已經分不清楚這是什麼情緒,委屈?生氣?亦或是失望?

我轉過身,拉起王睿的衣領,往孟遠的反方向走。

「隨便你!」丟下這句,我便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直到我聽見了王睿的求饒聲。

「等、等一下,我、我很喘。」發現他緊抓衣領,半蹲著喘不過氣的樣子,我才停下腳步。

「對不起。」垂下雙肩,我凝望著遠方。

孟遠,他沒有追過來。

王睿豪氣地甩甩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幹嘛道歉,妳做得很好呀,不要什麼都順著他,讓他知道姊姊的厲害。」

又是姊姊,如果可以,我有多希望自己能晚他個幾年出生,這樣就可以不用假裝成熟了。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王睿低頭看了手機的來電顯示,是孟遠打來的。

「妳沒有閨密可以討論嗎?」

我搖頭。

「問媽媽或是姊姊?」

我還是搖頭。

他傷腦筋的抓了抓頭髮,發出嘖嘖的聲音,最後抬起眼,用著堅定不移的眼神對我說: 「好,那我幫妳想辦法,我當妳的軍師。」

「你?」我噗茲笑出了聲,果不其然的招來他一記白眼。

「妳不要瞧不起我,我可是有很多女生朋友可以問。」

「謝謝你的好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老是教孟遠一些怪東西。」斜睨王睿一眼,我的心情竟然出乎意料的,感到放鬆了。

手機鈴聲響起,來電照片是我與孟遠的合照,我對著王睿說:「自己的愛情,自己救。」

他點頭,揮手和我道別。

「喂!」

「妳在哪裡?」孟遠的聲音聽起來很生氣。

「南雙公園。」

「和王睿嗎?」

「我自己。」

「妳還要我嗎?」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孟遠的語氣微微顫抖著。

「你說什麼?先走掉的人不是你嗎?」他真的是我無法掌控的男孩。

「我以為妳會追上來。」

聽著他理所當然的口氣,我的心口一緊。「孟遠,我不是你養的小狗,說來就來、說滾就滾,丟了飛盤還要拚命撿回來。」

「對不起。」他的聲音從身後響起,轉過身,我緩緩放下手機,直視著他緊皺在一起的苦瓜臉。

垂下雙肩,輕嘆了口氣,自尊之於孟遠,永遠都只是手下敗將,我張開雙手,等待他的擁抱。「你對不起什麼?」

「對不起我亂吃醋。」他跑向我,緊緊擁抱著好像擔心我會消失一樣。

「你吃王睿的醋,真的很蠢。」我說。

「還有對不起,我讓妳難過了。」

孟遠的道歉讓我全身一緊,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我索性將頭埋進他懷裡。

「我很不會談戀愛,不知道該怎麼樣,才可以看起來成熟一點,我其實很想黏著妳跟妳撒嬌,可是那樣會讓我看起來更像一個小弟弟。」孟遠吸了吸鼻涕。「我忌妒妳什麼話都王睿說,明明妳是我的女朋友不是嗎?為什麼我們會變得這麼陌生?」

聽著他的煩惱,我卻微笑了。

原來他跟我一樣,只是被我們的年下戀給困住了。

 

「你知道嗎,其實我從來都不需要你成熟,我喜歡你,只因為你是你,無關年齡。」我仰起頭,伸手環住孟遠。

「那如果我是一個,凡事都要妳擔心的小屁孩呢?」

「我之所以比你早出生,不就是為了先看看這世界有多壞,才可以好好保護你的嗎?」

我們相視一笑,這就是愛情神情的地方,明明前一秒我們什麼都在意,下一秒卻可以什麼都沒關係。

「那妳也不要總是把自己當姊姊,多跟我撒嬌好嗎?」

「王睿把我的祕密告訴你了?」我瞇起眼。

「他沒有說,只是寫在我們最新的那首歌詞裡而已。」孟遠笑著說。

王睿謝謝你,雖然我覺得你很幼稚,又一天到晚出包等著我們幫你收拾。

但是因為你,我們兩個愛情白癡,才能獲得繼續走下去的門票。

而所有團員裡,孟遠特別喜歡王睿,他們幾乎每天都能講上五小時的電話,男孩們究竟有什麼話好說?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在聊音樂,從譜曲到歌詞,**的歌曲,從來不假他人之手。

「你們都不唱明星的歌嗎?」我坐在孟遠的床邊,翻閱著厚厚一疊鼓譜。

「我們喜歡五月天啊!只是為了想成為像他們一樣的樂團,就必須自己嘗試創作。」

「那我更好奇一件事,你沒交過女朋友,那些失戀情歌哪裡來的?」

「因為王睿。」孟遠輕笑,帶著一抹神秘的眼光。「他很喜歡看愛情小說。」

我瞪大雙眼,接著爆笑出聲。

「千萬別說是我告訴妳的。」

我對孟遠比了個禁聲手勢,他笑了笑,迎接王睿的到來。

王睿一手拿著雞排,一手拎著珍奶,瞇起眼望向我與孟遠的怪異表情。「你們是不是偷講我壞話?」

「你有被害妄想症是不是?」我說。

他輕輕挑眉,屁股一蹬,坐到了我身旁,接著開始滔滔不決的講起被飲料店店員搭訕的故事。

孟遠面無表情的吐槽,王睿編故事的功力很差,但是我相信王睿是真的,因為他長了一副桃花臉,而且越長大越好看。

「曉華姐妳說,我是不是長得其實滿帥的。」王睿不服氣,鼓起雙頰,把所有希望都放在我身上。

這當然不能說出口,因為我的孟遠是個悶燒的醋罈子,吃醋起來,可不是三言兩語能打發的。

於是,我呵呵笑了幾聲,親暱地挽住孟遠的手臂,不加入他的話題。

最後王睿挫敗垂下雙肩,自嘲地說著:「天啊!我可能真的有幻想症,拜託誰來救救我。」

我笑得好開心,多希望時間能永遠停在這一秒,王睿和孟遠的友誼能一直這麼好,我和孟遠的愛情也一樣,不被成長帶來的惡魔擊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mamm 的頭像
emmamm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