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愛上孟遠,但唯一可以很肯定的是,愛上他的理由,就因為他是個,才華洋溢的天才少年。

每個人一天都只有24個小時,可是孟遠卻能把所有事情塞進放學後的時間裡,而且還游刃有餘。

「等一下我們吃完晚餐後,我要去練團喔!」他牽起我的手,語氣很溫柔。

「你下禮拜不是要模擬考嗎?」

「書都讀得差不多了。」孟遠低下頭,親暱地在我額間落下一吻。「只是我好像,真的沒花什麼時間陪妳。」

嘟著嘴,我佯裝生氣地說: 「你現在才想起來也太遲了吧!」

孟遠閉上眼,沉思了一會,才緩緩開口。「不然妳跟我去練團吧!好嗎?」

「好呀!」我揚起燦爛的笑容,雖然剛才生氣只是為了作弄他,但意外獲得參與他生活的機會,也是挺好的。

我們來到了一間外觀十分普通的樂器行,老舊招牌有著些許斑駁的痕跡,唯一吸引我的,是一大片乾淨的落地窗,可以將屋內練團的景致一覽無遺。

隔著玻璃,裡頭坐了幾個長相清秀的男孩,他們一邊嬉鬧一邊擦拭著樂器。

「裡面都是我的團員。」孟遠說。

「他們感覺年紀都好小。」我偏著頭,和裡面有著一雙桃花眼的男孩視線交錯,他先是一愣,接著看向我和孟遠牽緊的手,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嗯。」推開了厚重的木門,男孩們興奮地朝我們狂奔而來。

「是孟遠的女朋友!」

「好漂亮!」

「嗨!我是王睿。」桃花眼男孩朝我伸出手,卻被孟遠技術性的推開了,男孩沒再多說些什麼,聳聳肩嘴角笑出了好看的弧度。

「你們好,我叫雷曉華,是孟遠的女朋友,也是他的學姊。」

「孟遠說妳很漂亮,真的不是吹牛耶!」說話的男孩叫林尹,單眼皮卻帶著一股邪氣的笑容,這傢伙長大絕對不得了。

「謝謝誇獎,他沒偷講我壞話吧!」笑著勾起孟遠的手臂,我與團員們的初次見面,愉快而自在。

後來姍姍來遲的吉他手阿勤,也是個充滿個人特色的男孩,我從他們的對話裡聽見了,阿勤的女友對他總是把時間投注在練團上,而感到憤憤不平。

「你今天比較快搞定她喔!才遲到四十分鐘而已。」王睿輕推了阿勤揶揄說道,而一旁的林尹則是附和著。「可能阿勤的等級數已經上升了吧!」

我偷偷瞅了孟遠一眼,他只是低著頭,埋頭於樂譜間。

許久後,孟遠的鼓聲響起,嬉鬧的男孩們紛紛拿起樂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一掃方才玩鬧時的態度,取而代之的是認真且投入的氛圍。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原來音樂的真的有改變人的魔法。

此刻的他們不再只是年紀比我小的男孩們,而是自帶耀眼光芒的未來新星。

 

他們練團,我默默坐在一旁看書,已經成為每周固定行程,偶爾王睿會邀請我一起加入主唱的行列,可惜,沒有音樂天份這件事,是不能強求的。

「妳教會了我一件事。」某天,在大夥都各自回家後,孟遠湊到我面前,勾起我的下巴。

「什麼事?」我脹紅了雙頰,一步步退到了牆角。

「上天在造人的時候,真的是公平。」孟遠大手一撈,將我攬進懷裡,在耳邊低語。「妳什麼都好,就是音樂天賦這方面,幾乎可以用缺陷來形容。」

我握緊拳頭,朝他肚子狠狠地灌了一拳,他先是悶哼一聲,接著抱緊了我。

「可是我喜歡。」他親了我的額頭。「我喜歡妳的不完美,才不會讓我覺得妳好遙遠。」

抬起眼,我對上了孟遠的深情。「你才是過分完美吧!富二代、學霸、鼓王。」

他搖搖頭。

「我不想完美,我只想永遠跟妳在一起。」

「到底是教你講這些的,王睿對不對?受不了那個小屁孩,成天教你講一些有的沒的。」我無奈地翻了白眼,在心裡打量著明天見到王睿時,該怎麼教訓那傢伙。

孟遠緊皺著眉頭。「沒有人教我,這是我的真心話。」

「你幹麼突然跟我講起這些話啦!」

「因為我一直都記得,還沒有正式跟妳告白。」

望著孟遠堅定的眼神,我的鼻頭發酸,想起自己曾半開玩笑的說過,他欠我一個告白。

沒想到,他真的放在心理了。

「沒關係,先欠著,等你大學畢業後,就換你跟我求婚。」

「妳真的要嫁給我嗎?」他瞪大了雙眼,興奮地又叫又跳。

「等到你真的跟我求婚了,我再回答你。」我拉下他的衣領,吻上了他的嘴唇。

孟遠的嘴唇好軟也好溫暖,雖然只交會了短短幾秒的時間,我們卻好像擁有了整個世界一樣。

心跳加速,我們呼吸著彼此的鼻息,害羞的鑽進了孟遠懷裡。

「曉華,抬起頭。」

「嗯?」

「我還要。」話一說完,他再次吻上了我,這次不是蜻蜓點水般,而是要將我融化在他懷裡,屬於大人的熱吻。

很多年後的我還是想不通,究竟是誰教壞了,當初才國三的孟遠這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mamm 的頭像
emmamm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