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一回到家,飯菜香撲鼻而來,我丟下書包朝廚房狂奔而去。

「公主啊!今天爸爸煮妳最愛的紅燒牛肉麵。」爸爸放下手中的湯匙,敞開雙臂準備迎接我的擁抱。

我就是高中了還會跟爸爸討擁抱的,爸寶。

「我的公主這麼會撒嬌,要是有一天交男朋友了,該怎麼辦才好呢?」爸爸佯裝懊惱的模樣逗笑了我。

雖然在我的成長裡,沒有媽媽的陪伴,但是我有一個超級萬能的爸爸,他聰明風趣、多才多藝,還老是被我取笑女性特質過剩。

「聽你這麼說,看來我是到死都不能交男朋友了。」

爸爸揚起嘴角。「只要我確定那傢伙是可以保護我家公主的,妳下一秒要開始戀愛,我也無所謂。」

我望著爸爸認真做菜的背影,似乎有了一些感觸。

童話故事裡,公主和王子真的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兩個從小被捧在手心裡寵著的人,能一起面對生命中大大小小的挑戰與困難嗎?

「所以適合我的是騎士,不是王子。」我默默地說。

「有些人是絢爛的彩虹,但妳必須在大雨後才能與他相見,而有些人則像微風,一點都不特別,卻是最自在的存在。」

「你果然是中文系畢業的。」我漾著崇拜的眼神說。

 

也許楊詩就是雨後出現的絢爛彩虹,可惜我不願意為了遇見他,而讓自己的世界總是下著雨。

 

「不過話說回來,爸你能輕易地說出這樣的比喻,想必你愛情故事,應該也很精采吧!」我瞇起眼,帶著一絲八卦的神情。

爸爸聳起肩膀,遲疑了幾秒,才緩緩說道:「妳媽媽是我這輩子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女朋友。」

「我看偶像劇都說,結婚的人往往只是最適合,而不是最愛的那一個。」

「有時間多做點有意義的事,那種無聊偶像劇就少看一些。」爸爸微愣幾秒,搖頭無可奈何地說。

雖然只有短短一秒,但是爸爸眼中的失落,我並沒有忽略。

小時候曾聽姑姑說過,爸爸年輕時有一個很特別的朋友,他們之間的感情很深刻,卻仍敵不過現實的拉扯,而媽媽則是始終追尋著爸爸的身影,最終幸運成為了爸爸最後的選擇。

爸爸總是會翻閱著他和媽媽的相片,與我分享她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只是我漸漸地長大,也發現了他們之間的感情,比起情人,似乎更像是多年老友一般。

沒有愛,卻有滿滿的寵溺與了解。

「你愛媽媽嗎?」我總是這麼問他。

「愛,很愛很愛。」而這是爸爸永遠的回答。

這麼多年來,我心中一直懸著姑姑口中,爸爸那個特別的朋友,只可惜姑姑告訴我。「如果妳爸沒有自己提起,死也別想聽到他說那個人的事情。」

 

她究竟是誰?她對爸爸來說很重要嗎?如果她真有那麼不一樣,又為什麼爸爸最後選擇的是媽媽,而不是她呢?

那一晚,我失眠了,望著床邊媽媽拿著超音波照片的燦爛笑臉,柔聲的說:「媽媽,妳也認識那個特別的人嗎?妳又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生下我的呢?」

仰望著皎潔月光,天空中一閃一閃的星星不會說話,卻能有安定我心神的魔法。

爸爸說過,想念媽媽時就抬起頭,她是天空中的星星,最閃耀的那一顆。

 

想通了關於爸爸的彩虹愛情論,我決定將楊詩擺在最好朋友的位置,不在乎旁人怎麼說,偶爾我會在他的眼中看見遺憾,選擇視而不見,便是我保護他唯一的方法。

人生能遇見他這麼一個了解我的人很難,當不成情人,我真的不希望連朋友都沒得做。

路筱安說我對他很自私,選擇在這時候退出就是自私嗎?

「妳用生病綁架他的愛情就比較高尚? 」我說。

「妳留下他一個人傷心難過,就是不夠喜歡。」她對我說。

是嗎?

 

這樣青澀的年代裡,沒有人知道答案。

我只知道,把對楊詩所有的回憶留在這裡,就是對我和他最好的安排。

 

「爸爸我出門了喔!」我坐在玄關,揮手道別還在廚房善後的爸爸。

「妳要不要把早餐,多拿一份給外面那個男生?」爸爸噙住笑意,望著一臉做壞事被抓到的我。

「他……他只是路過。」

「每天路過?妳當他送報紙的啊!」爸爸笑著越過我,推開了大門,迎上孟遠大大的呵欠。

我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為孟遠祈禱。

孟遠瞪大雙眼,趕緊摀住嘴巴。「叔叔早安。」彎下腰禮貌性的和爸爸打招呼。

「早安,你叫什麼名字?」爸爸用著不算嚴厲,卻也稱不上和善的口氣問。

「孟遠,孟子的孟、遠見的遠。」他卻能態度自然地回應著。

「今年幾歲?」

「15。」

「我的老天!公主,原來妳談的是姐弟戀啊!」爸爸誇張地嚷嚷,這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反應。

「叔叔,我們沒有在一起,是我單戀學姐而已。」孟遠揚起天真的笑容。

只用了一秒,便融化了我爸爸、收買了他心中潛藏的少女心。「小子,我看好你,加油!」

爸!不要相信,孟遠是個雙面人,這麼天真的笑容絕對是裝出來的。

「阿遠,叔叔跟你講,我家公主看起來很難相處,但是她比誰都貼心,你一定要好好把握,知道嗎?」誇張,孟遠究竟有什麼魔力可以讓,見面不到五分鐘的中年男人,如此喜歡。

「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謝謝叔叔。」再一發無敵青春燦爛笑容,我爸已經徹底成為,孟遠寶貝球裡的神奇寶貝了。

清了清喉嚨,我大步走到他們中間。「不好意思兩位,我要去上學了。」

「對!對!對!路上小心,阿遠有空來玩喔!」爸爸將我推向孟遠,熱情的目送著我們離開。

「好,謝謝叔叔。」孟遠回頭,笑彎了眼。

我不可置信地望著,身旁這個像是戴著面局的男孩,搖頭說道: 「到底是你太會裝,還是我真的很不了解你。」

他停下腳步,朝我眨眨眼。「我是很會裝沒錯,但是妳眼前的,一定是最真的我。」

很多年後,我仍會為他的這句話感動,因為在他面前的我,也才是最真的我。

 *

孟遠不會時時刻刻提起想追求我,卻會在我們相處的每一秒鐘裡,讓我感受到他的用心與呵護,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就好像我們認識了很久一般。

不再只是孟遠到我們班找我,國三生大考將至,有多數的時間都是我到他們班上等他,兩人再一起去秘密基地吃午飯。

對於我們的關係,國高中部紛紛有著不同版本的傳言,身為當事人的我們,也從未想過要解釋什麼。

我不善於解釋,而他根本懶得解釋。

 

一如往常的,我站在國中部和高中部之間的走廊,倚著牆壁閱讀著新買的推理小說。

耳邊斷斷續續地傳來女孩們的嘻鬧聲,其實只差了幾歲,卻總覺得自己跟她們好像不在同一世界裡,她們的話題好陌生,只是聽著聽著,便覺得話題裡的主角很是熟悉。

「你一定不知道學姊風評很臭,我姊是她國中同學,聽說她到處搶人男朋友。」女孩甲說。

「對啊!學姊前陣子不是跟楊詩學長交往嗎?結果你一出現,她馬上把人家甩掉跟你曖昧,你要小心啊!」女孩乙附和著。

我探出頭,看見五六個女孩圍繞著孟遠,你一言,我一語的,對他說著我的不是。

我到底,招誰惹誰?

「我們真的很擔心,你被學姊漂亮的外表騙了,她就是憑著那張臉,把男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

這是誇獎嗎?我真的好氣又好笑,雙手抱胸,靜靜等待著孟遠的回答。

他扳著一張臉,聆聽著她們的「勸告」,直到發覺孟遠始終沒有反應,才通通閉上了嘴。

「說完了?」他說。

其中一個長相比較出色的女孩伸手拉住他。「孟遠……」

「我認識雷曉華的爸爸,她家教嚴格,從來沒交男朋友,請問搶男友是怎麼回事?再來,楊詩學長本來就不是她的男朋友,只是差一點會在一起而已,但最後被我中途攔截了,難道妳們要說我搶別人女朋友,還是要說我風評也很臭?」孟遠的表情平靜,語調卻出奇的激動。

或許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他,女孩們全尷尬地愣在原地。

「漂亮只是她的優勢,她還很聰明、成熟、溫柔體貼,我就是喜歡,妳們有意見嗎?」看著他脹紅的雙頰,我再也認不住地,笑了出來。

他們循著笑聲,看見了一直站在角落的我。

聽見孟遠的告白,第一次,我有了想為自己解釋的勇氣,我要把一切都說開,讓他的愛值得,讓他的喜歡不再被人非議。

「學妹,雖然我不知道妳姊姊是誰,但是我記得國中時,我曾在情人節收到一個男同學送的圍巾,那時候我覺得拒絕別人的心意很過分,所以用五百塊跟他買了那條圍巾,也祝福他遇見更適合的女孩。」聳聳肩,我繼續說道: 「結果後來我才知道,那條圍巾是另一個女孩,熬了好幾個夜晚織給他的,我很抱歉,卻仍得不到那個女孩的原諒,因為她不相信自己的心血,竟然被心儀的對象送給了別人。」

學妹瞪大雙眼,傻愣愣的望著我。

「結果卻變成了,我搶她的男朋友。」無奈地嘆氣,我對上孟遠的清澈雙眼。

「妳笨啊!為什麼不把真相說出來?」他對我說。

「因為我說出來她會更難堪啊!將心比心,如果我的心意被拿送給別的女孩,我也會無法接受吧!」只是沒想到當初的好心,害得自己那麼慘。

我轉向另外一個女孩,微笑地說: 「就像孟遠說的,曾經我跟楊詩差一點就要在一起,但是後來我發現和楊詩當朋友會更適合,感情就是這樣,光是只有喜歡沒有用,還要有適合在一起的條件。」

越過她,我走到了孟遠身旁,輕輕地牽起他的手。「孟遠就是,我喜歡也適合在一起的人。」

孟遠詫異的望向我,接著收緊手掌,深怕我會跑掉一般。

「謠言止於智者,希望今天的解釋妳們都能了解到真相。」我走向她們,霸氣的宣示起了主權。「還有他是我的,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再勾他手臂,或是拉他的手了,我會吃醋的。」

不去理會她們眼中的錯愕,我大步的牽著孟遠離開,抬起頭天空中白雲朵朵,還伴隨著溫暖的微風。

 

在最好的時光裡,我遇見了注定不屬於我的,最好的楊詩,然而悄悄收藏起這段時光底片,在那某平淡無奇的午後,成為陳年私釀而拿出來晾曬的,卻都是我與孟遠有關的畫面。

 

孟遠的出場不用像個英雄。

他的存在更不需要套上完美方程式。

只因為他是他,所以喜歡,只因為我是我,所以適合。

 

愛情就是這麼開始的,

我的初戀,我與孟遠的姊弟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mamm 的頭像
emmamm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