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巷42號。

將頭髮束成馬尾的我蹲在石階旁,悉心照料著隨風搖曳的桔梗。

「恭喜。」熟悉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沒想到你真的會來。」嘴角上揚,是我意料之中的特別來賓。

「沒有徒弟開業,師傅缺席的道理吧!」楊詩笑著遞上玫瑰花束,他穿著剪裁合身的西裝,梳起了幹練的油頭,活像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王子。

我敞開大門邀請他進來,看著牆上掛滿我從最初到現在的設計草圖,總覺得我們離學生時期好像沒有很遠,可一眨的時間,都已經變成大人了。

「直接把你一半的客人都帶走,你不恨我也就算了,還來我的開幕式。」我走到小吧檯裡,替楊詩沖了一杯熱美式。「你當自己是慈善家啊?」

「從妳出師的那天,我就知道有一天,妳會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他聳聳肩,一臉無所謂。「喜歡妳的客人就注定會追隨妳的腳步,沒有搶不搶的問題。」

仔細觀察著他臉上的表情變化,緊皺在一起的五官,是對我煮出來的咖啡,最真實的反饋。

真有這麼難喝嗎?

腦海裡突然浮現溫若仁笑著讚美我的畫面,失笑,收走了楊詩手中的咖啡杯。「我還是倒可樂給你喝吧!」

楊詩起身在店裡隨意走動,餘光看見他在原木展示櫃前停下腳步,我鎖緊了瓶蓋,拿著裝了九分滿的可樂一步步朝他走去。

「我是不是沒有認真的問過妳,為什麼想跟我學刺青?」他指著展示櫃裡,唯一張我們的合照說。

「好像沒有。」

「那妳現在要回答我了嗎?」

「因為孟遠。」我偏著頭,拉了拉耳朵。「因為他是一個為夢想而活的人,那時候的我不曉得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麼,所以借了身旁最熟識的人,也就是你的夢想。」

楊詩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接著重重的嘆息。「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我失去妳的當下,孟遠就住進妳心裡,然後再也拿不走了。」

我凝視著楊詩的側臉,嘴角不自覺上揚,只因為這短短的一句話,帶我回到了穿著百褶裙的夏天。

「學姊!學姊!」每一節下課,孟遠都會準時出現在我們教室外頭,他的出現總是伴隨著同學們的騷動。

「你到底要幹嘛?」我沒好氣的說。

「我來跟妳一起吃點心。」他笑彎了那雙好看的眼睛,高舉紙袋在我面前晃呀晃的。

「沒記錯的話,上一節下課我就已經跟你一起吃包子了。」我雙手抱胸,上下打量著,

他絕對是富二代,千真萬確,名牌球鞋、萬元手機,還有那總是過度包裝的『點心』。

有著如此外顯的富裕條件,我卻不曾在他身上看見一絲絲嬌氣,反而多了一份與世無爭的空靈氣質。「剛剛吃鹹食,現在一起吃甜點呀。」

「你當老娘很閒,專職陪你孟大少爺吃點心的是不是?」我瞇起眼,佯裝生氣。

微微一愣,孟遠緩緩放下紙袋,前所未有的失望將他籠罩。「對不起……我沒有顧慮到妳的心情。」垂下雙肩,他不知所措的望著我。

可惡!又是這一副小媳婦的態度。

「好啦!鬧你的啦!」我無可奈何的搖頭,放下書本起身走出教室。

楊詩就坐在大門旁邊的位置,經過他身旁時,路筱安故作親暱的湊到他耳邊說話。

輕輕挑眉,我對這樣的戲碼已經感到麻痺。「麻煩不要擋路。」

與孟遠並肩走著,才發現這個小我兩歲,穿著不同階級制服的男孩,竟然已遠遠高了我一顆頭,身有淡淡的菸草味,和他稚嫩的臉龐倒是有點違和。

我們停在舊校舍廁所前的廣場,不知從何時開始,這裡就成了我和孟遠的秘密基地。

「學姊,妳是不是喜歡過楊詩學長?」

我瞪大雙眼,驚訝的不是他發現了我的秘密,而是他竟然知道我的『喜歡』已經是過去式。

「你怎麼知道我已經不喜歡他了?」

「用眼睛看的啊!」他調皮地湊到我面前。「以前我常常看見你們走在一起。」

輕哼一聲,我將視線落在孟遠身上。「喂!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要一直黏著我嗎?」

「因為我喜歡妳啊!」他微笑的說。

這句話為什麼可以如此輕易的說出口?

嚴格說起來,我們也不過最近才認識,現在的小孩都那麼隨便的喜歡別人嗎?

「不用浪費時間,謝謝。」一把搶過他從紙袋裡拿的杯子蛋糕,我語氣冷淡。

 

「妳是不是嫌我年紀太小?」

「不是。」

「因為我在國中部,妳在高中部所以很丟臉?」

「也不是。」

「我知道了,因為妳看到我抽菸。」他一臉恍然大悟,興奮地抓住我的手腕。「我可以不抽,反正抽菸本來,就只是為了耍帥而已。」

我倚在牆邊,冷冷地望著他,無言以對,便是此最好的形容詞。

孟遠,就是一個小屁孩。

他開始認真地解釋著,關於國中生都覺得抽菸很帥這件事,曾經聽說過這麼一句話「女生的心智年齡,平均比男生大了兩歲。」也是說,我比眼前這麼滔滔不絕講著無聊小事的男孩,大了四歲。

嗯,這話不假,要不是因為他準備的杯子蛋糕非常好吃,我估計在幾分鐘前,就已經掉頭走人了。

「學姊,妳是不是都沒有在聽我說話?」許久後,他才輕輕喚醒了兩眼發直的我。

「喔,對啊!」毫不猶豫地點頭,我還加碼說道: 「講話完全沒重點,我根本聽不下去。」

我得意地抬起頭,準備接受他的挫敗神情,沒想到他只是微微扯動嘴角,一臉無所謂。 「那太好啦,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愛講話的人,既然妳不喜歡聽,我以後也不用再一直找話題了。」

他看了看手錶,拉起我的手說: 「快上課了!走吧!」

回到教室的路上,我們誰也沒再說過半句話,我偷偷觀察著他的側臉,沒有任何表情。

皺起眉頭,我瞇著雙眼發自內心的問:「你是不是有人格分裂,前一秒還在死皮賴臉的講一些有的沒的,現在這態度又是怎樣?」

終於來到我們教室門前,孟遠停下了腳步,用著極度平淡的語氣。「因為我看楊詩學長都這樣跟妳說話,我以為妳就是喜歡這種調調的男生。」

「你哪來這樣的想法?」

「眼睛看到的。」一樣的冷漠口吻,我真的越來越懷疑他有人格分裂症,一個人的個性究竟為什麼,可以說變就變?

「你到底有多閒?一下看到我跟楊詩常常走在一起,現在又學會他跟我講話的方式。」搖頭失笑,這個無法掌控的男孩,已經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

然後就在此時,上課鐘聲響起了。

「我不閒啊!只是願意花時間在了解我所在意的事情而已。」他聳聳肩,在離開之前,溫柔地將我亂翹的髮絲勾到耳後。「對了,忘記說,短髮的妳更漂亮。」

目送著他的背影,我的心,因為剛才那不經意的小動作,而劇烈跳動著。

短髮的妳更漂亮?

他怎麼知道我之前是留長髮呢?那不是高一的事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mamm 的頭像
emmamm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