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楊詩的那年,正巧碰上了五十年以來最長的寒冬,那時的我們都還只是對任何事都感到懵懂的高中生,楊詩他是眾多星星裡的一輪明月,萬眾注目耀眼的很特別。

「我討厭雷曉華。」

「她心機很重。」

「聽說她同時跟很多男生交往耶!」

他和我這樣被負面流言纏身的人,是天和地這般的差別。

究竟這樣抹黑的言論從何而起已經無從考究,懶得解釋是我最大的驕傲,沒有的事就是沒有,可惜這樣的驕傲在那個年紀的孩子眼中,就是默認。

「妳為什麼都不為那些謠言解釋?」在那一個下著大雨的午後,雨傘被人惡作劇刺破好幾個洞,淋得一身濕的我,躲進了他遞來的大傘。

「你就這麼肯定,他們說得都是謠言?搞不好我就是這麼糟糕的女生啊!」我不以為然的聳肩。

「我這個人的原則很簡單,只要是漂亮的女生,就永遠不會做出不好的事。」他嘴角掛上一抹邪笑,右手卻很溫柔的撥開了遮擋住我視線的髮絲。「而妳就是全校最漂亮的女生。」

他的回答讓我失笑,甩甩手,我對上他好看的眼睛。「很膚淺卻又很中肯的原則。」

「妳知道女生為什麼討厭妳嗎?」

「不知道。」我搖搖頭。

「因為忌妒,妳漂亮又聰明,很多男生都喜歡妳。」

我挑眉,與他四目相對。「那我還真應該感到榮幸,人的一生中因為漂亮被討厭,也算是一種幸運吧!」

就像這場又急又快的雨,楊詩加入了我生命,以不容拒絕的霸氣之姿昭告所有人。

「從今天起,誰敢欺負雷曉華,就是跟我過不去。」

他告訴我,他的夢想是成為刺青師,還有在死之前,和心愛的人一起看極光。

 

「極光離我們很遠嗎?」我問。

「不遠,遠得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你真的很喜歡講一些,會讓旁人誤會我們的話。」我說。

「我從來不覺得那是誤會。」

 

他總是用輕挑的語言,一本正經的對著我說話。

「好多情書喔!妳幫我處理掉。」他將抽屜裡的信紙全放在我桌上,還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這些女生真的很煩,人生除了想談戀愛,都沒其他事情可以做嗎?」

微笑,我伸手接過他的情書。

「想談戀愛對象竟然還選你?我看她們不只沒事做,還沒有腦。」喜歡和他鬥嘴,也唯有在他面前,我才能毫無顧忌地做自己。

喜歡的心情是在什麼時候萌芽的呢?

是那場他為我撐起傘的大雨嗎?

還是在他從一開始,就願意相信我不是謠言中的那些女生呢?

答案是無解,不過愛情就是這樣,無聲無息,發生在人群裡,然後我開始看見他的與眾不同。

別人眼中,我們的曖昧流動,他對所有人都很好,卻獨獨把溫柔留給我,我一直都在等待他開口向我告白,只要願意再前進一步,我們的曖昧就能成為愛情。

 

「路筱安終於承認她喜歡楊詩了。」

「楊詩不是跟雷曉華在一起嗎?」

「誰知道啊!」

躲在廁所裡的我,使勁摀著嘴不敢發出聲音。

喜歡楊詩的女生一直沒少過,我也從來不把她們放在眼裡,唯獨路筱安,楊詩的青梅竹馬。

「你一直說自己喜歡我,那你又該怎麼解釋路筱安跟你關係?」在回家的路上,我玩笑似的問起了他。

「她不會是我們之間的問題。」他在笑,可惜微微靠攏的眉心我並沒忽略。

她不會是我們之間的問題,因為她的存在本身就凌駕在我之上。

「如果我說討厭她,你要怎麼辦?」

「那我也會討厭妳。」

是的,路筱安就是這麼特別的存在。

霸佔著最好朋友的名義,卻不願對楊詩說出自己心意。

那次不歡而散的對話之後,我再有沒有和楊詩提起過,任何關於路筱安的話題,這就好像【我可能不會愛妳】裡的程又青與李大仁,多年羈絆著彼此,卻始終以最好朋友的關係。

而我,就是故事裡的Maggie,不,或許不該如此妄自菲薄,比起Maggie,我還多了一份優勢。

我並沒有真的和楊詩在一起,也還未在他的愛情裡,迷失真正的自己。

 

下課時分,我從書包裡拿出衛生棉,不急不徐的塞進口袋,目光與路筱安在空中相對,她那張眉努眼的樣子真令我反胃,撇開眼頭也不回地離開教室。

透過半身鏡檢視著自己的儀容,空無一人的廁所更顯得寧靜而舒適,我生來不喜歡與他人相處的個性,更是在上廁所這件事上表露無遺,寧可多走五分走到舊校舍,也不願待在那擠滿香水的地方。

「啊!」腳步沒站穩,不小心踢到老舊的水龍頭,鬆脫的龍頭伴隨著猛烈水勢一同墜落地面,也噴溼了我的裙擺。

「哎呀!」我使勁想擰乾裙子,卻和迎面而來的身影撞個正著。

「學姊小心!」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及時拉住我,好險,差點就要在這裡摔個狗吃屎。

我抬起頭,愣愣地望著他說:「嗯……謝謝。」

「不用客氣!」他回應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上課鐘響了,妳先回去吧。」

「那地上的水……」

「我來吧!」他從口袋裡掏出菸盒,調皮地朝我眨眨眼。

明白他的意思之後,我點頭快步離開。

「老師,筱安還沒回教室。」路筱安最好的朋友舉手。

「有同學知道她去哪裡嗎?」老師輕推眼鏡,視線望向我身後的楊詩。

楊詩聳聳肩,語氣滿是寵溺。「保健室吧!她不是最愛裝病了嗎?」

他這一番話惹得全班同學哈哈大笑。

只有我笑不出來,不確定是否是自己太多心,狂跳的眼皮,總覺得是暗示著有件事正要發生。

在這間校風自由的學校,學生上課時間不在教室是被允許事後請假的,沒有人在意路筱安究竟去了哪裡,只有楊詩緊皺著眉頭,藏不住那就快要滿溢出來的擔憂,直到老師收拾好教材走出教室,他仍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啊!筱安,妳為什麼全身濕?」一聲怪聲響起,全班同學望向教室大門。

而站在門口的,就是剛才消失一整節課的路筱安,全身濕淋淋的她,純白制服下的內衣一覽無遺,緊抿著嘴一臉委屈的朝楊詩狂奔而來,就這麼不偏不移撞進了他懷裡。

「妳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把自己搞成這樣?」楊詩急忙脫下外套圍住她顫抖的身體。

路筱安一把抹去淚水,抬起頭惡狠狠地瞪著我。

頓時,我成為眾矢之的,彷彿全世界不友善的目光都投注在我身上,她好厲害,什麼話都沒有說,大家都認定她會這樣都是我做的。

「妳瞪曉華幹嘛?」楊詩輕推她肩膀,還好,他願意相信我,這樣就夠了,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對我未審先判,就他不行,因為我只在乎他。

「你自己看她的裙子。」路筱安指著我滿是水漬的裙擺,嚎啕大哭了起來。「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有得罪妳嗎?妳知道我有幽閉恐懼症嗎?」

此時的我,只能用目瞪口呆來形容,怎麼可以這麼會演戲?

「我這是踢倒水龍頭弄濕的,跟妳被淋濕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冷冷地說。

「我剛剛明明就看到妳進廁所。」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路人甲說。

「我是去舊校舍的廁所。」

「不要說謊!我們幾個都看到妳進一樓的女廁了!」身旁的路人甲乙丙,全一口咬定我的嫌疑。

三人成虎。

我無奈地垂下雙肩,沒有任何情緒,將所有的希望都投注在楊詩身上,他卻是一把將路筱安藏到身後,滿臉的失望地對著我說:「妳就真的有討厭她到這種地步?」

瞪大雙眼,我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一切,只能乾巴巴的站在原地。

我告訴自己不能哭,也不准哭。

「我為什麼要討厭她?」我問。

「因為妳喜歡我,妳很介意筱安跟我的關係,所以才一直不願意跟我在一起。」怎麼也想到,他竟然會把我的心思,看得如此透測。

「如果我說,真的不是我,你信不信?」直視著楊詩的雙眼,我緊咬著下唇,努力地含住就要傾洩而出的淚水。

「不信。」他撇開眼,狠狠判了我死刑。

慌忙的拭去緩緩落下的滾燙淚珠,楊詩背過我,小心翼翼地替路筱安擦去臉上的水滴。

「學姊!我找妳好久喔!」走廊上傳來男孩的呼喊聲,我低下頭,狼狽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學姊,剛剛在舊校舍廁所弄壞水龍頭的學姊!」男孩從窗外把手伸了進來,緊緊捉住我手腕。

他這一番話,讓原本鬧哄哄的教室,瞬間安靜下來。

我抬起頭,好似所有的委屈,都在他出現的這一刻獲得了證明,眼淚如洪水般再也止不住。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把妳弄壞水龍頭的事情說出來的。」男孩慌張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拼命拉長袖口粗魯的擦去我奔流不息的淚水。

「我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哭的。」看著他焦急的模樣,我突然很想笑。

「那妳怎麼了?」

「我先問你,來我們教室做什麼?」

「我的手錶掉了,想問妳剛剛有沒有在廁所看到。」他搔搔頭一臉無辜。

「我『剛剛』沒有看到。」我故意加重語氣,餘光看見路筱安心虛地把頭埋進圍巾裡,楊詩錯愕的望著我。「但是我現在可以陪你去找。」

挺起胸膛,我推開身旁看好戲的同學,經過楊詩身旁時,他伸手輕輕拉住我的衣角。

「放開我。」深深吸口氣,我凝視著眼前這個曾經想交付真心的男孩。「還有,我雷曉華從來沒有喜歡過你,你的自我感覺未免太良好了吧?」

站在教室外的學弟揚起淺淺的笑容,湊到我身旁。「學姊妳好帥!」

「我也覺得。」聳肩,我呵呵笑了起來,心卻是苦澀的如同一口氣吞下一萬顆藥丸。

 

後來我才知道,那個笑容迷人的男孩叫孟遠,是我們學校國中部的資優學霸。

在我們相遇的那一年,

他只有15歲、而我17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mamm 的頭像
emmamm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