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今晚疲倦的月亮似乎預知到什麼,他悄悄躲進雲霧裡,只留下幾顆星星微弱的照應在夜空中。

 

簡單梳洗過後,我將電視畫面轉到新聞台,旋身坐回書桌前,半乾的頭髮上有幾滴水珠沿著脖子緩緩滑落,明知道偏頭痛是源自於不愛吹頭髮,可我依然改不了這個壞習慣。

 

為您插播一則最新消息,國道三號發生重大車禍事故,疑似因車速過快、司機疲勞駕駛,造成火燒車意外,台北市消防局接到通報後,立刻派遣分隊前往搶救,目前火勢

已撲滅,在場五名人員緊急送往台北市立維安醫院,已確認3人罹難、2人輕重傷,真正肇事原因警方正漏夜調查中。

 

緩緩放下手中的色鉛筆,我抬頭凝視著新聞上的跑馬燈,此時放在桌面上的手機,開始劇烈的震動著。

 

「這麼晚是誰打來的?」右眼皮狂跳,我心中沒來由的,燃起了一股恐懼感。

 

「孟遠怎麼會打給我?」手機顯示的號碼很熟悉,我立刻按下通話健。

 

話筒的另一端,傳來卻不是我最熟悉的聲音,而是低沉而顫抖的啜泣聲。「曉華,我是孟叔叔,小遠在維安醫院,妳要不要來見他最後一面。

 

曾經我以為,分手只不過是短暫的分離。

 

怎麼也沒想到,當我再一次牽起他的手時,

就是我們生死兩的永遠的分別。

 

第一章

今晚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濕氣,一片白茫茫好似身在雲霧之中,遠處的街道上亮著微弱燈光,使夜更顯寂静。

 

我的耳邊不時響起街尾野貓發情的叫聲,這是一條過了晚上八點,就不會再有人出沒的巷子,而巷子的最尾端,有一間沒有招牌的小店。

 

店面外觀看起來老舊的像是間廢棄屋,佈滿藤蔓的木門上只掛了一塊生鏽的招牌,上頭寫著「咖啡店」。

對,它就叫做咖啡店。

 

了無新意的,也真的是間咖啡店沒有錯。

 

生意極差、老闆也怪到無法形容,究竟為什麼我會在這間「咖啡店」上班呢?

 

因為我在面試時,看錯地址,誤打誤撞的,成了岳老唯一的員工。

 

岳老是這間怪店的老闆,姓岳,名字我不曉得,他說自己稍長了我幾歲,叫他岳老就好。

 

爸媽留了一大筆錢遺產,不知道該怎麼花,因此決定開一間咖啡店,整天無所事事,倒是沖了一手好咖啡。

 

「忘了跟妳說,今天早上的營業額很高,絕對嚇死妳的高。」我停下穿圍裙的動作,望著他,一臉你別說笑了的表情。

 

「你說啊!」

 

「新台幣800元整。」他那得意又狂妄的笑聲,在小店裡迴盪著。

 

讓人頭皮發麻。

 

「800元,八杯熱美式。」冷笑了一聲,我隨意地綁起馬尾,自顧自地磨起豆子。

 

雖然這間店生意差到不行,但岳老卻很願意讓我使用他昂貴的咖啡豆當練習。

 

他說。「貴不貴什麼的都沒感覺,反正我什麼沒有,錢最多。」

 

岳老在我眼中是個奇耙,但其實,他也是這麼看我的。

 

年紀輕輕,整隻手都是刺青,無論多麼認真教導、使用多好的材料,我出品的咖啡永遠都只是一杯,有咖啡味道的水。

 

「我今天晚上有事,妳一個人上班忙得過來吧?」他穿上早已脫皮猶如抹布的皮衣,鼻挺地站在落地窗前欣賞著自己的英姿。

 

「忙?」我挑眉,故意提高音調。

 

「唉!不跟妳廢話,先走了!」先是瀟灑地甩甩手,接著岳老他拉開厚重木門,消失在我眼前。

 

目光順著他離去的方向,我透過落地窗看著這個世界,又下雨了呢……

 

外頭的傾盆大雨,好像是誰的哭聲,或許這場雨很快就停了吧!但我心中卻是長年的雨季

 

木門被人猛然推開,發出吱吱的聲響,可能下一秒它就會解體也不一定,我抝了抝手腕,緩慢地朝門口前進。

 

瞬時,全身濕淋淋的男子跑了進來,沿著他併角滑落的水量看起來十分驚人。

 

「歡迎光臨。」我收起驚訝的表情,直視著他。

 

「妳好,可以借個毛巾之類的嗎?」

 

「嗯。」轉身,我走回吧檯裡,隨手拿了個擦杯子的毛巾,用拋物線的方式丟到他手中。

 

他坐在落地窗前的單人圓桌,動作緩慢地一邊顫抖一邊擦拭著頭髮,於是我將空調關上。

 

「低消是一杯飲品,決定好再跟我說。」

 

他停下動作,仔細端看著菜單,我單手撐著下巴,打趣地望著他。

 

我們的菜單其實就只有一種東西,美式咖啡。

 

他究竟在猶豫什麼?

 

「妳好,一杯熱美式。」待我回過神時,他已經帶著淺淺微笑站在吧檯前。

 

「好。」

 

他是店裡今晚唯一的客人,直到打烊之前都維持著同一個姿勢,他雙手捧著咖啡杯,對著落地窗外的傾盆大雨失神。

 

始終都沒有嚐過一口,那杯我手沖難喝到不行的咖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mamm 的頭像
emmamm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