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遠不會時時刻刻提起想追求我,卻會在我們相處的每一秒鐘裡,讓我感受到他的用心與呵護,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就好像我們認識了很久一般。

不再只是孟遠到我們班找我,國三生大考將至,有多數的時間都是我到他們班上等他,兩人再一起去秘密基地吃午飯。

對於我們的關係,國高中部紛紛有著不同版本的傳言,身為當事人的我們,也從未想過要解釋什麼。

我不善於解釋,而他根本懶得解釋。

 

一如往常的,我站在國中部和高中部之間的走廊,倚著牆壁閱讀著新買的推理小說。

耳邊斷斷續續地傳來女孩們的嘻鬧聲,其實只差了幾歲,卻總覺得自己跟她們好像不在同一世界裡,她們的話題好陌生,只是聽著聽著,便覺得話題裡的主角很是熟悉。

「你一定不知道學姊風評很臭,我姊是她國中同學,聽說她到處搶人男朋友。」女孩甲說。

「對啊!學姊前陣子不是跟楊詩學長交往嗎?結果你一出現,她馬上把人家甩掉跟你曖昧,你要小心啊!」女孩乙附和著。

我探出頭,看見五六個女孩圍繞著孟遠,你一言,我一語的,對他說著我的不是。

我到底,招誰惹誰?

「我們真的很擔心,你被學姊漂亮的外表騙了,她就是憑著那張臉,把男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

這是誇獎嗎?我真的好氣又好笑,雙手抱胸,靜靜等待著孟遠的回答。

他扳著一張臉,聆聽著她們的「勸告」,直到發覺孟遠始終沒有反應,才通通閉上了嘴。

「說完了?」他說。

其中一個長相比較出色的女孩伸手拉住他。「孟遠……」

「我認識雷曉華的爸爸,她家教嚴格,從來沒交男朋友,請問搶男友是怎麼回事?再來,楊詩學長本來就不是她的男朋友,只是差一點會在一起而已,但最後被我中途攔截了,難道妳們要說我搶別人女朋友,還是要說我風評也很臭?」孟遠的表情平靜,語調卻出奇的激動。

或許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他,女孩們全尷尬地愣在原地。

「漂亮只是她的優勢,她還很聰明、成熟、溫柔體貼,我就是喜歡,妳們有意見嗎?」看著他脹紅的雙頰,我再也認不住地,笑了出來。

他們循著笑聲,看見了一直站在角落的我。

聽見孟遠的告白,第一次,我有了想為自己解釋的勇氣,我要把一切都說開,讓他的愛值得,讓他的喜歡不再被人非議。

「學妹,雖然我不知道妳姊姊是誰,但是我記得國中時,我曾在情人節收到一個男同學送的圍巾,那時候我覺得拒絕別人的心意很過分,所以用五百塊跟他買了那條圍巾,也祝福他遇見更適合的女孩。」聳聳肩,我繼續說道: 「結果後來我才知道,那條圍巾是另一個女孩,熬了好幾個夜晚織給他的,我很抱歉,卻仍得不到那個女孩的原諒,因為她不相信自己的心血,竟然被心儀的對象送給了別人。」

學妹瞪大雙眼,傻愣愣的望著我。

「結果卻變成了,我搶她的男朋友。」無奈地嘆氣,我對上孟遠的清澈雙眼。

「妳笨啊!為什麼不把真相說出來?」他對我說。

「因為我說出來她會更難堪啊!將心比心,如果我的心意被拿送給別的女孩,我也會無法接受吧!」只是沒想到當初的好心,害得自己那麼慘。

我轉向另外一個女孩,微笑地說: 「就像孟遠說的,曾經我跟楊詩差一點就要在一起,但是後來我發現和楊詩當朋友會更適合,感情就是這樣,光是只有喜歡沒有用,還要有適合在一起的條件。」

越過她,我走到了孟遠身旁,輕輕地牽起他的手。「孟遠就是,我喜歡也適合在一起的人。」

孟遠詫異的望向我,接著收緊手掌,深怕我會跑掉一般。

「謠言止於智者,希望今天的解釋妳們都能了解到真相。」我走向她們,霸氣的宣示起了主權。「還有他是我的,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再勾他手臂,或是拉他的手了,我會吃醋的。」

不去理會她們眼中的錯愕,我大步的牽著孟遠離開,抬起頭天空中白雲朵朵,還伴隨著溫暖的微風。

 

在最好的時光裡,我遇見了注定不屬於我的,最好的楊詩,然而悄悄收藏起這段時光底片,在那某平淡無奇的午後,成為陳年私釀而拿出來晾曬的,卻都是我與孟遠有關的畫面。

 

孟遠的出場不用像個英雄。

他的存在更不需要套上完美方程式。

只因為他是他,所以喜歡,只因為我是我,所以適合。

 

愛情就是這麼開始的,

我的初戀,我與孟遠的姊弟戀。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