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詩,我可以跟你要一個客戶的資料嗎?」

「當然。」話筒的另一端,傳來沉穩的聲音。

「她叫于沫晨,備註是手腕內側刺了一把吉他的。」想起沫晨來找我的那天,歷歷在目,一切都彷彿是昨天。

一晃眼,竟人事已非。

「妳手邊有筆嗎?還是我把她基本資料傳給妳?」

「好,那麻煩你傳給我了。」楊詩是我的刺青師傅,也是我唯一的異性好友。

「妳今天請假,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我只是想去看孟遠而已。」

「嗯,那就好。」楊詩沉默了幾秒,輕聲地說。「只是想告訴妳,我很擔心妳。」

對於他突如其來的關心,我並不感到驚訝。

他對我的喜歡,甚至比孟遠還要更早一點。

「謝謝,我很好。」將他屏除世界之外,卻是我唯一能無他做的。

遇見他的那年,正巧碰上了五十年以來最長的寒冬,那時的我們都還只是,對任何事都感到懵懂的高中生,楊詩他卻是眾多星星裡的一輪明月,萬眾注目耀眼又特別。

 

「我討厭雷曉華。」

「她心機很重。」

「聽說她同時跟很多男生交往耶!」

 

他和我這樣的人,是天和地這般的差別。

究竟這樣抹黑的言論從何而起以無從考究,懶得解釋是我最大的驕傲,沒有的事就是沒有,可惜這樣的驕傲在那個年紀的孩子眼中,就是默認。

「妳為什麼都不為那些謠言解釋?」在那一個下著大雨的午後,雨傘被人惡作劇刺破了好幾個洞,淋得一身濕的我,躲進了他遞上來的大傘。

「你就這麼肯定,他們說的都是謠言?搞不好我就是這麼糟糕的女生啊!」我不以為然,聳肩。

「我這個人的原則很簡單,只要是漂亮的女生,就遠永不會做出不好的事。」他嘴角掛上一抹邪笑,右手卻很溫柔的撥開了遮擋住我視線的髮絲。「而妳就是全校最漂亮的女生。」

他的回答讓我失笑,甩甩手,我對上他好看的眼睛。「很膚淺卻又很中肯的原則。」

 

「妳知道女生為什麼討厭妳嗎?」

「不知道。」我搖搖頭。

「因為忌妒,妳漂亮又聰明,很多男生都喜歡妳。」

我挑眉,與他四目相對。「那我還真應該感到榮幸,人的一生中因為漂亮被討厭,也算是一種幸運吧!」

就像這場又急又快的雨,楊詩加入了我生命,以不容拒絕的霸氣之姿昭告所有人。

「從今天起,誰敢欺負雷曉華,就是跟我過不去。」

 

他告訴我,他的夢想是成為刺青師,還有在死之前,和心愛的人一起看極光。

 

「極光離我們很遠嗎?」我問。

「不遠,遠得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你真的很喜歡講一些,會讓旁人誤會我們的話。」我說。

「我從來不覺得那是誤會。」

 

他總是用輕挑的語言,一本正經的對著我說話。

「好多情書喔!妳幫我處理掉。」他將抽屜裡的信紙全放在我桌上,還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這些女生真的很煩,人生除了想談戀愛,都沒其他事情可以做嗎?」

微笑,我伸手接過他的情書。

「想談戀愛對象竟然還選你?我看她們不只沒事做,還沒有腦。」喜歡和他鬥嘴,也唯有在他面前,我才能毫無顧忌地做自己。

喜歡的心情是在什麼時候萌芽的呢?

是那場他為我撐起傘的大雨嗎?

還是在他從一開始,就願意相信我不是謠言中的那些女生呢?

答案是無解,不過愛情就是這樣,無聲無息,發生在人群裡,然後我開始看見了他的與眾不同。

別人眼中,我們的曖昧流動,他對所有人都很好,卻獨獨把溫柔留給了我,我一直都在等,他開口向我告白,只要願意再前進一步,我們的曖昧就能成為愛情。

 

「路筱安終於承認她喜歡楊詩了。」

「楊詩不是跟雷曉華在一起嗎?」

「誰知道啊!」

躲在廁所裡的我,使勁摀著嘴不敢發出聲音。

喜歡楊詩的女生一直沒少過,我也從來不把她們放在眼裡,唯獨路筱安,楊詩的青梅竹馬。

「你一直說自己喜歡我,那你又該怎麼解釋路筱安跟你關係?」在回家的路上,我玩笑似的問起了他。

「她不會是我們之間的問題。」他在笑,但是微微靠攏的眉心我並沒忽略。

她不會是我們之間的問題,因為她的存在本身就凌駕在我之上。

「如果我說討厭她,你要怎麼辦?」

「那我也會討厭妳。」

是的,路筱安就是這麼特別的存在。

霸佔著最好朋友的名義,卻不願對楊詩說出自己心意。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