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相信天使嗎?

靈魂離開了身體,不是消失,而是幻化成一縷清風,相伴在摯愛的人左右。

我們天天見面,只是她看不見

我們彼此相愛著,卻隔了名為生死的高牆,這樣的愛就如同夢境一般。

想醒,醒不來、想忘,也忘不了。

夢境沒有盡頭,只有遙遙無期的盼望。

為了守候她而不曾離開,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存在她的存在裡。

 

第一個365天。

她不吃不睡,試圖用各種可能的、不可能的方式,想追隨我離去的腳步。

當她割腕,我只能控制她那駭人的力道。

當她燒炭,我奮力撥下她桌面上所有可能發出聲響的物品。

用盡全身力量,我只要她好好地活著。

就像我在生命最後一刻,唯一的信念便是將她往車外推。

然而這個傻瓜,卻埋怨我狠心地留下了她一個人。

 

第二個365天。

她不言不語,偶爾對著空氣流淚或傻笑。

而我知道,那是她又在想念我了。

為她精挑細選了一個仁心仁術的好醫師。

然而這個傻瓜,卻整整無視了他五年。

 

知道總有那麼一天,她會敞開心房去接納溫醫師。

於是我用自己的不存在,

去證明了她好起來的機會,其實就在於勇敢面對。

 

第六個365天。

勇敢如她,開始學習讓快樂與痛苦地回憶共存著。

時而清醒、時爾陷入無底深淵。

每一個徬徨無助的時刻,我都在,只可惜她再也看不到。

 

為她準備了可以攜手一生的人。

陪伴關心著,我以為愛情會在他們之間萌芽。

然而這個傻瓜,卻將那條得來不易的紅線,緊緊地繫在另一個女孩的手上。

 

第七個365天。

王睿回來了。

她終於在眼淚中學會了寬恕。

不再去恨、不再去想。

我們的離開究竟是誰的錯。

 

王睿對她悉心呵護讓我感到放心。

這一次,我決定親手將王睿的姻緣綁在她身上。

世界再大,只求有一人能真心待她。

 

然而這個傻瓜,卻再次不著痕跡地剪開了他們之間的緣。

 

第十個365天。

她學會了煮咖啡和甜點,在充滿故事的小店裡。

延續著我們的夢想與希望。

當想念蔓延全身時,她已不再哭泣。

總是仰望著天空,揚起溫暖笑容。

 

「紀緯我好想你,你過得好嗎?」

 

一路看著妳好起來的我,很好。

 

四季更迭、歲月匆匆。

這已經是我等待的,不知道第幾個365天了。

動作很粗魯,每天我都會在她伸懶腰的下一秒醒來。

看著她嘴角上揚的微笑,幸福不過就是如此簡單的小事。

 

有人說歲月是把殺豬刀,這句話卻不適用在她身上。

今天難得早起,窗外有一道陽光,從薄霧裡透了出來。

靜靜地凝視著那恬靜而動人的側臉,我在額間落下一吻。

 

豆大的淚珠緩緩從眼角滑落,她輕輕顫抖的身子挨進了我懷裡。

「怎麼哭了呢?妳做惡夢了嗎?」我說。

「是好夢,有你出現的夢都是好夢。」搖搖頭,她怯弱地說。

一種預感油然而生,我收緊雙手。「沫晨,張開眼睛。」

「我不要,每一次張開眼睛,你就會消失。」她仍舊抗拒著。「多跟我說些話好嗎?在我醒來之前。」

「張開眼睛,我想妳這一次能看見我了。」伸出手,我輕撫著她柔順的髮絲。

她抿著嘴,一動也不動,直到身後傳來推開房門的聲音。

「媽起床了!」我們的女兒蹲坐在床邊輕喚著。

沫晨小心翼翼地張開雙眼,與我四目相對。

「你是……」

「我是。」

「那我已經……」

「沒錯,妳已經結束這一生的任務了。」

 

我們的女兒在撥了通電話後,緊緊擁著沫晨那毫無溫度的軀體。

「媽媽,妳放心,我可以好好照顧自己的。」那梨花帶淚的樣子惹得我心中一陣悶痛。「妳一定要找到爸爸喔!雖然我從沒見過他,但請妳幫我轉達,他是最棒的爸爸。」

我偏著頭。

「謝謝妳帶著爸爸滿滿的愛,收養了當年車禍裡唯一倖存的我,能成為你們的女兒,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沫晨走向女兒,溫柔地將她擁入懷中。

直到救護人員出現,她才依依不捨地鬆開了手。

 

「好久不見。」抬起頭,沫晨給了我一個無與倫比的笑臉。

「不久,對我來說妳一直都在,只可惜妳看不見我。」我朝她張開雙臂。「走吧!一個全新的故事在等著我們呢!」

「在新的故事裡,可以把我們的女兒生出來嗎?」

「當然。」

 

我們相識一笑,緊握著彼此的手,逐漸消失在茫茫雲霧裡。

雨後,所有人都在期待著彩虹。

哪怕歷經了狂風暴雨,只要天晴後的一端有妳。

那便是我等待的義義。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