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後。

「曉華阿姨,我媽媽她今天清晨在睡夢中過世了。」一早叫醒我的,是來自好友離世的消息,

打理好儀容,坐上了計程車,對於死亡早已經看淡的我,卻忍不住紅了眼眶。

靜靜地凝視著她彷如沉睡一般的容顏。「真不夠意思,就這樣丟下我了。」

隨意地抹去眼角的淚滴,我靠近她的耳邊,輕聲地說:「這一生辛苦妳了!妳很棒,我一直為妳感到驕傲,不但替紀緯活出了兩個人的精彩,還一個人養大了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支持著她的音樂夢想。」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我轉過身,原來是王睿和吳宛怡。

禮貌性地點了點頭,離開前,我從皮包裡拿出了她在Healer的演唱會,和周紀緯海報合照的那張相片。

「你們下一輩子一定很快找到對方,然後狠狠地相愛一輩子,知道嗎?」

走出戶外,我抬起頭,天空依舊如同我們的青春那般美麗。

 

死亡不是靈魂的終點,我們終會回到輪迴之中

一世又一世,這一輩子的有緣無份

就當作來生相愛的養分

 

下輩子,我們都要好好的。

*

夏日來臨了,公園旁的攤販林立,而正中間站著三個長相出色的男孩。

「高紀緯啊!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在蚊子這麼多的戶外表演?學人家去地下道不是很好嗎?」。長相痞痞的男孩不悅地抱怨道。

「在室外演唱才有感覺你懂不懂!」拿著鼓棒走來的男孩揚笑容。

「還是阿遠你有品味!」高紀緯比了個讚,揹起吉他。「林尹軒你動作快一點,那個女生要來了啦!」

「靠!有異性沒人性!」林尹軒朝著他們大叫,卻仍配合的揹起了貝斯。

手裡抱著洋娃娃的女孩被公園裡傳來的音樂聲吸引。「姊姊我要去看!」

「好啊!小晨晨很喜歡那些大哥哥喔!」女孩的姊姊綁著整齊的馬尾,笑臉盈盈地牽起她的手。

她們姊妹倆在人群裡隨著音樂拍手。「妳喜歡哪一個哥哥?等一下結束後我帶你去認識他。」

小女孩害羞地垂下頭。「是秘密。」,小小的身子卻朝高紀緯狂奔而來。

高紀緯的視線停在她身上,林尹軒在一旁笑著說:「我真的擔心心你有戀童癖,你不會真的喜歡抱洋娃娃那個吧?」

「你閉嘴。」高紀緯蹲下身,輕輕湊到小女孩身旁。「沒想到你真的來了!我弟在大樹後面玩車車,去找他吧!」

「看來我妹妹喜歡的哥哥是你了。」女孩的姊姊說。

「他說的哥哥,應該是指我弟。」高紀緯聳聳肩,揚起燦爛的笑容。「妳好!我叫高紀緯。」

女孩的姊姊探了探頭。「妳好!我叫夏沫晨,你弟弟長得很可愛。」

「妳妹妹夏宛晨也很可愛。」

「天啊!你跟我妹有這麼熟?」夏沫晨驚呼。

「她想追我弟,我說那她也要給我一點好處才行,於是她跟我說……」

「她說什麼?」

「她說我姊姊很漂亮,介紹給你當女朋友。」

聽到這番回答的夏沫晨笑了,高紀緯也笑了。

「那你覺得可以嗎?用我來跟你交換一個寶貝弟弟?」夏沫晨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不遠處樹蔭下的妹妹。

高紀緯害羞地搔搔頭。「可以,很可以。」

他們相識一笑,夏沫晨垂下眼,淚水在眼眶中打轉。「這麼說來有點奇怪,但我覺得好像在哪見過你。」

「這可以當作是妳有跟我進一步認識的意願嗎?」高紀緯拿出了手機。

夏沫晨接過,並輸入了自己的手機號碼。「時間有點晚了,我們電話連絡好嗎?」

「好。」揮手道別夏沫晨與夏宛晨,

「高睿!回家了!」高紀緯轉過身喊住在樹下玩耍的小男孩。

橙色的夕陽漸漸落下,男孩們坐在公園的椅子上談論著屬於他們的故事,高睿拉起哥哥的手,嚷嚷著要回家。

「紀緯,今天給你電話的女生我覺得好像在哪見過她。」林尹軒說。

「我也有這種感覺。」何孟遠點頭附和道。

高紀緯低頭閱讀著來自夏沫晨的訊息。「不准跟我搶,敢搶我就退團。」

多幸運/那麼低的機率/遇見妳/在哭泣/那一秒就奪走我的心

妳的笑讓我第一次想爭取/讓某個誰/成為唯一

穿著吊帶褲的高睿傻呼呼地在一旁哼著歌,林尹軒伸手抱起他。

「我們小睿睿好厲害喔!等你長大來當我們的主唱好不好啊?」

「好呀!我好想跟你們當兄弟喔!」高睿的童言童語逗的所有人哈哈大笑。

 

地球是橢圓的,不論我們走得多遠,總會有碰頭的那一天。

每一段命定的相遇,都只是我們的久別重逢罷了。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