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漸漸暗了下來,巨型的LED背板上播放著我為Healer錄製地幕後花絮,林尹對著鏡頭耍帥、王睿總是講一堆不好笑的冷笑話、孟遠無時無刻都在練鼓、還有周紀緯,那無數次在鏡頭錢對我示愛的傢伙。

四個大男孩一同練團、出遊、甚至是被我突襲睡覺的樣子,一切都彷彿還是昨天,一晃眼,竟然已經過了十年。

音樂聲漸弱,全場只剩下歌迷的啜泣聲,氣氛並不哀傷,而是更多的懷念與感動。

「大家晚安,我是Healer的第一代主唱王睿,很高興妳們都回來了,就由我,來歡迎團員們出場吧!」從舞台正中央緩緩升起的王睿泛著淚光,激動的情緒就快握不住麥克風。

「首先是我們最帥的吉他手,周紀緯。」燈光一下,新穎的投影技術讓周紀緯就像是真實存在一般,近距離站在我面前,溫柔地揮著手。

摀住嘴巴,我用力伸長了手,想再次抓緊他。

活潑的林尹則是投影著奔跑上台,孟遠隨著虛擬的升降台緩緩落下。

而最讓人詫異的,是孟遠的身影與真人重疊,燈光漸漸清晰,我的眼淚奔騰。

與孟遠重疊的,是曉華。

就像孟遠坐在曉華的身後,環抱著她打鼓的樣子。

「我記得曉華說過,以前孟遠都是這樣教她打鼓的。」我對著身旁的溫醫師說。

他輕輕擦拭眼角的淚水,溫柔地對著我說:「從相片裡看過孟遠很帥,沒想到透過投影看見了真正打鼓時的他,是像星星一樣閃耀的男孩。」

「嗯,他們每一個團員都很帥,也和星星一樣在我們灰暗的青春裡,點亮了光。」我說。

「奇怪,明明已經不是第一次彩排,我怎麼還是哭了。」王睿放下麥克風,蜷起手臂,情緒失控。

「加油!加油!」台下傳來的加油聲越來越大,王睿抬起頭,對上了我的視線。

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我笑著用唇語說:「前經紀人命令你快點唱啦!」

破涕為笑的他拿起麥克風,緩緩唱出了寫著我們滿滿青春回憶的歌曲。

揹起吉他現在就要出發/有一道光/那就叫夢想/

拿起鼓棒敲打希望/幻想成搖滾天團

一路上的辛苦不退場/這世界風雨再大/勇氣不會倒

堅持到最後一刻/兄弟一起闖

「還記得那年,我們只是幾個成績不好、制服皺到不行的死高中生,而妳們,不畏風雨陪著我們征戰了無數舞台,答應過妳們要一起站上小巨蛋的這個約定,我們一直都沒有忘記。」王睿語帶哽咽。「十年過去了,謝謝妳們還記得Healer、謝謝妳們還守著這個約定,更感激妳們用盡了各種辦法,把小巨蛋塞滿了人。」

團員們跟著王睿,深深的對我們鞠躬。

「欸!沒想到我們真的辦到了耶!」是林尹的聲音。

「小巨蛋耶!」紀緯興奮地抱住孟遠,孟遠卻冷冷地說:「你們兩個這樣的戲碼要演多久,我們是來比賽的,等等就要上台了。」

全場的人都笑了,而我卻哭了,因為這是我拍的影片,也是我為他們紀錄的最後一支影片。

想起回憶裡那些痛苦畫面,我抱著頭,難過得不能自己。

「沫晨不要哭,一切都過去了。」溫醫師溫暖的手搭上我肩膀,給了我無比的勇氣。「因為妳,所有喜歡著Healer的粉絲才能有這麼棒的演唱會,妳該為自己驕傲,我相信紀緯他們也在某個角落,為妳鼓掌的。」

我抬起頭,揚起了笑容。

如果說Healer像星星,照亮我的青春;那溫醫師便是太陽,將溫暖與力量帶進了我的生命裡。

 

「大家都知道我曾經離開過,而紀緯成為了主唱帶著Healer征戰了大大小小的比賽,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我要將麥克風交給他。」王睿走向舞台的最後方,揹起吉他。

周紀緯向前手握麥克風,輕輕閉上眼,溫柔而沉穩的歌聲傳入我心底。

「多幸運/那麼低的機率/遇見妳/在哭泣/那一秒就奪走我的心

妳的笑讓我第一次想爭取/讓某個誰/成為唯一

多慶幸/那麼大的世界/愛上妳/在人海/那一秒就認出我們的愛情

如果妳問我如果/有一天/誰必須要先走/請讓我自私回答

讓給我/因為我無法沒有妳獨活

也請替我好好的/活著/為愛而活

直到我們再一次相遇的那一天。」

以前的我總是不讓他唱這首歌,好像在交代遺言似的,每次都惹得我翻白眼。

而此刻,我卻有點明白他的愛了。

人終究會經歷生老病死,他是為了如果有一天自己先走了,也能為我留下好好活下去的勇氣。

隨著紀緯的歌聲,過往相處的畫面回籠。

而我真的,好想好想他。

想念一個人的時候,心中的傷口會微微泛疼,但那就是愛過的痕跡,時間奪不去。

演唱會的尾聲團員們走向舞台中央,唯獨紀緯走到我面前,他緩緩地蹲下。

 

「請替我好好的/活著/為愛而活

直到我們再一次相遇的那一天。」

我抬起頭,看見了周紀緯身後巨大的白色翅膀,他的笑容好溫柔好真實。

答應我,替我活出兩個人的精彩,好不好?」

「你是真的紀緯對不對?不是投影,也不是我的幻想對不對?」我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用哭啞了的聲音問道。

周紀緯點頭,伸手摸了摸我的臉頰,在我額間落下一吻,不再說話,漸漸地消失在空氣裡……

 

有些人來到我們的生命,為的是教會我們如何失去

而在失去之後的我,也學會了勇敢與珍惜。

 

完美告別心中的傷口,我們都走出了全新的人生。

沫晨成了我花店裡唯一的員工,但是她很忙,時不時要到隔壁的刺青店幫忙煮咖啡,習慣是很可怕的東西,當大家喝過了沫晨的咖啡,便再也無法忍受曉華那驚世駭俗的-有咖啡味道的水。

王睿成為了知名的製作人,捧紅無數的搖滾樂團。

曉華看著訪談節目裡的王睿。「他現在很幸福呢!」

「那妳呢?妳幸福嗎?」

輕輕點頭,她撫摸著鎖骨下方的刺青。「幸福,很幸福。」

 

五十年後。

 

「曉華阿姨,我媽媽她今天清晨在睡夢中過世了。」一早叫醒我的,是來自好友離世的消息,

打理好儀容,坐上了計程車,對於死亡早已經看淡的我,卻忍不住紅了眼眶。

靜靜地凝視著她彷如沉睡一般的容顏。「真不夠意思,就這樣丟下我了。」

隨意地抹去眼角的淚滴,我靠近她的耳邊,輕聲地說:「這一生辛苦妳了!妳很棒,我一直為妳感到驕傲,不但替紀緯活出了兩個人的精彩,還一個人養大了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支持著她的音樂夢想。」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我轉過身,原來是王睿和吳宛怡。

禮貌性地點了點頭,離開前,我從皮包裡拿出了她在Healer的演唱會,和周紀緯海報合照的那張相片。

「你們下一輩子一定很快找到對方,然後狠狠地相愛一輩子,知道嗎?」

走出戶外,我抬起頭,天空依舊如同我們的青春那般美麗。

 

死亡不是靈魂的終點,我們終會回到輪迴之中

一世又一世,這一輩子的有緣無份

就當作來生相愛的養分

 

下輩子,我們都要好好的。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感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