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離開-Healer。」我站在小巨蛋外,輕輕地唸出跑馬燈上的字幕。

這是一場特別的演唱會,場外沒有販賣週邊的攤位,每一個排隊進場的粉絲卻都擁有相似的應援物品,而這些物都都帶著歲月斑駁的痕跡。

「小姐妳是A1區從這邊進去。」工作人員看起來都是很年輕的學生,大概跟我喜歡上Healer的年紀差不多吧。

「謝謝。」點頭示意,我走向離出口最近的全幅海報,是手握麥克風的周紀緯。

他的笑、還有那自信的眼神,都停留在19歲了。

我愛憐地伸出手,緩緩地沿著他的眉眼一直到了嘴角。「寶貝,待會就要開演唱會了,會緊張嗎?」

「可以幫我跟我的鼓王拍照嗎?」熟悉的聲音在我身後傳來,回過頭,是雷曉華。

她穿著白色的襯衫、搭配著深藍色百褶裙、及膝長襪和綁的非常整齊的馬尾。

「長得漂亮就是不一樣,妳穿著制服完全無違和感。」我發自內心的讚嘆。

曉華開心地站在孟遠的海報旁,高舉鼓棒。「以前你說要是開了演唱會,我就要穿制服來看,我來啦!你可要好好唱阿!」

「為什麼是穿制服?」

「因為他說很性感。」說完,曉華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瞪大雙眼,我搖頭失笑。「果然只有妳能見識到孟遠冷酷外表下,狂野的心。」

我們相視一笑,牽起彼此的手,邁開輕鬆的步伐走進會場。

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放慢了腳步。「王睿不是給了妳兩張票,妳沒有約溫醫師嗎?」

「他在值班,應該晚一點就到了。」

「那妳呢?妳不是也有兩張票嗎?」

「秘密。」舉起印著紀緯照片的扇子,我頑皮地眨了眨眼。

「可惡!妳真的越來越像王睿,根本兩個小屁孩。」嘖嘖兩聲,曉華將背包放在座位上。「演唱會要開始了,我去一下廁所,妳在這邊等喔!」

「要不要陪妳去?」我起身,卻被她阻止了。

「不用啦!妳在位置等,順便看溫若仁來了沒!」

點點頭,我餘光看見她將鼓棒藏在身後。「尿尿帶鼓棒?什麼特殊癖好啊!」

 

大型電視牆上撥放著Healer高中時的照片,背影音樂則是經過王睿微調之後的創作曲。

王睿選了一首在他離開之後,由紀緯演唱的歌來當作這場演唱會的主題曲,對於他曾經的選擇,我早已釋然,可他心裡過不去,始終有個結在心裡。

「早在我決定簽約那一刻起,Healer就不屬於我了。」他是這麼對我說的。

「對於我們這些歌迷來說,有你的Healer,才是真正的Healer。」

「就當作是包容我的任性,主題曲就決定是紀緯唱的好嗎?我參與了後製,也算是四個人的合作。」

「好吧!但我還是想跟你說……」我從口袋裡拿出手鍊,是用紀緯彈片做成的。「兄弟!歡迎回來!」

王睿接過手鍊,眼泛著淚光。

「手鍊是我做得,但那句話是紀緯一直想對你說得,他始終相信有一天你會回來Healer。」我替他戴上了手鍊。「其實他們早在答應幫你專輯配樂的那一刻,就已經原諒你了。

王睿猶豫了片刻,便緊緊環抱住我。

「謝謝妳告訴我、謝謝妳好起來、謝謝妳給了我一個完成夢想的機會。」餘光看見了一道嬌小的身影,我不著痕跡地離開王睿的擁抱。

女孩怯弱的一步步朝王睿走來,我報以溫柔微笑,轉身離開。

在我身後或許有一個新的故事即將展開,但主角不會是我。

關於愛情,我早已烙上了周紀緯的名字。

這是無論他在不在我身邊,都永遠陪伴我到老的誓言。

為愛而愛,為愛存在。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