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醫師有人找您喔!」護理師推開休息室的門,笑臉盈盈地說。

「我?」偏著頭,腦海裡思索著可能的人選。

「是我啦!」雷曉華站在走廊的角落,手上還提著一個紙袋。「沫晨說今天是你生日。」

「是啊!她跟王睿中午幫我慶生,妳沒來,我以為妳沒興趣。」

「拜託!我的員工中午請假外出,老闆當然只能留下來顧店啊!」她笑著遞上紙袋。「給你的生日禮物。」

紙袋裡是滿滿的保健食品,和一個造型很少女的U型枕。

「妳確定沒送錯人?」看著她一臉笑意,我總覺得她心裡又再打鬼主意了。「妳看過哪個醫生在吃保健食品啦!還有這粉紅色抱枕是怎樣啦!」

「沒辦法,誰叫你都不按時吃飯,只好從維他命裡攝取多一點的營養。」她撥了撥頭髮,好聞的髮香撲鼻而來。「粉紅抱枕是因為我看你常常趴在桌上睡覺,誰知道買得那天我帶著墨鏡,沒注意它是粉紅色的,哈哈哈哈。」

原來我誤會了,她是真的關心著我的日常生活。「謝謝妳,雖然粉紅色不是我的風格,但我確實需要妳的U型枕。」

她笑咪咪地拉起我的手。「你現在應該是下班時間了吧?」

「嗯!對啊!」

「那我們去一個地方吧!」

 

 

偌大的音樂教室裡,只有一套爵士鼓,雷曉華興奮地走向台上。「恭喜你即將成為我生命中的第一個觀眾。」

奏下音樂,雷曉華跟著生日快樂歌的旋律,打出了搖滾節奏,畫面感有點不協調的,音樂性卻很豐富。

她很美,打起鼓來更多了份帥勁,時而微笑、時而皺眉,這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生日快樂歌可以這麼有趣。

「拍手!」最後一個重音落下,雷曉華伸起雙手給予自己最熱烈的掌聲。

「之前聽說過妳在學爵士鼓,沒想到竟然打得那麼好。」我朝她豎起了大拇指。

「但是還不夠好,我還沒辦法駕馭孟遠高中時的編曲。」她失望地下眼。「其實我很擔心,搞砸了王睿為Healar舉辦的演唱會。」

「時間還很多,我相信妳一定可以的。」輕輕搭上她的肩膀。「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其實妳的程度已經有一定的水平了。」

「你都是這樣鼓勵病人的嗎?」她轉過頭來,帶著淺淺的微笑。

「身為精神科醫師,我的病患會出現幻想症狀,所以啊!鼓勵不會是我們最好的醫療方式。」我煞有其事地說著:「其他科醫生的鼓勵你可以不相信,但精神科的一定要聽,因為我們真的只有在病人進步時,才會誇獎與鼓勵他們。」

她點點頭,專注聆聽的樣子惹得我發笑。「其實妳不需要這麼認真聽,我只是在講幹話。」

「北七。」她嘖了一聲,對我比了個中指。

「其實我還滿羨慕孟遠的。」伸伸懶腰,我們在木質地板上席地而坐。

「為什麼?」

「孟遠離開之後,妳努力地延續了他的夢想,可是我卻連巧巧最愛的花都不了解,更別說幫她開花店了,根本天方夜譚。」

「她的夢想是開花店嗎?」

「嗯!她認為花語是世界上最美的共通語言,花也象徵了所有美好的意義。」抬起頭,我對上了曉華清澈的雙眼。

沫晨曾經跟我說過,曉華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她在歷經了人生許多的苦難之後,還能保有那雙純淨清澈的眼睛,和溫暖善良的心。

「或許我們可以來打個商量。」她拿出筆記本。「你出錢,讓沫晨來幫你開店。」

「她有興趣?」

「沫晨很喜歡花,已經不只一次聽過她說想開花店了」

「好啊!那麼細節就等你們開完演唱會再來談。」接過她手中的筆記本,裡面有著滿滿的花店設計圖。「沫晨畫得嗎?」

「是啊!原本帶著設計圖,是想幫她找一些人談合資,不過我想以你的財力是不需要集資了吧?」

「嗯,是不用。」此時,我在心裡,默默地勾勒出了花店的雛形。

「再談細節之前,你是不是應該跟巧巧說一聲呢?」曉華輕拍著臉頰,卻仍是提不起精神的連打了好幾個呵欠。

「妳真的很尊重她。」我微笑著拉起她的手。「走吧!我送妳回家,妳看妳眼皮都快黏起來了。」

這幾年來我身旁的女生無數,她們對我充滿了興趣,卻都沒有沫晨清新脫俗的氣質,更沒有曉華這般成熟又體貼的個性。

還不算熟識,就急忙探索我的過去、去衡量巧巧在我心中的分量,長輩和朋友們總為我的婚事擔憂,就好像我的人生會因為沒有結婚,而變成一種缺陷,這一切的一切都令我感到厭惡。

回程的路上,曉華緊皺著眉頭,不發一語地凝視著前方。

「妳有心事?」我說。

「算有、也不算有。」她看了我一眼。「你有想過自己會跟巧巧以外的女人結婚嗎?」

「目前為止是沒有。」

「那如果有一天有了,可不可以優先考慮我?」

「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我詫異地瞪大雙眼,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說錯了。

「我當然知道啊!」她表情平淡地伸了個懶腰。「這又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了,改天有空再跟你說。」

「我是妳故事裡唯一的人選嗎?」

「是。」

「如果我一輩子都不想結婚妳要怎麼辦?」

「那就不結啊!我又沒差。」她臉上的無所謂是真的,攤攤手,她給了我一個無可奈何的笑臉。

看著她走進家門的背影,我出聲喊道:「曉華,我會好好考慮的,不管是開店還是結婚,所以妳專心練鼓吧!其他的事情交給我煩惱。」

她停下腳步,用力轉過身來。「謝啦!」

黑夜中她的笑容燦然如繁星,雖然看起來滿不在乎,但她眼底的焦慮還是落入我心底了。

她說過身上的每一個刺青都有一個故事,而鎖骨下方的故事,卻始終沒有告訴任何人。

這一切也許有關係,也或許沒有。

如果有那麼一天,我要攜手一個人到白頭,雷曉華也會是我唯一的人選。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