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眼幾年又這麼過去。

王睿對我的如影隨形早已不是新聞,偶爾會在臉書上看見關於我們兩個的愛情故事。

然而事實上,愛情始終沒有在我們之間萌芽,沒有牽手、沒有擁抱,更沒有所謂相伴一生的諾言。

我們很好,就像家人一般。

「妳看,這片油菜花田很美吧!」王睿撐開起傘,輕輕搭上我肩膀。

「嗯。」

「我記得妳喜歡看海跟花。」

我抬起頭看他。「你好像比我想像中還要了解我。」

猛然偏過頭,王睿伸手替我遮擋住了太過刺眼的陽光。「我去幫妳拿墨鏡!」

就他轉身的瞬間,我拉住了他。「王睿!你真的不用做這麼多。」

「什麼意思?」

「你的心意我心領了,但我真的不是那個你該悉心呵護的人。」鬆開手,我走到身旁。「不論你是因為責任感,還是補償心理,我都不需要你用一輩子的時間來照顧。」

「是溫醫師告訴妳的嗎?」他輕聲地說。

搖頭,我嘴笑掛上高高的弧度。「你懂我,正如我懂你,你的心裡在想什麼,全寫在臉上了。」

「我只是希望妳快樂。」

「那也不該拿自己的幸福來交換啊!」伸長了手,我拍拍的頭,就像對待小孩一般。「兩個不相愛的人,再適合,也不會是最好的伴侶。」

「至少在我身上,妳會看見過去的回憶。」倉促的口氣,洩漏了他的惴惴不安。「遺憾也就會少一點了。」

「如果說是為了填補我生命中的遺憾,那你可以有更好的選擇。」朝他勾勾手,他緩緩向我靠近。「我唯一的遺憾,就是沒能看見一場完全屬於Healer的演唱會。」

「看完演唱會妳就真的沒有遺憾了嗎?」他說。

「嗯,這麼多年過去,所有傷心難過都已經被我消化成生命中的一小部份了。」挽起他的手。「也該是時候去好好面對自己的心了吧!膽小鬼!」

「什麼膽小鬼,我又怎麼了?」

「你用我來當擋箭牌,以為說服自己要照顧一輩子,就能不去面對宛怡了,是吧?』

王睿一愣,無可奈何地搖搖頭。「被妳這麼一說,感覺我是個很糟糕的男生。」

「不會啊!要不是因為我先遇見了紀緯,也許我高中喜歡的人就會是你也不一定。」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你認真的樣子很帥,只差紀緯一點點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結果還是輸了。」

漫步在鄉間小路上,微風徐徐,對角站著一對兩小無猜的學生,他們中間隔著腳踏車,臉上滿是藏不住的心意。

「跟妳說一個秘密好不好?」王睿猛然停下腳步。

「好呀!」我微笑,靜靜地等待著他的秘密。

「其實我以前喜歡過妳。」王睿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一直以為是我先喜歡上妳的,沒想到紀緯在更早以前,就已經走進妳的世界了。」

「我們不是因為紀緯才認識的嗎?」

王睿搖頭。「早在Healer第一場表演時我們就已經見過面了,我對人群中的妳一見鍾情。」

記憶回籠,我想起了當時紀緯對我說「沒看錯的話,妳的目光都牢牢鎖在阿睿身上。」

「那這個祕密紀緯知道嗎?」我笑著說。

「知道,他用要退團來威脅我准再喜歡妳。」王睿佯裝一臉委屈的樣子惹得我失笑。

「原來當初你說他為了我要退團是真的。」

「是啊!妳的美麗差點害我們解散。」

我翻了他一個扎實的白眼。「浮誇。」

伸出腳輕踹了王睿的屁股,就好像回到了我們的從前,誰愛著誰、誰又想著誰,卻都已物換星移。

「等等!你喜歡過我的事情宛怡也是知情的嗎?」

「嗯,所以我才會以為我和她的愛情是命中註定。」這一次王睿不再逃避我的問題,聳肩一臉無奈。「沒想到都是她機關算計。」

「如果說終點都是幸福,那麼她走什麼樣的路,都沒關係不是嗎?」

「但通往幸福的捷徑不該是欺騙。」王睿牽起我的手腕,走向車子。「我答應妳,會好好的思考和宛怡的感情,不過在那之前,先讓我完成妳心中的遺憾吧!」

「演唱會嗎?」我驚呼。

「嗯。」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