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她聽一個東西。」我將耳機遞到曉華的耳邊。

她閉上眼,靜靜地聆聽,許久,睜大了雙眼對我說:「這是王睿的聲音,不對!是高中的王睿才對,聲線很稚嫩。」

「果然是鐵粉,這麼細微的變化都逃不過妳的耳朵。」

「可是這首歌的音質很細緻,不是那時候錄得出來的啊?」

「講道重點了,最近王睿改做音樂後製,我們一起整理了以前的音檔。」我伸伸懶腰。「他果然還是離不開音樂這條路。」

「那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他退團之後,是打算當廢人呢!」

「是挺像的,不是在妳店裡滑手機,就是硬要跟我去學做蛋糕。」我挑眉。「認真覺得他除了懂音樂以外,一無是處。」

想起王睿差點把烘培教室的烤箱燒掉,我不禁失笑。

雷曉華雙手托著腮幫子,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總覺得現在的王睿,好像回到17歲的樣子,多虧了妳。」

「我?」

「你們之間……有沒有可能?」

讀懂了她眼神裡的心思,我收起笑顏,一本正經地說:「沒有可能。」

「為什麼?」

「一,他是我妹的前男友、二,他是我妹最愛的人、三,他最愛的人也是我妹。」

「妳這輩子都不打算再去愛誰了,是嗎?」

和曉華的視線在空氣中凝結,我豪不猶豫。「是。」

窗外天空中的白雲被飛機劃破,木門被推開,是曉華預約刺青的客人。

她輕拍我肩膀,小跑步向客人,起身,我走進吧檯裡。

這間店,終於不用再給客人喝,有咖啡味道的水了。

還記得國中媽媽決定改嫁時,我哭著問她是不是不愛爸爸了。

「當然愛,媽媽這輩子最愛的就是妳爸爸,只可惜我們沒有紅線能綁住緣分。」

「那又怎樣!妳嫁給別人就是背叛爸爸!」

那時太過懵懂,不懂大人世界有多困難、不懂媽媽嫁個有錢人,只是想給我更好的生活。

直到前陣子,我整理家裡時在媽媽衣櫃裡找到了爸爸的高中制服,左邊的口袋上,被繡上了一行字。「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死亡可以帶走生命,卻澆不滅愛戀。

我常常望著手腕發呆,總以為全神貫注,便會看見我與紀緯的紅線。

這樣一來就能依循著紅線,找到他。

有緣無份是薄緣、無緣有份是孽緣、有緣有份才成姻緣。

茫茫人海,能擁有一段與紀緯相戀的緣分,已經是萬幸。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