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間排骨飯是你們的共同記憶嗎?」我張望著店內的擺飾,在牆邊一角,發現了Healer和沫晨的合照。

「對!而且于沫晨這傢伙很愛吃肉,每次都會把紀緯一半的排骨夾走。」王睿笑著模仿沫晨,招來她一記白眼。

大口咬下排骨,滷汁滲出肉排,鹹度剛好。「真的很好吃。」

「是吧!就連我這種挑食鬼,都可以吃兩碗飯呢!」曉華豎起大拇指。

「妳也是老主顧?」我挑眉。

「當然啊!你們會知道這間店,一定是孟遠帶你們來的,對吧?」曉華對著王睿和沫晨挑眉。

他們很有默契地點頭。

曉華抬起下巴,一臉得意。「就是我帶孟遠來吃的,他那個富二代竟然跟我說沒有吃過排骨飯,簡直要把我給笑死了。」

「豈止沒有吃過排骨飯,他還說臭豆腐是狗大便醃的。」沫晨和曉華都笑出了聲。

聆聽著他們過往的我好羨慕,凝視著曉華的側臉,這才明白,她並不是什麼臭臉刺青師,只是過去的她,遺失自己的笑容罷了。

「幹嘛一直看我?」她猛然轉過頭,嘴角邊還過著一顆飯粒。

微微一愣,我揚起嘴角,伸手替她擦了擦嘴。「看妳這顆飯粒要帶到哪裡吃啊!」

沫晨瞇起眼,一臉曖昧。

「我出去抽菸。」王睿起身。

「我也去。」為了躲避沫晨的眼光,我追了上去。

看著溫若仁落荒而逃的背影,雷曉華一臉困惑。「溫睿仁什麼是後會抽菸了?」

于沫晨聳肩。「不知道,很多事都是這樣的嘛!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妳到底在說什麼?最近老是講一堆怪話。」

「沒有啊!只是說,愛情不就是這樣嗎?從什麼時候開始萌芽的,當事人往往都感覺不到。」于沫晨摀著嘴笑說。

「懶得理妳。」雷曉華蹙眉,伸長了手。「老闆!我要加一碗白飯。」

王睿吐了口白煙。「你什麼時候要跟她說?」

「說什麼?」

「你喜歡她,太明顯了。」王睿收起平時玩世不恭的表情,一本正經地說。

「躲開了沫晨,卻躲不開你。」失笑,我搖搖頭。「我承認自己欣賞曉華,但是

我的愛情早在七年前巧巧離開時,就跟她一起走了,這輩子,我只會愛于巧巧一個女人。」

「幸福有很多種可能。」王睿捻熄了菸蒂。

「所以去愛曉華,不會是幸福的唯一選項,她的心裡也住著一個人,你不該把兄弟的最愛,推給我一個外人。」

「你不是外人,你是我們的朋友,而且沒有人說一定要相愛才能在一起,對吧?」王睿直視著不遠處的沫晨。「我想照顧沫晨一輩子,不是因為愛、也不是因為愧疚,而是單純的相信,只有我能給她快樂,她能在我身上找到那段歡樂時光的軌跡。」

「你有沒有想過沫晨或許不需要你為她這麼做,她可能也希望你能真正的照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她的快樂,就會是我這一輩子最大的幸福。」

看著王睿堅定的眼神,我淡淡地說。「那吳小姐呢?你們才是一對戀人不是嗎?我們想愛的人已經不在,而你明明擁有再好好愛的機會,卻不要了。」

王睿肩膀一僵,垂下頭。「我已經不相信愛情了,如果說人們用愛的名義作出自私自利的決定,那我寧可當自己是一個無法愛人的人。」

那天對話的最後,他是這麼告訴我的。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