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著兄弟往上爬,連女友的不忘接收,知名男偶像退團真相曝光。」斗大而聳動的新聞標題不停地播放著。

轉了台,另一台也同樣放送著。

相關人士爆料指出,王睿當初就是為了一張經紀合約,背叛一起玩樂團的朋友,還因此讓小有名氣的他們,沉寂了好一大段時光。」

照片裡的女生,就是當初樂團吉他手的女朋友耶!」

聽說她受不了男朋友的死亡還發瘋了,現在竟然跟背叛者在一起,真噁心!」

她在我們醫院!見過她好幾次,是精神科病人沒錯!」

睡朋友的女友,不怕朋友變鬼來報復嗎?」

PTT上不斷刷新的留言,讓我的憤怒指數到達臨界點。

王睿凝視著新聞畫面,臉色鐵青不發一語。

正從工作室裡走出來的雷曉華瞪大了雙眼,接著不著痕跡收起自己的情緒,關掉了電視。

再也沉不住氣的我撥通了電話。「是誰跟媒體爆料的?」

「我們也不知道,就今天下午突然湧進一堆記者,這也是主任請你今天先不要入院的原因。」電話那頭的人,聲音有些顫抖。

「我只想知道是誰說出去的,你廢話不要那麼多。」

「可是我們真的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都已經有醫院員工爆料的音檔了,還想裝沒事?」我加重了音量。

「溫醫生你冷靜一點,醫院員工很多,可能是其他部門的同仁也說不定。」

深吸了一口氣,我怒吼。「如果不是我們精神科傳出去,其他人是會通靈嗎?」

曉華走向我,輕輕地抽走手機,搖頭說道:「若仁冷靜,我知道你擔心沫晨,但現在的情況,生氣絕對不是最好的方法。」

「不好意思,造成你跟沫晨的困擾,我一定會處理好的。」王睿猛然起身,快步走出室外。

他的背影。

逐漸地消失在昏暗的月下。

「不管真的、假的訊息,全被媒體網友穿鑿附會,他現在一定也很難受。」雷曉華遞上咖啡。「就像多年前,記者們瘋狂追逐渾身是傷的沫晨,只為了拍下她崩潰的瞬間。」

「台灣媒體的素質一直很低落,在別人傷口上灑鹽,才是他們真正的專長。」我說。

「這件事王睿會處理好的,對吧?」雷曉華說。

「我們要相信他,對付媒體,也是他的專長。」低下頭,我直視著杯中顏色詭異的咖啡,餘光撇見在咖啡機前清理的雷曉華。

這樣的畫面,讓我想起了曾經的一段時光。

「都過了這麼久,妳煮咖啡的技術還真的是一點進步都沒有。」

她停下動作,嘖了一聲。「要我說幾次你才聽得懂,我賣的是有咖啡味道的水,如果要喝咖啡,請……」

「前面右轉直走到底,再左轉進去紅色招牌的咖啡廳。」我接下了她的話。

「既然都知道我要說什麼了,你剛剛在那邊廢話個屁。」她說。

「我才聽妳在屁,根本就沒有那間店,應該是說那條巷子根本不能右轉。」

雷曉華呵呵笑了幾聲。「白癡你還真的去找喔!」

「隔天想去找妳理論,老闆說妳辭職了。」

「畏罪潛逃沒聽過嗎?」她朝我做了個鬼臉,轉身,繼續收拾吧檯。

而我將視線拉向窗外,安安靜靜地望著窗外的夜景,就像幾年前的我們一樣。

兩個帶著故事的人,在同一個場景裡,療著彼此心中的傷。

當時的我怎麼也沒想過會再遇見這個整手刺青的臭臉女孩。

而她也沒想到會再在多年後,意外在診間與我碰頭吧!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