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過長廊,鵝黃色燈光是給逝者的引路燈,這裡沒有二十四小時放送的佛號,只有輕柔的聖歌和水晶音樂。

「紀……」我想提高音量,卻聽見來自不遠處熟悉的歌聲。

揹起吉他現在就要出發/有一道光/那就叫夢想/

拿著鼓棒敲打希望/幻想成搖滾天團」王睿背著吉他,輕聲哼唱。

我摀住嘴,沿著牆面緩緩蹲下。

「兄弟,對不起我來遲了。」王睿脫下背帶,嘆了一口氣。「沒有夢想、沒有希望、我們的搖滾天團也不會回來了,你們在上面過的好嗎?有偷說我壞話嗎?」

「還記得你說過要寫一首跟沫晨求婚的歌嗎?前陣子我幫你寫完了,很完美,卻來不及讓你唱給她聽,對不起。」他粗魯地用衣袖擦去淚水。「其實我很想知道沫晨喜不喜歡那首歌,可是她真的恨透了我,你去幫我問啦!記得托夢告我。」

被王睿孩子氣的話給逗笑了,我站起身,緩緩朝他走去。

「我偷偷跟你說,沫晨她的主治醫生他媽的長超帥,聽說還會彈吉他,你說,你該怎麼辦!」

「他是能怎麼辦。」再也忍不住笑意,我伸手推了王睿一把。

「沫晨……」王睿因為驚嚇倒退了好幾步,張大嘴,彷彿是看到鬼一樣。

「溫醫師在帥,永遠都只會是我的主治醫師,最多也只會是好朋友而已。」

「妳、妳怎、怎麼願意跟我說話?」

「我也不知道。」聳聳肩,我走到他身旁。「可能是你幫紀緯寫得歌太好聽,我想跟你和好了吧!」

「妳喜歡?」他驚呼。

「嗯。」點頭,王睿的音樂才能,從來不需要懷疑。

雖然已事隔多年,身為鐵粉的準則仍是牢記在我心中。

「無論什麼歌曲,只要是Healer寫得,就是最棒的。」

「妳喜歡真的是太好了!謝謝妳讓離開演藝圈前的最後一個作品是成功的。」他直視著我,嘴角的笑容卻很勉強。

「究竟為什麼要放棄?」凝視著紀緯的相片。「你知道自己現在捨棄的,是紀緯他們永遠都無法擁有的嗎?」

王睿轉過頭來,眼底閃過深深地苦楚。「因為音樂,我們才會為了組樂團而相遇、因為音樂,宛怡才會不顧一切的算計我,如果沒有了音樂,是不是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有圓滿的人生呢?」

「人與人遇見,都是緣分,早就注定好的。」我歪著著。「只是我不懂吳宛怡算計你這句話的意思。」

「我和她之所以能相遇,從一開始就是她精心策畫好的,這麼多年我以為的浪漫愛情,不過都只是演完她的劇本罷了;她為我打造了完美的偶像養成計畫,卻讓我越來越不像自己。」

「在我的記憶裡,她對你的愛,全都是真的。」我討厭她,但是無可否認她對王睿的愛,是比任何人都深刻。

未成年的資優生,為了愛翹家,她是如此熱愛讀書的人,卻連大學都不考了。

「可是,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分辨真假了。」大大地嘆了一口氣,王睿朝我伸出雙手。「我好想擁抱妳這個失而復得的朋友,這幾年來我一直很想念妳。」

「我有說要跟你和好嗎?」垮下臉,我雙手抱胸。

王睿愣了一會,尷尬地收回雙手。

我笑著說:「開玩笑的啦!在我男朋友面前敢說要抱我,你真的是跟以前一樣無恥。」

認識王睿這麼久,那天是我第一次擁抱他,沒有任何情愫,只是單純地想用擁抱,來彌補我們錯過的這幾年時光。

「沫晨,如果我說狗仔拍到我們了,妳會怎麼樣?」他身體忽然緊繃了起來,冷冷地說。

「他們會怎樣?」我鬆開手,一臉疑惑。

「會上八卦周刊,沒意外的話還有報紙的影劇版頭條。」

「男偶像為了患有精神病的女友退出演藝圈?」我笑說。

他皺眉,雙手握緊拳頭。「放心,我是絕對不會讓他們搜出妳的。」

他熟練地戴上鴨舌帽,拿起手機頭也不會的消失在我面前。

這就是他過去的生活嗎?

沒有自由、沒有隱私,那麼又為什麼他跟宛怡的戀情不曾曝光呢?

甩甩頭,我看向紀緯。「其實我不在乎記者會怎麼說,反正我在醫院裡也看不到那些消息,只是希望不要引響到王睿才好,你說是不是啊!」

紀緯笑得好開心,也讓我感到安心。

可惜老天爺總是愛開我們玩笑,一張擁抱的照片所帶來的影響。

遠遠超過我們平凡人所能想像。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