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緣分就是如此,周紀緯竟然跟巧巧長眠在同一個地方。

綠草如茵,伴隨著微風帶來的涼意,這裡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讓人舒適自在。

「我都沒有正式的跟紀緯介紹過你,不介意的話,要不要跟我去看看他。」沫晨撩起垂下耳邊的長髮,嘴角噙著淺淺地笑。

「妳覺得他會不會誤以為我是妳的新對象,然後吃醋跑去跟巧巧告狀。」我開玩笑地說。

沫晨微微一愣,笑出了聲。「要說吃醋也輪不到我家紀緯好嗎?」

她眼中閃過精光,拉起我的手,小跑步向前。

搖頭失笑,沫晨是個心思縝密的女孩。

很多事,我們自己不明白,卻全落進了她眼底。

「雖然我答應妳要跟紀緯打招呼,但是巧巧先到了。」我停下腳步,指向右手邊。

「那我們就先去見她吧!」

站在相片前,巧巧的笑容燦爛如昔,時間改變了很多事,卻不曾帶走她在我青春裡一景一物。

沫晨看了我一眼,微笑道:「巧巧妳好,我叫于沫晨,是溫醫師最頭痛的病人。」

「妳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我笑著回答。

「欸!我只是說說而已,誰要你附和了。」沫晨翻了個白眼,面對著巧巧說:「雖然溫醫師有越來越嘴賤的傾向,不過他真的很了不起,不但能從妳離開的悲傷裡走出來,更讓我找回自己。」

輕輕搭上她的肩膀,我表情很得意。

突然想起了幾年前的沫晨,那不言不語、孤傲冷漠的樣子,對比如今,成就感油然而生。

「巧,我終於做到了答應妳的事情,成為一個好醫生。」

沫晨輕輕聳肩,轉身揮手道別。「你應該還有很多話想對巧巧說吧!那我先去找紀緯了!」

望著她逐漸走遠的背影,一抹淡淡地牡丹花香沁入鼻息,微風輕吹我的瀏海。

「巧,是妳嗎?喜歡撥亂我瀏海的習慣還是改不掉是嗎?」從包包裡拿出小熊維尼玩偶,小心翼翼地放在巧巧身旁。「妳曾經跟說過,總有一天我要試著放開心胸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可是我始終在意妳,更害怕妳會難過。」

她依舊沒有回答,只是讓風,吹過我的手掌心。

「當我有一點點想你的時候,想念就會幻化成風牽你手、當我非常非常想你的時候,天空就會下起傾盆大雨,那是我的眼淚,希望你看的見。」病榻前她調皮地對著我說。

鼻頭微酸,我抬起頭凝視著她的笑眼。「我也想妳,而且是很想很想。」

一個人想念另一個人,是安靜的念想,而愛,往往可以瞬間抵達白髮蒼蒼的彼岸。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