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拉開木門,一道嬌小的身影猛然撞上。

「小心!」我下意識伸出手想攙扶她,對上了沫晨那雙  泫然欲泣的杏眼   。「發生什麼事了?」

「好難受……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緊抿著嘴唇,抬高下巴努力地不讓眼淚滑落,卻仍是在我的關心之後,撞進我的懷抱裡,泣不成聲。

輕輕地擁抱住沫晨,手掌落在她背後的瞬間,曉華推開了大門,她瞪大了雙眼。

我們的視線交錯,下一秒,她撇過頭。

「曉華……沫晨她……」我說。

「對不起,我不該逼妳去見王睿的。」雷曉華站在沫晨身後,明顯地閃避了我的視線。

「不是妳的問題,是我自己太糾結,就像明明已經可以開口說話了,卻始終無法唱歌一樣。」離開懷抱,沫晨走向曉華。「始終被自己的心魔困住,其實我並不討厭王睿,也真的已經放下過去的種種,只是想不明白,那種伴隨著懊悔與罪惡的情緒為什麼會一直纏著我。」

「還記得我們曾經做過的音樂治療嗎?」我說。

沫晨點點頭。

「曉華借我店裡的音響好嗎?」

「嗯。」她不自在地哼了一聲,牽起沫晨的手,走進室內。

歪頭、聳肩,我很肯定自己沒有惹到雷曉華,她這是什麼態度?

如果說,女人心是海底針,那雷曉華的心,絕對就是宇宙中的塵埃。

微小到肉眼看不見、也永遠別想去掌握。

「妳很美/第一眼我就發現

落在身上的愛就這麼收不回

喜歡天空的妳/我好想變成雲

霸佔妳的目光/沒收妳那愛笑眼睛

 

此刻下定/我的未來有妳

給妳幸福給妳快樂/哪怕流淚也甜蜜

讓妳使喚把妳寵壞/我要全世界說妳有公主癌

 

泡沫會破/愛卻很長久

清晨微涼/擁妳在懷中

 

請妳嫁給我/讓頭號粉絲變成老婆」

「知道這首是誰寫的嗎?」音樂結束了,我看向淚眼汪汪的兩位美麗女孩。

「詞是紀緯,但曲風不太像。」沫晨搶先回答。

「嗯,因為曲是王睿做得,這是紀緯唯一留在他那的東西,一首完整的歌詞,獨缺了適合的曲。」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