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緯,你覺得我該原諒王睿嗎?」睡前對著照片說話,已經成為習慣。

其實我知道,心中所認定那個冷漠無情的王睿只是誤會,因為那天他們的對話我都聽見了……

一個平凡的午後,我拿起電話卡走向公共電話,習慣在下午打給曉華,然後一邊聊著天,一邊看窗外的夕陽落下。

「剛剛若仁說要來找我討論刺青圖案耶!」挑眉,曉華可能沒發現,她對溫醫師的稱呼已經和過去不同。

「真好奇他想刺的圖案是什麼。」

「對呀!咦!他好像來了,那我們晚點聊喔!」從吵雜地聲響來推斷,曉華應該是忙著收拾器具,卻忘了掛上電話。

忍住笑意,我調皮地摀著嘴說:「電話是妳忘記掛的喔!我可沒有偷聽。」

偷偷在心底期待著他們之間會出現的燦爛火花,卻在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地聲音響起後我遲疑了。

「我當然知道這是我的報應!」那個我以為此生再也不會出現在的傢伙,回來了。

止不住顫抖地雙手,心跳好快,渾身冒著冷汗。

他為什麼要出現?

又為什麼要過的不好?

相片裡的紀緯笑彎了眼,右手攬著我的腰、左手搭在王睿肩上。

一直以來紀緯最喜歡的團員就是王睿,雖然他們常常意見不合,卻有著對音樂相同的執著與目標。

也因為如此,王睿當初的離開,才會成為紀緯心理一道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

這樣的人,還值得我同情嗎?

「我該怎麼辦?」然而,照片裡的紀緯並沒有回答我。

「如果那個我幻想的你還在,又會對我說些什麼呢?」

薄霧從窗外透了進來,清晨的涼意讓我打了個冷顫,睡在我隔壁床的女孩伸了個懶腰,揉揉惺忪睡眼。「妳最近是不是都睡不著?」

「我吵到妳了?」我說。

「沒有,我只是在想,能不能幫妳做些什麼。」她搖搖頭,掀起被子,躡手躡腳的走向我床邊,坐下。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搖搖頭,我拒絕了她的好意。

她聳聳肩,望向窗外。「妳看!我們雖然錯過了最美的日出,卻迎來了一整天的燦爛陽光。」

我彎著頭,帶著疑惑地目光。

「放下一直擱在心裡的結,就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她的一席話在我心裡不停迴盪著,只是要放下王睿所做的一切對我來說,談何容易呢?

空中的白雲緩緩飄過,曾經我將快樂遺失在這片藍天裡,忘記了笑、也忘記了自己存在這世界上的意義。

因為有了曉華和溫醫師的出現,我才開始學會用力呼吸,並且帶著那些深淺不一的傷口,來到了二十四歲的夏天。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