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我撐起傘,對著眼前狼吞虎嚥的雷曉華說。

「討厭,原本想說天氣這麼好才約妳在外面吃東西的。」蹙眉,她嘟著嘴抱怨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沒關係啦!我們醫院的室內會客室也很美阿。」溫醫師帶著燦爛的笑容小跑步向我們。

他們交換了一個奇異的眼神,我瞇起眼。

「你們,有秘密喔!」我笑著遞上飲料給溫醫師。

輕輕挑眉,眼底滿是激賞。「話真的越說越好了,可惜我們沒有妳想的那種秘密。」他推了我額頭。

午後的雷陣雨來的又急又快,我轉過頭看見頭髮微濕雷曉華。

「還記得我跟孟遠分手那天,也下著大雨呢!」她撩起頭髮,語氣失落。「我帶了傘,卻故意把它丟在孟遠面前,以為這樣他就會追上來。」

「他沒追上去嗎?」我說。

「沒有,那個笨蛋完全不知道女生說討厭你,並不是真的討厭你。」她笑出聲,搖搖頭。「遲鈍的木頭,。」

「我還記得以前我問他為什麼不追回妳,他說因為他還不夠資格。」孟遠失落地表清浮現我腦海,酸酸地,是我的心。

「愛就是這樣吧!應該要及時把握,才不會有一天後悔。」雷曉華搭上我的肩,屬於她和孟遠的薄荷草味沁入鼻息。

「不只是愛情,友情也應該要好好把握。」溫醫師捲起衣領。

「你的手!」我驚呼,他手上的刺青,只需要一秒,我便能認出是出自於誰的手藝。

「好看吧!」曉華抬起下巴,一臉驕傲。「那是小麥花,世界上最美花期卻最短的花,就像若仁和巧巧的愛情一樣,雖然短暫,卻是世界上最完整的初戀。」

「那小麥花旁邊的,是桔梗嗎?」我說。

「答對了!那是我對他的祝福,希望他的愛情能像桔梗的花語一樣,幸福再度降臨。」

莫名地因為曉華的一席話而溼了眼眶,我豎起大拇指。「我好像突然懂孟遠為什麼會把樂團取名為Healer了,因為妳不僅是刺青師,更是每一個客人的治癒者。」

「如果妳願意,是有一個傢伙很需要妳的治癒。」她失笑,和溫醫師交換了眼神。

撇過頭,我伸長了手。「大廳有人在表演,我們走吧!」餘光看見了他們無可奈何的笑容。

對不起,我還沒有準備好。

就像明明已經可以出院,卻還懦弱地躲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

面對陽光普照的未來,我很害怕。

害怕會在某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想起紀緯,然後痛苦到不能自己。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