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這是哪個陌生電話,原來是你啊!」我站在店門口,握住手機的手輕輕顫抖著。

「現在方便找我們刺青師傅討論一下圖案嗎?」我說。

「當然。」

推開厚重木門,裡頭的擺設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明亮的採光來自於大片落地窗,擺放整齊的器具,空氣中甚至還瀰漫著一股濃濃的咖啡香。

「天啊!這裡是咖啡店吧!」我驚呼。

她背對著我說:「怕客人會痛昏,我常泡咖啡給他們提提神。」

「我來!」見她瘦弱的身體打算搬起重物,我一個箭步衝向前。

「謝啦!」雷曉華揚起淡淡地微笑,直到她緩緩轉過身,看見我身後的身影,表情大變。「出去。」

「曉華姐……」王睿垂下雙眼,輕聲喚著。

「我不認識你,這裡不歡迎沒有預約的客人。」雷曉華越過我,踩著沉重地步伐走向大門,用十分冷漠地口吻對王睿說:「先生,請你出去。」

王睿無助的視線與我相交,給了他一個肯定的微笑,我對著雷曉華說:「不要這樣,王睿他只是想請妳幫忙刺青。」

「所以他是你帶來的?」雷曉華瞪大雙眼。「你忘記了嗎?他把沫晨害成什麼樣子?」

「曉華,妳不可以把沫晨生病的原因全怪給王睿。」堅定地語氣,我用著非常溫柔地口氣。「王睿有他苦衷,妳聽他說,好嗎?」

「不好。」她撇過頭。「因為我覺得他才是最應該去死的人,如果有什麼苦衷,不過也都只是報應而已。」

空氣瞬間凍結,我直視著面如鐵色的雷曉華,始終低著頭王睿,伸手抹去了淚水。

抹了抹臉上的狼狽,我伸手拉起王睿走向大門。「我還是先帶王睿回去好了!」

我想我做錯了,曉華並不會是王睿靠近沫晨的窗口。

她是座火山,而我正是將王睿推入火坑的始作俑者。

「我當然知道這是我的報應!」王睿用力甩開我的手。「對!我是做錯了,錯在我不應該被利益沖昏頭,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對他們的死不聞不問;那時候我在國外舉辦巡迴演唱會,經紀公司隱瞞了我他們出車禍的事情,就連宛怡都跟著一起騙我紀緯他們已經完成了專輯的伴奏。」

「開心回到台灣以為就能見到他們,可是為什麼迎接我的卻是這樣的消息?那時候我跪在沫晨家門口,一直跪、一直跪,她卻說什麼都不願意見我一面。」涕淚縱橫的王睿惹得我鼻頭發酸。

「你以為她還管得了你?你知不知道當時的她,根本連一絲絲的求生意志都沒有。」雷曉華雙手握拳,咬牙切齒的說。

「難道我就會比較好過?林尹是我從小穿著同一條褲子長大的兄弟、孟遠是我的心目中永遠的哥哥、紀緯是給我勇氣追夢的朋友,妳不能因為我背叛過他們就認定我的心不會痛。」王睿朝自己的胸前狠狠地拍打。「他們可以罵我、揍我、或是出專輯後狠狠消費我,但是他們不能連一聲再見都不跟我說,就一起走了啊!只剩下我一個人的音樂夢,要怎麼樣……」

我伸出雙手,緊緊擁住情緒失控的王睿,他就像是一個茫然無助的孩子,無處宣洩。

只能哭、放聲大哭。

豆大淚珠沿著雷曉華的臉頰緩緩墜落,她凝視著王睿,沉默不語。

「曾經串聯著我們的音樂,現在卻是對我的凌遲,什麼國民偶像、亞洲天團,我他媽根本不配。」

雷曉華朝我們走來,高舉雙手。「閉嘴!死屁孩,從以前到現在一點長進都沒有。」

原本以為她那一巴掌是要落在王睿的臉頰上,結果竟然是後腦杓,雷曉華像姐姐打弟弟一般,往他的後腦勺巴了下去。

「既然是活下來的人,就更應該要珍惜自己的人生,覺得對不起他們,還不好好完成你們的夢想。」雷曉華嘴角淺淺上揚的弧度落進了我眼底。「我下一個預約的客人要來了,快滾,一個大男人在這裡哭哭啼啼多噁心。」

「可是我……」王睿拉住了她的手。

「回去想好你要刺什麼圖案,再打電話來預約。」雷曉華話一說完,帥氣轉身,走進了工具室裡。

這一刻的她,正在閃閃發光。

不僅是照亮了王睿灰暗的心,更為我的世界,帶來了巨大的改變。

「對了!屁孩,刺青是很痛的!要是你痛到哭我可不管。」雷曉華猛然回過頭,揚起一抹邪笑。

這樣的她和以往很不同,這就是他們學生時期相處的模式吧!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