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割腕?」我說。

「我不只割腕,還吞過安眠藥、燒過炭。」王睿冷笑,那痛苦夾雜著諷刺的笑容,讓人頭皮發麻。「可惜我死不了,因為那些口口聲聲要我為了夢想好好活著的人,一再的把我從鬼門關裡救回來;或許打從我一開始離開Healer就要有所覺悟,這一輩子,我們都不可能再做兄弟了。」

「這些年來沫晨一直都活在車禍的陰影之中,我眼前的你也是,但其實這件事的發生都只是因為意外,跟你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說。

王睿環顧了四周,雙眼迷濛。「我在他們離開的那一晚,站上了曾經約好要一起到達的舞台,你要我怎麼原諒自己?別說再見了,我到現在連一聲對不起都沒能親口對他們說。」

「那是也是因為你有工作在身,不要再自責了。」

王睿不再說話,拿起桌面上的紙筆,緩緩地寫下了一行字。

「我只是一個,被他們用夢想綁架的,魁儡。」

「他們是指誰?」

「經紀公司的所有人,還有吳宛怡。」訪談的過程中王睿的手機不斷地響起,餘光撇見了來電的正是吳宛怡,可他卻像失聰一般,不接也不掛斷。

「這幾年來,你很孤獨吧!」輕拍他的肩膀,總覺得現在的他,就像以前的沫晨,無助的讓人心疼。

點點頭,王睿凝視著我,那一瞬間空氣彷彿凝結了。

這是他的求救訊號,然而現在唯一可以拯救他的人,並不是我。

是有著與他相同經歷的沫晨,就像曉華拯救沫晨那般,此時此刻王睿最需要的其實是沫晨。

偏偏他卻是她最恨、也最不願觸及的傷口。

哪怕從王睿的口中我已經明白他並不如沫晨口中那樣無情冷血,只是要她在短時間內去相信這麼多年來,根深蒂固的感覺其實只是一種錯覺,恐怕很困難。

我需要顧及沫晨的感覺,卻無法無視王睿棘手的情況,煩躁地輕拍了胸口,奇異的觸感,讓我靈光乍現。

「對了!曉華!」我趕緊拿出胸前口袋裡雷曉華的名片。

比起沫晨的避而不談,也許有話直說的曉華更能體諒王睿這些年來所經歷的一切。

「請問你說的曉華,是雷曉華嗎?」王睿的眼中閃過一絲欣喜。

「對。」我點頭,遞上了曉華的名片。「你需要一個通往過去的出口,雖然沫晨這邊是此路不通,但我相信只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曉華,總有一天她會帶你走向沫晨的。」

談白說,我其實一點信心也沒有。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