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情況我真是越看越不明白,王睿此刻的情形看來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但是距離死亡車禍都已經快六年了,他還有這樣的反應非常不尋常。

「他們的離開不是你的錯,你不需要感到自責。」我說。

「你根本就不懂,這一切都是我害的,我才是他媽的這世界最該死的人。」眼淚止不住,王睿就這麼跌坐在地上,哭得像個小孩一樣。

「他們的離開是因為意外,並不是因為你邀請他們擔任專輯伴奏。」蹲在他身旁,我語氣平淡,就彷彿是在說著你好一樣。

他瞪大雙眼,提高了音量。「你怎麼知道這些?吳醫師答應過我不會跟別人提起的,他還切了切結書。」

「你冷靜一點,我會知道這些事情跟吳醫師一點關係也沒有,單純是因為……」我伸手將他扶到椅子上。「我是于沫晨的主治醫師。」

那是我從未見過的表情,既震驚卻又感到絕處逢生,王睿的臉上閃過一陣狂喜,隨即又被恐懼給壟罩。

「沫晨……」他垂下頭,喃喃自語。

「我曾經試著透過沫晨的妹妹聯絡你,卻始終沒有下文。」

王睿抬起頭,與我四目相對。「她怎麼可能會告訴我,她巴不得把我蒙在骨子裡,一輩子。」

「不懂。」

「她是我最愛的人,卻眼睜睜看著我被憂鬱症纏身,甚至到了最後一刻她還在對我說謊。」王睿雙手抱頭,所有的五官全皺在一起。「我真的不知道第一次登上武道館的那一晚,紀緯他們就出了車禍、也不是故意不去見他們最後一面,是因為所有我身邊的人都隱藏了消息,沒有一天不活在自責與愧疚裡,你不知到我有多希望當初那個死亡車禍,自己也在裡面。」

他拉起袖口,深淺不一的傷痕印入我眼前。

「你割腕?」我說。

「我不只割腕,還吞過安眠藥、燒過炭。」王睿冷笑,那痛苦夾雜著諷刺的笑容,讓人頭皮發麻。「可惜我死不了,因為那些口口聲聲要我為了夢想好好活著的人,一再的把我從鬼門關裡救回來;或許打從我一開始離開Healer就要有所覺悟,這一輩子,我們都不可能再做兄弟了。」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