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醫師,今天晚上是你幫吳醫生代班對嗎?」回到醫院,負責護理師便朝我走來。

「對。」

「吳醫師一直有一個很特殊的病人,今天剛好是他回診的日子,可能要麻煩您簽一下保密切結書。」看見護理師一臉神秘的樣子,我皺起眉頭。

什麼樣的人物還敢請醫師簽切結書?

一直以來維護病人隱私都是醫師的職責不是嗎?

「他以為自己是甚麼大明星是不是!這麼不信任請他改時間等吳醫師回來不就好了。」我冷哼。

護理師對我招招手,彎腰靠近她,她用氣音對我說道:「他真的是大明星啦!」

我說,這人生啊,就是這麼奇妙。

靜靜地等待著,眼前這個戴著鴨舌帽和口罩的高挑男孩開口說話。

原本以為早在我接過他病歷時,就已經調適好自己的真實情緒了,卻還是忍不住的感到激動。

「王先生您好,我是今天代班的溫若仁醫師。」

「您好。」他脫下口罩,緩緩地抬起頭,帥氣的臉龐竟是配上了一雙毫無生氣的眼睛。

「今天是想要照拿藥就好嗎?還是有什麼不舒服的症狀呢?」看著他憔悴的神情,我知道,他生病了,而且從病歷史來看,這生病的時間,並不少於沫晨。

「我需要請你們幫我開一張證明,證明我有精神疾病。」脫下帽子,他撥了撥凌亂的頭髮,緊緊握住我的手說:「唯有這樣我才離開演藝圈,離開那個像地獄一樣的舞台。」

「開診斷書是絕對沒問題的,但是基於一個希望能替你把傷害減到最低的立場,可以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嗎?」我壓低音量,湊到他身旁。

王睿甩開我的手,身體猛然一震摔到了地面上,緊緊環住自己的雙肩,不斷地顫抖著。「是我害死他們的!我是殺人兇手!我就是踩著別人屍體往上爬的兇手!」

熟悉的話語傳入耳裡,這不是曉華下午在車上對我說過的話嗎?

難道他們見過面?

不可能啊!我們三人下午都在一起,時間點是不可能相遇的。

「你見到了什麼人,是嗎?」我小心翼翼地向他靠近。

「我會生病都是因為報應!對!是報應!是我害死紀緯他們的報應!」他歇斯底里地在診間裡大吼大叫。

現在情況我真是越看越不明白,王睿此刻的情形看來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但是距離死亡車禍都已經快六年了,他還有這樣的反應非常不尋常。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