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只氣質像王睿,就連唱歌都很相似。」身後傳來雷曉華的聲音。

「這麼說來,我得到全院人氣王,也要歸功於他了!」我笑著說。

「才不是,你會受歡迎是因為你視病如親,跟那個踩著別人屍體往上爬的傢伙才不一樣。」

透過後照鏡我看見了雷曉華憤怒的表情,于沫晨仍是靜靜地望著窗外的世界。

不意外。

每當我提起王睿時,她都是這一付充耳不聞的樣子。

餘光看見沫晨後頸微微露出的刺青,一直注意她們身上的刺青很久了,以前總認為那是一種傷害身體的事情。

可直到我認識了她們才知道,有些人、有些事,就是這麼值得被深深刻在身上,永遠永遠跟我們在一起。

「曉華,如果我說,我也想跟你們一樣,把有關巧巧的回憶刺在身上,妳會不會覺得我瘋了?」

「會,因為我永遠無法忘記你第一次見到我時,說我的刺青是一種傷害自己的行為。」她笑了。「而且你是個醫師,有刺青給人的觀感會不太好吧!」

聳聳肩,我說:「妳是不是忘了我都穿著長袍了?」

「也是。」她低下頭,翻出了包包裡的東西,遞到我身旁。「這是我的名片,歡迎你來找我。」

接過名片,我隨手將它放在胸前的口袋裡。

「歡迎收聽FM99.1好聽聯播網,我是今天的FUNFUN DJ丸子,在今天的音樂發燒星開始之前,要來先跟大家討論一個,非常驚天動地的娛樂消息。」我轉大了音量,豎起了耳朵。

「台灣首席男子天團的團長王睿,在今天早上發布了退團聲明,初估違約金將超過兩千萬,不過截至目前為止,王睿的手機都是關機的狀態,網路上歌迷發起了聯署活動,希望王睿不要因為一時衝動就退團了。」

偷偷瞄向後座兩位女孩的反應,一個面無表情、一個嗤之以鼻。

「一聽到消息的時候,丸子也是非常非震驚的,但是我想有在關注王睿的歌迷朋友可能不難看出,他最近真的是處於一個低潮期,不管是他的貼文也好、甚至是新歌作品,我相信讓他沉澱了一段時間之後,一定會再回來的。」

雷曉華一步向前越過我,關掉了廣播。「屁話!他根本就只是一個吃到甜頭就離開的傢伙而已,無論過了幾年他還是只會這一招,踩著別人往上爬,當初背叛了Healer加入偶像團體,現在有了知名度,八成是想單飛了。」

「或許他也有無法跟大家好解釋的苦衷吧!」我覺得一個事業如日中天的人,是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做出會毀壞自己前程的事情的。

「可能又有大公司要挖腳吧!你想想看違約金超過兩千萬耶!那是一個小小歌手付的出來的金額嗎?」雷曉華對於我的說法完全不以為然。

王睿之於她們兩人,就像一根刺插在心頭上,唯一不同的是曉華會喊痛,沫晨則是以為不去接受,就不會有感覺。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