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藍色的海、晴朗無雲的天、三個失去摯愛的年輕人。

「海和天看似永遠無法相擁,卻會在地平線交會。」溫醫師凝視著前方,輕聲地說。「生於死好像是兩個世界,卻會在回憶裡重逢。」

「回憶呀……」雷曉華蹲下身,撿拾著石頭。

我看見了她右肩膀上的瓶中信刺青,伸出手輕觸。

「這個瓶中信是我的新朋友,前幾天剛刺上去的。」她轉過頭來,帶著淡淡笑意。「覺得有好多話想對孟遠說,於是我把話都裝進瓶子裡了;剛好今天溫醫生帶我們來看海,這封瓶中信總算可以寄出去了。」

脫下帆布鞋,雷曉華大步跑進海裡,在陽光下綻放了最耀眼的笑容,濺起的水花灑在我和溫醫生身上,其實,我也好想跟她一起玩。

「妳快去呀!我不會介意自己車上都是沙子的。」他一眼就看穿了我的顧慮,伸出手,將我往前推。

「沫晨快來!」雷曉華走向岸邊,粗魯地替我脫去涼鞋,牽起我的手,再次奔向大海的懷抱。

一個踉蹌,我們雙雙跌進了水裡,膝蓋微疼,心頭卻輕鬆地讓我好想大哭,靜靜地坐在冰涼海水裡,沙灘上的溫醫師對我們揮揮手,又是那瞇著眼笑的笑容,像極了19歲時的王睿。

前幾天,我在電視上看見了王睿巡迴演唱會的廣告,又是日本武道館,那個他曾經答應周紀緯要一起到達的夢想殿堂,看著他越來越耀眼的身影,我常在想,如果這世界上所發生的一切都是註定好的,那為什麼老天爺要對紀緯、孟遠、林尹,那麼苛薄呢?

「算了,不要胡思亂想了。」甩甩頭,我起身朝前方的雷曉華背後潑水,全身溼透的她猛然回過身。

「害我內衣都濕了啦!妳!死!定!了!」她放聲大叫。

「哈哈哈。」

睽違已久的笑聲,伴隨著清澈的海水聲,快樂這片殘破不堪的拼圖,正被我一點一滴地找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