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無目的走在沒有盡頭的長廊,我單薄的身體裡彷彿有股力量正在緩緩消逝。

這個時間應該是不會有人的,不遠處卻隱約有人朝我走來,挺起胸躺,我繼續往前走。

「沫晨?」

那道讓我魂牽夢縈的聲音傳來,不用思考,他就是周紀緯。

「我只是想來看看,妳過得好不好。」他稚嫩的臉上蒙上了一層灰。

淚水淹沒了我的眼眶,顫抖地雙手握不住他。「不好……」

周紀緯垂下眼。「我是真的很想陪著妳,在妳無助時、在妳失控時、在每一個妳需要我的時候,可是沫晨,唯有我的消失妳才能真的走出過去。」

「我不要,我現在就去告訴溫醫師你回來了好不好?我不想痊癒,、我不要走出過去了,除了你,我什麼都不要!」雙腳猛然跪地,我要用痛處來證明此刻周紀緯的存在。

「就想以前那樣,我們躲在這個小小世界裡好不好?」使勁地抹去奔騰淚水,因為我好害怕下一秒周紀緯就會消失。

他蹲在我身旁,搖頭語氣很溫柔。「沫晨,這一次我真的要走了,我知道妳的心很痛,我也一樣;一直以來我都是為了保護妳才會出現這世界的,而現在的妳,已經不需要我了。」

「我需要!」

「妳不需要的,其實妳知道我並不是紀緯對吧!」他抬起頭,嘴角揚起了淺淺地微笑。「我是五年前勇敢的妳,我只是想讓心碎的妳能好好的活下去。」

胸口劇烈的疼痛讓我呼吸困難,抓緊衣領,挨著牆壁不斷地顫抖。「騙人……」

「還記得以前的妳總是對我說著過去和怨懟,而我卻老是要妳去相信溫醫師的專業嗎?」

「記得。」

「妳就是我、我就是妳,在淺意識裡我們都是想要好起來的,就像妳選擇相信溫醫師說的,這五年來紀緯一直都不在。」

站在眼前的周紀緯漸漸地與五年前的我重疊,那兩張同樣稚嫩的臉龐離我好近,卻又是如此的遙遠,我伸出手,將「他們」擁入懷中。

那雙原本該是透明澄淨的眼睛,蒙上了一層深不見底的陰霾;應該要綻放笑靨的臉龐,也被不安和恐懼給壟罩。

「對不起……是我沒有好好照顧妳。」我緊緊擁著懷中那狼狽不堪的自己,眼淚奔流不息。「把妳搞成現在這個鬼樣子……」

舉起手腕,清晰可見的傷疤在黑夜裡,只有怵目驚心可以形容。

懷中的身影抬起頭,噙著淚,他只是不斷地搖搖頭。

「這次是真的要離開我了嗎?」模糊地視線,我已非不清楚此刻在眼前的人影。

究竟是我,還是周紀緯。

「放下我,勇敢走出那些痛苦的回憶,好嗎?」

「我不要……」

「沫晨,看著我。」周紀緯伸出手,溫柔地拭去我臉上豆大的淚珠。「既然我們說了再見,就一定會再相見的,所以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給妳一個任務。」

我凝視著他含情脈脈的雙眼。「什麼任務?」

「配合醫生乖乖吃藥,讓自己好起來,再代替我好好的照顧妳。」

「好,我答應你。」

周紀緯滿意的笑了。「那我們打勾勾。」

「打勾勾。」我伸出顫抖地手,用盡全力勾住他的食指。

答應要好好照顧自己,卻仍是捨不得放開手。

「我們都不要哭,就笑著說再見,好嗎?」

感受到他逐漸散去的氣息,我的眼淚再次傾瀉而出。「這好難。」

「那我考妳,迪士尼的辛巴姓什麼?」他的嘴角掛上微微笑意。

「幹麼問這個啦!」
「答案是……姓王,因為獅子王辛巴。」

「白痴喔!」笑話很白痴,卻成功讓我笑了。

發自內心,暌違五年的笑容。

「笑起來很漂亮嘛!記得喔!以後要多笑。」周紀緯舉起手,輕輕地揮動。「我愛妳,再見。」

揚起嘴角,我緩緩地舉起手。「我也愛你,再見。」

看著周紀緯的臉孔再度與五年前的我交疊,臉上陰霾漸漸散去,像是獲得特赦一般,我的心不再糾結。

「再見!再見!周紀緯再見!五年前的于沫晨再見!我們一定要再見喔!」我對著他們的背影揮手吶喊著。

他們轉過身。「會的!說了再見就一定會再見的!」

此刻的我才知道,笑著說再見,其實不難。

放下過去,昂首未來。

我知道自己不會再是一個人孤軍奮戰。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