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遠穿西裝果然很好看。」雷曉華輕輕翻閱著我手中的相本,輕聲地說:「曾經我們約定好,等他一滿20歲就要結婚。」

可是他卻在20歲那年離開了。」這句話我並沒有寫出來,而是放在心底,最深處的嘆息。

抽出孟遠的獨照,小心翼翼地放在她的掌心,偏著頭望向窗外。

又下雨了呢。

「兩位美女,醫師巡房。」穿著便服的溫醫師帶著陽光般的笑容走了進來,跟在他身後的正是外科醫師。

「復原狀況很好喔!」外科醫生看向我身旁的溫醫師。「可以將沫晨轉回你們慢性精神病房了。」

「好的,謝謝。」

溫醫師摸了摸我的頭。「恭喜妳,可以學吉他了。」

「是請老師到醫院來教沫晨嗎?」雷曉華興奮地說。

「不。」搖搖頭,溫醫師臉上出現了一道意義不明的笑容。「以後妳每個月都有七天的外出假,妳媽媽已經替妳找好家教老師了。」

「太好了,這樣我也可以帶她到處走走了對吧?」雷曉華拍手歡呼。

可是我的心,不曉得怎麼了,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面無表情地望著病房裡每一個微笑的面孔,我怎麼就笑出不來呢?

雷曉華因為工作先離開了,偌大的病房裡只剩下我跟站在窗邊的溫醫師,我猜他是在值完夜班後就直接來了,連腳上的皮鞋都還沒換下來呢!

他有著與王睿相仿的氣質,卻沒有王睿的自信與傲氣,溫醫師就跟他的姓氏一樣,是個非常溫暖的人。

然而外頭下著綿綿細雨天空是灰色的,今天溫醫師的背影看起來,也是灰色的。

我掀開被單,緩緩走向他,與他肩並著肩,望向這場好似永遠都不會停的雨。

「想聽我說一個故事嗎?」

我點點頭。

「所有人都說我對妳特別好,妳有這樣的感覺嗎?」他轉向我,面無表情地說。

不明白他說為什麼要這麼說,我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

他看著我的反應,失笑。「因為妳很像一個人,一個在我心裡,無法取代的人。」

我隨手撥了一下瀏海,再次靠近他,等待著他接下來的故事。

「她叫于巧巧,是我還在當實習醫師時認識的女孩,她很開朗、很勇敢、也很愛我,可惜我跟妳一樣擁有相同的故事。」溫醫師捏了一下鼻頭,繼續道:「就是親眼看著最愛的人離開。」

我詫異地瞪大雙眼。

「我明明是個醫生,卻救不了最愛的人,巧巧離開後我消極了好一陣子,直到有一天我在急診室看見了一個搖搖欲墜的瘦小身軀,她無助地蹲坐在地上,那一刻我才頓悟到,身為一個醫生,不該是一直停在原地自怨自艾,而是要去救人。」

溫醫師的話讓我想起了紀緯出事的那個夜晚……在急診室外頭,就是溫醫生救了我。

「我永遠都記得妳倒在我懷裡,卻說了一句『不要救我。』其實那時候我很生氣,巧巧是多麼努力地想要活下去卻沒辦法,而妳在倖存之後竟然一心求死。」他的語氣很平淡,緊皺的眉頭卻像是在無聲地責怪我一樣。

沒有回應他,我將頭輕輕地靠上窗戶。

「我們是彼此的初戀,卻談了場從一開始就在倒數分離的戀愛,我常常在想,如果一開始我們都不要愛上對方,是不是道別的時候就不會這麼痛了呢?」

轉身拿過筆記本,我咬開筆蓋寫下。「至少你可以知道她一定會離開,並且在還能擁抱她的時候用力對她好,不是嗎?不像我和紀緯連一句好好的再見,都沒能說。

溫醫師拍了拍我的肩膀。「巧巧曾經跟我說過,先離開的人是因為完成了這一生該做的功課,而我們留下來的人,一定是因為有更重要的是還沒做,所以不可以偷懶,要好好的過日子,只要繳完功課就會見到她了。」

麻煩,只要死了就可以見到他們了好嗎。」這句話招來溫醫生一計白眼,並非真心,我只是想開個玩笑罷了。

顯然的他沒有感受到這虛無的幽默感,拉起我的手,嚴肅地說:「自殺的人只會陷入無限輪迴,直到陽壽以盡。」

撥開他的手,我聳聳肩。「隨便說說的,我不會在自殺了。」

「只要好好過日子,就一定會再遇見周紀緯的。」

不要講得跟,好好吃藥就一定能控制病情一樣簡單。」

看著我的筆記本,溫醫師笑出了聲。「至少我就是因為這個性念,撐過這五年的。」

凝視著他微笑的側臉,我突然想念起周紀緯。

我,真的能再遇見他嗎?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