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晨妳看!這是我最新學會的歌,節奏超難的。」雷曉華幾乎天天來找我報到,分享著她的生活,還有給我滿滿的關懷。

孟遠要是知道他最愛的事情,能支撐著最愛的人走下去,一定會感到很幸福的。」我翻開筆記本,寫下了這行字,遞到她面前。

她對我說話,我寫字回答,已經成為我們之間的默契。

「妳也可以啊!我記得紀緯教過妳彈吉他。」

回憶一幕幕在我的眼前播放,在學校的頂樓,我們緊緊依偎著,他溫柔地教我怎麼刷弦。

脫下長日的假面/奔向夢幻的疆界 
南瓜馬車的午夜/換上童話的玻璃鞋
讓我享受這感覺/我是孤傲的薔薇 
讓我品嚐這滋味/紛亂世界的不瞭解
。」

「這是五月天的擁抱!」我說。

「對,這是初學者必學的歌曲。」微風吹過我們兩相戀的夏天。

那首擁抱我來不及學完,周紀緯的夢想也沒能長大。

我們在那一晚分別,是生離也是死別。

 

哪一個人/愛我/將我的手/緊握
抱緊我/吻我/喔/愛/別走

不遠處傳來低啞地歌聲,我回過神來,跟著雷曉華一起走向歌聲的源頭。

穿著便服的溫醫師坐在大廳,手中的木吉他像是被施展了魔法一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病友們圍著他席地而坐。

「坦白說我一開始很不喜歡溫醫生,總覺得他某個時候,很像王睿,妳說是不是?」這麼一說,倒是真的有像,尤其是此刻他輕輕閉上眼哼唱的樣子。

這份熟悉感,或許就是我一從開始就不排斥他的原因吧!

奇怪了!明明恨透了王睿,卻對與他感覺相似的溫醫生感到信任。

輕輕點頭,我不自在地拉了拉雷曉華的手,她猛然轉過頭。「怎麼了?」

遲疑了一會,我牽起她的手。

承認自己需要依靠,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揚起淺淺地微笑,我靠上了雷曉華的肩頭。

音樂結束了,人潮逐漸散去,溫醫師笑著接下了其他護理人員的愛慕眼光。

然後他的視線,卻落在我身上。

急忙撇開眼,從我又割腕那天之後,他對我依舊關心,卻已不見過往的溫柔。

他還在生我的氣嗎?

該生氣的是我吧?他假裝相信紀緯的存在,卻讓我吃了所謂的乖乖藥。

「要去找溫醫師嗎?」雷曉華說。

搖頭,趕緊拉著她走向病房,回到病床上,我將被子拉過頭頂,緊緊地包裹著自己。

「妳在生他的氣,是嗎?」雷曉華輕拍著我的背。「他真的很關心妳,當初我找到溫醫師時,他擔心妳見到我會想起過去那些痛苦的回憶,所以要我等,等妳情況穩定時在出現;雖然我不知道紀緯是否真的還陪在妳身邊,但是我想,溫醫師不是一個會為了要讓妳更快好起來,就逼著妳接受一切的人。」

我沒有回應,只是思索著這段話裡的意思。

溫醫師確實和其他人不同,以前的醫師們總要我回朔那段車禍時的記憶,鑿開心底的傷,企圖讓這一切成為開放性傷口,會癒合的更快。

可是他,從來不會這麼做。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