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晨!」林尹興奮地衝下台,漾著燦爛的笑容朝我狂奔而來。「我們表現得怎樣?」

豎起雙手的大拇指,我說:「超棒!完全超越過去的Healer了!」

「妳可不要因為主唱換成了妳老公就這麼浮誇啊!哈哈哈!」孟遠笑著拿出口袋裡的香菸,最近的他越來越愛笑了。

周紀緯沒有說話,只是笑著將我摟進懷裡。

看著他們臉上滿足且自信的笑容,我相信他們已經完全走出王睿帶來的挫折了。

穩健的台風和熟練的演奏技巧深受評審親賴,出道發片的日子,就在眼前了。

孟遠將車子停在路邊,望著手機,緩緩地回過頭。「是王睿打來的。」

「掛掉啊!」林尹冷哼,不以為然地繼續滑著手機。

我和周紀緯面面相覷,手機鈴聲響起又結束,就這麼來來回回了好幾次。

「會不會是有什麼急事?」我說。

「有急事找我們也沒用啊!他現在可是一線歌手耶!」周紀緯一把搶過孟遠的手機,面無表情地說道。

看出了孟遠心中的遲疑與擔憂,就算王睿在過分,他們始終是一路打拼過來的兄弟。

「不然就讓我來接吧!畢竟我是經紀人嘛!」

給了孟遠一個釋然的笑容,我按下了通話鍵。

「要他們幫你錄製專輯有什麼好處?」

「我剛剛看到他們比賽的live了真的很棒,我只是想,也許可以趁著我的新專輯,增加他們的曝光度。」電話那端熟悉又陌生的聲音響起。「給我一個賠罪的機會,拜託。」

思考了一會,我將決定權交到他們手中。

 

而事實證明了一件事,

男生之間的友誼就算曾支離破碎,也能在一聲道歉之後,赴湯蹈火。

整條高速公路幾乎沒有車,距離跟王睿約定的時間眼看只剩下20分鐘,孟遠油門一踩,就連繫著安全帶的我都感覺到急速衝擊的力道。

「幹!你開慢一點啦!」周紀緯大喊。

「對啊!你以為你在拍完命關頭喔!」林尹收起手機,朝孟遠的後腦勺重重一擊。

一路上的嘻鬧聲不斷,大夥都很興奮,也都在心裡偷偷地期待著再次與王睿合作。

彷彿過去那些無憂無慮勇敢逐夢的男孩們都回來了。

他輕輕地拉起我的手,在刺青處留下一吻。「一路走來,謝謝有妳一直支持著我們,我真的好愛妳。」

「我也是。」

後方突然傳來一道刺眼的光線,我瞇起眼,下一秒天旋地轉。

尖叫聲響起,我緊緊握住周紀緯的手,一手用力掰開門鎖。

車翻了,眼看著車頭傳來的火光,孟遠和林尹就這在那瞬間失去氣息,周紀緯放開了我的手,用盡全身的力氣將我往車外一推。

「沫晨!快逃!」那是一股超乎常人的力道,周紀緯放聲大吼。

「不要!」跳躍起身,我緊掐著自己的脖子,發不出聲音。

純白色的牆壁、除了床鋪以外,空無一物的房間。

淚流滿面的我呆坐在床上,接受著四周傳來的異樣眼光。

「妳怎麼又做惡夢啦!」隔壁床的女孩走向我,輕拍著我的背。「我之前也常常這樣,可是妳不用害怕,這表示妳快好了。」

直接忽略她,我收尋著周紀緯的身影,以前只要我做惡夢,他就一定會出現的。

為什麼?

他最近都不再出現了?

「我之前有吃一個乖乖藥,醫生說我只要乖乖吃,心裡那個壞姐姐就不會再跑出來罵我了喔!雖然我常常夢到以前可怕的事情,可是我知道只要我學會勇敢,壞姊姊就會從我的世界消失了。」那個女孩自顧自地說著。

從我的世界消失、乖乖藥、只要乖乖吃,心裡那個壞姐姐就不會再跑出來。

我的心頭一涼,這世界始終沒有人相信周紀緯的存在。

溫醫師也覺得我有病,給我吃了乖乖藥對吧!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