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直性精神分裂併發失語症。」

偌大的會議廳裡,醫師們凝視著投影機前一臉嚴肅溫若仁。

「個案于沫晨因為聽見護理人員的對話,進而拒吃藥品,導致診斷上的錯誤與困難,相關人員疏失已交由醫糾小組進行調查與懲戒。」溫若仁重重嘆了一口氣。「本人在此也請主任處分,若是我再謹慎一點就不會延誤了她整整五年。」

主任輕拍了他的肩膀。「這不是你的錯,于沫晨的表現一直很穩定,情感失能的症狀的確很容易被診斷為憂鬱症,重要的是現在你已經找到治療的方法了對吧?」

「是。」

「你對病患的用心我們都有看到,于沫晨也確實是在你的治療之下,開始接受復健了。」

關上厚重的大門,溫若仁沮喪地垂下雙肩,一直以來對於于沫晨的疑惑總算解開了,可惜他的心情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當她已經習慣跟幻想出來的人格相處時,想要痊癒,勢必要經過一段更加痛苦的分離。

而那樣的疼痛與煎熬,絕對不亞於五年前的生離死別。

于沫晨悄悄的從後方走來,輕點了他的背。

「謝謝醫生,我有發現那顆藥不見了。」她遞上了紙條。

溫若仁微笑接過,收起自己真實的情緒,說道:「這樣算是我們的第一步的信任了對吧?」

于沫晨點點頭。

「太好了!復原的路或許會很難走,但是我相信妳一定可以的。」

「紀緯要我轉告你,你是他見過最好的醫生。」于沫晨清秀的字跡映入溫若仁眼底,一股心疼隱隱的發酵著。

「幫我告訴紀緯,他不只選女朋友的眼光很好,就連看人的眼光也是一等一的呢!」

這番話逗得她好開心,只可惜因為太久沒有露出笑容的關係,她的臉部表情看起來有些怪異。

「妳應該要多笑的,才不像現在一樣,對我露出這種讓人心底發寒的笑容。」溫若仁笑著摸了摸于沫晨的頭,便離開了。

「難道是近視了嗎?」于沫晨用力揉了揉眼睛,最近的她老是看不清楚周紀緯的臉,嘟起嘴。「你最近為什麼越來越少時間來找我?」

「我有點不太舒服。」周紀緯寵溺地揉亂了她的頭髮。

「明明是鬼了,哪裡來的不舒服。」這畫面想著想著,于沫晨竟然笑了出來。「你看我笑起來真的很怪嗎?」

「妳永遠都是最美的。」周紀緯的語氣堅定。

偷偷翻了一個白眼,于沫晨輕笑。「油嘴滑舌。」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