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沫晨趴在桌上,緊閉雙眼專心的聆聽著耳機裡傳來的吉他伴奏聲,手指還俏皮的敲了敲桌面。

微風輕輕吹拂過她絕美的側臉,時間帶著了很多東西,卻唯獨把她的美麗留下來了,歷經滄桑的她,更顯孤傲高冷。

隔著半透明窗,吳宛怡面無表情地望著她,輕聲道:「沫晨她看起來似乎比以前好多了。」

「嗯,我們很樂見她這樣的進步。」溫若仁走道吳婉怡身後。「有件事說來失禮,但是我想站在醫生的立場,還是要告知您。」

「請說。」

「經過這段期間的復健活動,我們發現了沫晨的個人內在心理衝突,可能是來自於王睿和她自己。」

吳宛怡雙肩猛然顫抖了一下,她緩緩轉過身來,「她不是因為那場死亡車禍而產生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嗎?」

「發病的原因有很多可能,而真正影響著她,甚至是惡化病情的,是來自於她心裡的愧疚感與怨懟。」溫若仁替吳宛怡倒了一杯溫開水,貼心的拉了張椅子,要她坐下。

「沫晨認為不是她執意的把成員找回來,那麼大家都不會去台北參加比賽,要不是王睿希望團員可以為他的新專輯擔任配樂,那麼也就不會因為疲勞駕駛而發生意外。」溫若仁從抽屜裡拿出剪貼過的報紙。「團員們離世的那天,王睿卻站上了周紀緯所夢想的武道館,開了第一場海外演唱會。」

吳宛怡接過溫若仁手中的筆記本低頭不語。

「這本筆記本是我們在會談時,沫晨給我看的,她似乎想故意去遺忘這些記憶,但是這對她的病情並沒有幫助,也許,等沫晨情況穩定一些之後,我會對她提起,也希望她勇敢去接受真相。」

「所以你要我怎麼做?」

「我想請妳把王睿找來。」

「很抱歉,這我做不到。」吳宛怡猛然站起來,便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

溫若仁望著她離去的身影,重重嘆了口氣。「妳還是,愛他勝過自己的姐姐吧!」

于沫晨是一個配合且聽話的病人,她按時吃藥、接受治療,除了她還是會偷偷把藥丸丟進自己衣服裡。

「她最近復健狀況如何呢?」溫若仁走進職能室裡。

「很好,尤其是她的手藝,等她情況在更穩定時,我會把她轉到做手工藝品的部門,讓她為將來就職做準備。」職能師笑著在溫若仁面前展示了于沫辰的作品,栩栩如生的紙雕,讓人驚豔。

「那音樂治療的方面呢?」

「我們有照你著的醫囑,播放了Healer的音樂,她的情緒反應也是很平穩的。」

溫若仁滿意地點了點頭,他輕拍職能師的肩膀。「謝啦!果然找你是對的。」

就在他準備轉身離開時,職能師拉這了他的手臂。「你有沒有發現沫晨會自言自語呢?」

溫若仁停下腳步,緊皺著眉頭。「我之間懷疑過,可是調閱了監視器,她除了偶爾會比劃一些動作,並沒有出現對話的樣子。」

「那你多觀察看看,因為她最近這樣的頻率滿高的。」

「好。」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