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念在兄弟一場他們也不會疲勞駕駛,而王睿竟然在兄弟出意外時,若無其事地出國開演唱會,Healer死的根本不值得。」護理師再也壓抑不住心理激動的情緒哭了出來。

溫若仁伸手輕拍了她的肩膀,眉頭皺越來越緊,五年過去了,這樣的負面情緒仍就可以牽動著一個粉絲,那麼和Healer最親的于沫辰,又是怎麼熬過這樣日子的呢?

溫若仁的眼前一面模糊,直到雙頰感受到了冰冷的觸感,似曾相似的酸楚襲上心頭,他痛苦地蹲下身。

「我知道被留下來的你一定很痛很痛,可是沒能跟你一起到白頭,才是我最放不下的事。」一道熟悉的女聲響起。

溫若仁環抱著自己,靠上玻璃牆。「巧巧……巧巧……」

護理師見溫若仁失控的反應,溫柔地帶上門,這麼多年來他總是堅強的不讓人擔心,此時給他一個發洩的空間,才是最好的。

站在頭外于沫晨輕敲了玻璃,溫若仁匆忙的抹去淚水。

她拿出口袋裡的筆記本,寫了一行字,貼在玻璃上。

「不要哭,你哭起來很醜。」

溫若仁一字一字唸出紙條上的話,最後露出了深深的笑容,他打開門走向于沫晨。「謝謝妳的安慰喔!我應該可以把妳的這句話,當作是對我這個主治醫師的友善溝通對吧!」溫若仁笑著摸摸于沫晨的頭,就在兩人擦身而過時,他笑著說。「雖然哭起來是真的很醜,不過哭完的覺得很爽,妳有空試試看。」

于沫晨望著溫若仁漸漸走遠的身影,揮揮手。

「我覺得溫醫生是一個很好的人。」周紀瑋攬住于沫晨的腰,帶著淺淺的微笑。

「他是一個很好的醫生,你又不認識他,為人的部分就算了吧!。」于沫晨冷哼了一聲,伸了個懶腰。「怎麼改不了太容易相信別人的習慣呢!忘了王睿給的教訓了嗎?」

「妳又來了,會談時從來不肯跟醫師說,只會對著我拼命說。」

于沫晨聳聳肩,不再回應。

身旁病友拖著緩慢的步伐,眼神失焦身體晃呀晃的,有些人則是對著空氣喋喋不休,于沫晨環顧四周的一切緊皺著眉頭。

「我根本就沒有病,卻一直被關在這裡。」她哀怨的牽起周紀緯,走向圖書室。

她的情況穩定已經獲得醫生的自由行動許可,可以在護士的帶領下,去到病房外的圖書室,她喜歡在那裡用電腦,最近老是往那裡去。

「沫晨早安!」護理師看見坐在電腦前的她,開心的湊上前去,正巧電腦裡放映的是Healer當初的表演影片。

護理師拉了張椅子,隔著一段自在的距離,和沫晨一起欣賞著,她輕輕地說。「妳知道嗎我也很喜歡Healer喔!我最喜歡林尹,還為了他去學貝斯。」

于沫晨驚喜的瞪大雙眼,雖然反應很不明顯,卻也著實的落入護理師眼裡了,她從口袋裡拿出筆記本,輕輕地寫下。「妳也想他們嗎?」

護理師的鼻頭微酸,點點頭說道。「很想,如果他們還在,現在應該紅透半邊天了。」

于沫晨收回視線,靠上周紀緯的肩頭,在心裡對著他說。「那個花心的林尹要是知道護理師那麼喜歡他,不知道又要多臭屁自己的魅力了。」

「大概屁股翹到天上了吧!」周紀緯笑說。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