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坐在馬路旁,我拿出包包裡的錄影機,影片裡的王睿一邊吃薯條一邊對我說著超無聊的冷笑話,雖然很無奈,我卻仍配合的假笑了幾聲。

這一切都彷彿在昨天,畫面裡的主角,卻已經翻臉不認人。

「沫晨,我們談談好嗎?」吳宛怡從裡頭走了出來。

「我不知道該跟妳談些什麼。」

「我不是故意隱瞞妳我跟王睿交往的事情,可是他不希望我們的感情曝光,所以我只能連妳都隱瞞了。」

抬起頭,我凝視著吳宛怡的側臉。「妳知道我在乎的不是這個。」

「妳也愛著有明星夢的男孩,妳會懂我的對吧?換作是妳,也會希望紀緯順利出道的,對吧?」

我冷哼了一聲。「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我絕對不會做出跟妳一樣的決定。」
「妳會。」
「我不會。」起身,我逼近吳宛怡。「這一輩子我都不會鼓勵周紀緯,踩著別人的夢想往上爬。」

撥開吳宛怡,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那是因為機會沒有找上妳們,不要說得自己有多偉大,機會本來就是靠自己爭取的。」吳宛怡大吼。

停下腳步,我直視前方,用著不大也不小的音量。「那妳可以自己去問問經紀公司,王睿的那張合約,是不是周紀緯不要的。」
從那天之後,我們在也沒有見過王睿和吳宛怡,吳宛怡只留下一封給她爸爸,因為害怕變成親朋好友的笑柄,他爸爸也騙著所有人,她出國念書了。
比賽的最終因為王睿私自簽下經紀約,連帶的讓Healer被取消資格。

「如果王睿沒有那麼自私,現在那一百萬和唱片約就是我們的了。」周紀緯盯著電視牆上得到第一名的樂團文宣,落寞地垂下眼。

王睿離開後,Healer解散了,孟遠回到補習班當個認真的好學生、周紀緯已經很久沒碰吉他、林尹除了把妹,好像也沒別的事情可以做。

而我呢?

為他們設了一個粉絲專頁,將過去的影片放上去讓曾經也深愛著他們的女孩,有一個可以懷念過往時光的地方。

或許王睿沒有錯,他只是比我們更早學會了大人世界的殘忍、或許吳宛怡也沒有錯,她只是愛王睿勝過於我這個姐姐還有自己的良心。

護理站裡,溫若仁一陣唏噓輕輕的闔上相簿,他對著護理師說。「原來妳是他們的粉絲。」

護理師點點頭。「所以你知道為什麼于沫晨會那麼恨吳宛怡了吧!」

「可是他們發生車禍,嚴格說起來也跟王睿和吳宛怡沒關係不是嗎?」

「當然有關係,其實天他們已經比完賽準備要回台中了,卻是因為王睿臨時拜託他們替他的新專輯擔任樂師,才又開夜車折返回去的。」事隔多年,曾是粉絲的護理師仍是憤恨不平。

「若不是念在兄弟一場他們也不會疲勞駕駛,而王睿竟然在兄弟出意外時,若無其事地出國開演唱會,Healer死的根本不值得。」護理師再也壓抑不住心理激動的情緒哭了出來。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