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張考卷,而上頭滿滿的選擇題,沒有標準答案,就像機會跟命運,只有向前與懊悔。

很顯然的,此刻站我面前的吳宛怡,選擇了一條終將走向懊悔的道路上。

而這一切,都為了那個她瘋狂愛戀的男人,王睿。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這麼做?」冷著一張臉,我的雙手不停顫抖。

「妳為什麼偷翻我的抽屜?」吳宛怡一把搶過我手中的資料。

試著靠深呼吸來調節自己的情緒,可是我做不到,心中滿滿的疑問和憤怒,我使勁掐緊她的雙肩。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妳會有王睿的經紀約?為什麼上面只有王睿的名字?」

吳宛怡低頭不語,微微傳來的啜泣聲蔓延在空氣中。

「吳宛怡你他媽給我說話!」我用力一推,碰的一聲,她不偏不移的撞上牆壁。

「對不起……」

「妳在對不起什麼!告訴我妳跟王睿到底什麼關係!還有為什麼王睿會有PUE的合約?」一步一步的逼近她,恐懼將我的理智吞噬。

「我跟王睿在、在交、往。」狼狽的抹去臉上的淚水和鼻水,吳宛怡環抱雙臂,沿著牆角緩緩跪下。「經紀公司很看好王睿,所以……」

「所以他就拋棄兄弟,簽了那份合約是嗎?」我說。

「阿睿他是想,如果可以先進演藝圈,那麼就可以帶著團員一起出道了。」

「妳以為我會被騙嗎?」用力抬起吳宛怡的下巴,逼著她直視我的雙眼。「那張合約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王睿要加入的,是PUE全新男子團體,而團體名單裡根本沒有紀緯他們的名字。」

「也許他紅了就可以帶……」

「帶妳媽!」在也忍不住怒氣的我朝她搧了一個大耳光,鮮紅掌印清晰的嚇人。「如果不是我先發現,妳什麼時候才要告訴我?王睿又要演戲演到什麼時候?」

桌面上吳宛怡的手機鈴聲響起,來電顯示是王睿,我遲疑了幾秒按下擴音鍵。

「宛怡,我剛剛去幫妳領休學通知書了,晚一點我們老地方見喔!」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內容,我瞪大雙眼。

拿起手機,我說。「為什麼我妹妹要休學,做姐姐的會不知道?」

話筒那邊傳來的是一陣沉默,吳宛怡挫敗的伸出手被我推開了。

「王睿,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解釋什麼。」

「沫晨?」他的聲音顫抖著。

「不要叫的那麼親切,我覺得很噁心。」我用著像是要捏碎手機的力道,咬牙切齒。「很不巧的,吳宛怡是我妹妹,我已經知道你跟PUE簽約的事情了,在你們到老地方之前,我們先見個面吧!」

同一間經紀公司、同一個經紀人,周紀緯和王睿卻做了不同的選擇。

林尹坐在地上沉默著不發一語、孟遠直勾勾的望著王睿、周紀緯背對著大家凝視窗外的傾盆大雨,沒有人說話,沒有人知道該說些什麼話。

我收拾了桌面上屬於王睿的東西,整齊的放進紙箱裡。「你檢查一下,有沒有漏掉什麼東西。」

王睿緩緩抬起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般無助。「其實我……」

「給我一個理由。」孟遠猛然起身,伸手揪起王睿的衣領。「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的理由。」

吳宛怡箭步衝向前,擋在他們之間。「是我叫他這麼做的!都是我的錯!」

「妳以為妳是誰?就憑妳,改變的了那傢伙心中所想的事情?」林尹開口,滿滿的嘲諷。

「王睿我在跟你說話,回答我!」孟遠拿起身旁的譜架,狠狠朝王睿身上砸了上去。

譜架就這樣不偏不移的打在王睿和吳宛怡的身上,她慘叫一聲,再也忍不住心裡的恐懼大哭了起來。

「因為我想紅!」王睿將吳宛怡護在懷裡,對著我們咆嘯。「因為我想要把握這個上天掉下來的機會。」

「當初因為認同你對音樂的執著,所以我毅然決然地休學跟你組團,現在丟下我們說走就走,你對得起我們嗎?」

孟遠的話惹的我一陣鼻酸,過往那些在火車站前唱歌籌錢的畫面閃過,明明大家的感情就是那麼真切,對未來也許不能一步登天,但也絕對是在不遠處,不是嗎?

「現實本來就是殘酷的。」王睿撇開眼,冷漠的表情實在傷人。

林尹握緊了拳頭,舉手重槌牆壁。「幹你娘的兄弟!我操!」

牆上的照片受不了突如其來的重擊,全掉了下來,我轉過頭看著周紀緯的背影。

他依然望著窗外的大雨。

許久,周紀緯面無表情地緩緩轉過身。「也許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答應你要加入Healer。」眼角隱隱藏著淚水。「那我現在也就不會那麼難過了。」

雖然與他們很親近,可我怎麼說也都不是當事人,轉身帶上門,他們需要的是只有他們的空間。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