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結束後,Healer儼然成為網路上最火紅的樂團,在結果公佈前經紀公司的人卻先來了。

「我們總經理非常看好你,打算把你簽下來當藝人。」西裝筆挺的男子坐在我們面前,神態自若地點了根菸。

「那我的團員呢?」周紀緯皺起眉頭,擋下了他的打火機。「其他人也會一起簽嗎?」

男子瞥了我們一眼,搖搖頭。「沒有,我們只打算簽下你一個人。」

「那我不簽。」不需考慮,周紀緯立刻給了他一個堅定地回答。

「我很肯定你的義氣,可是你要知道這個圈子的入門票有多難拿,況且整個團裡就屬你最有明星特質,可別為了無謂的感情拋棄了大好前途。」

討厭這傢伙囂張的樣子,緊緊握住周紀緯的手,他心裡想的也跟我一樣吧!

「說好要一起實現的夢想就一定會完成,謝謝您的賞識,不過我是不會拋下他們的。」

男子點頭,緩緩從襯衫口袋裡拿出一張名片。「還是請你在好好考慮一下,下星期五之前給我答案就好。」

目送著他離去的身影,才剛走出店門口卻又折返回來。「你很有情有義,但不代表每個人都是這樣想的,這世界很殘酷,多為自己想。」

我和周紀緯對看了一眼,禮貌的對他點了個頭,他不再說話,只是留下了意味深遠的笑容。

「妳會覺得我不簽約很笨嗎?」回到家,周紀緯躺在我的腳上,嘟著嘴滿臉心事。

「不會,我反而覺得你的回答帥爆了。」

「也許我這次拒絕了他,就永遠別想再簽進PU這間公司,但是我相信以Healer的實力,絕對會有被看見的一天。」

低下身,我在他額間落下一吻。「絕對可以的。」

就像是一場夢一樣,我們的日子終歸於平靜,等待比賽結果出爐之前,依然努力的練團、依然認真的談戀愛。

而唯一不同的,是吳宛怡。

比賽結束之後她總是迴避我的目光,每當我提起Healer時,她就會立刻轉移話題。

「妳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推開房門,我對著她說。

吳宛怡像是受到什麼刺激一樣,手中的資料全掉到地面上,她急忙蹲下身,卻因為雙手不停顫抖而抓不住紙張。

「反應很誇張耶妳!我幫妳撿啦!」我小跑步到她面前。

「不要過來!」她大叫。

愣在原地,我緊皺著眉頭,一股不安感從心底冒出頭。

「怎麼了?」我聽話的停下腳步,卻有一種預感,她手中的那疊資料,絕對是有問題的。

吳宛怡收整好紙張,揚起淡淡笑容。「對不起嚇到妳了,我這陣子只是心情不好,跟Healer的比賽沒關係,妳別想太多喔!」

緩緩走向她,我說:「我什麼都還沒說,妳怎麼知道我要問什麼?」

「因、因為、我們是姊妹嘛!」她撇過頭,非常刻意的閃避了我的目光。

輕嘆口氣,我旋過身一步一步的朝門外走去。「好吧!那等妳想跟我說再找我吧!晚飯好了出來吃吧!」

「沫晨!」

「嗯?」

我們視線交錯,一個疑惑、一個心驚。

「對不起。」吳宛怡沒頭沒尾留下了一句話,便重重的關起房門。

巨大聲響引來我媽的注意。,她拿著鍋鏟走了出來,一臉困惑。

「別理她,可能是月經來又再鬧脾氣了!」而我則是回應無奈表情和聳肩。

天知道後來的我有多希望吳宛怡的反常行為,真的只是因為月經來鬧脾氣。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