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們坐在休息室裡,討論著最新的醫療報告。

「若仁,于沫晨是不是要轉到慢性病房了?」其中一個醫師說。

溫若仁輕推眼鏡,低聲道。「對,她最近情況有進步,估計下個月轉三病房。」

「聽說她不能說話的原因跟生理沒關係?」

「嗯。」溫若仁拿起桌上的期刊。「我最近在想,她可能有另一種症狀,這幾天會先幫她安排診斷。」

「真的只有你幫的了于沫晨,你知道的,她連理都不理我們。」林醫師想起第一次碰到于沫晨,她連正眼都不瞧他一眼的景象,不自覺的笑了。

「誰叫你不像溫醫師是個大帥哥呢!」一旁的實習醫生跟著笑鬧著。

護士抱著厚厚的病歷走了進來,碰巧聽見醫師們的談話。「別了吧你們,人家沫晨的男朋友以前可是小有名氣的樂手。」

溫若仁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趕緊拿出筆記本。「妳知道她以前發生什麼事,是嗎?」

所有人都被他激烈的反應嚇壞了,退到一旁,靜靜地等待著護士的回應。

「詳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為什麼沫晨會那麼恨她妹妹。」護士放下東西,一臉嚴肅的說。「因為『她們』做了很差勁的事情。」

放學時分,我難掩興奮的衝進練團室,推開大門高舉著右手。「你們看!」

他們停下動作,目光全鎖在我身上。

「靠!于沫晨妳去刺青喔!」林尹瞪大雙眼。

周紀緯微笑朝我走向來,動作很輕握住了我的手腕。「這把電吉他,是我的IBANEZ 。」

「嗯!因為我想把你刺在一個隨時可以看見的地方。」我說。

「只要妳想,我永遠都在妳身邊。」親吻了我手腕上還微微泛紅的地方。「很痛吧?」

搖搖頭,我背過身掀起長髮,露出後頸部上的英文刺青。「你看!」

「靠!于沫晨妳未免太愛我們了吧!」林尹大叫。

隨意的挽起頭髮,充滿藝術感的Healer透進他們眼裡,我漾著做燦爛的笑容。「因為我相信你們一定會贏得這次的比賽,到時候變藝人一定會有更多粉絲,不可以讓他們專美於前。」

「妳永遠是我們的頭號粉絲。」周紀緯輕輕揉亂我的頭髮。

耗時整整一年準備,Healer的成員終於要踏上圓夢舞台,不同於在台中的萬眾矚目,來到小巨蛋這個殿堂大家都是最終決選出來的菁英。

上台前男孩們緊張的不斷深呼吸,緊握住彼此的雙手,彷彿是想把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一起。

「幹!我真的很緊張。」一向冷靜的孟遠先開口,王睿緊抿著泛白的雙唇,不發一語。

我笑著拿出口袋裡的潤色護唇膏。「阿睿你擦一下吧!我們的主唱嘴唇發白像話嗎!」

林尹伸手拉過我。「沫晨,幫我再抓一下瀏海。」

整理完大家的頭髮和服裝儀容,我轉過身凝視閉著眼的周紀緯,輕輕攬住他的腰。「很緊張是嗎?」

「不是,我只是在幻想有一天我們會在這裡,開一場真正屬於Healer的演唱會。」他伸手抱住我。

「雖然以前我希望你能自彈自唱成為一個創作歌手,可是認識了他們之後,才發現這樣專注於演奏的你,也很好。」

「恩,一起為了同樣的目標奮鬥,就像兄弟一樣。」他在我的臉頰上落下一吻,輕聲地說。「我要上台了,快去第一排好好的看我吧!」

用力的點點頭,我轉身跑向觀眾席,坐在第一排的吳宛怡早已幫我留了一個視野最棒的位置。

「沫晨快來!」她興奮地對著我招手。

匆忙的從包包裡拿出特製發光發圈,聚光燈先落在了王睿身上,伴隨著緩緩加入的吉他聲,周紀緯揚著迷人的笑容。

雖然他視線不在我身上,可看著那閃閃發光的身影,也就心滿意足了。

「揹起吉他現在就要出發/有一道光/那就叫夢想/

拿著鼓棒敲打希望/幻想成搖滾天團」

踮起腳尖死命的隨著音樂跳躍,即使我是周紀緯的女朋友,也和台下的粉絲一樣,扯開嗓子呼喊著最狂熱的愛。

不用幻想,他們已是我們心中,永遠的搖滾天團了。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