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一陣濃烈的睡意襲來,安心地靠在周紀委懷裡,我輕輕閉上了眼。

「沫晨!」溫若仁從不遠處看見了精神恍惚的于沫辰,一個箭步衝向她。

接住她輕如羽毛的身體,溫若仁緊皺著眉頭,鼻頭微酸。「妳這個笨蛋,都不知道有些人多努力地想要活下去,最後還是只能放手人生,而妳幸運的活了下來,卻連一點求生意志都沒有。」

周紀緯望著溫若仁抱住于沫晨的溫柔身影,淡然一笑,轉身消失在醫院的盡頭。

始終站在一旁的實習護士說。「溫醫師你說想努力活著的,是于巧巧對嗎?」

「嗯,妳不是新來的嗎?怎麼會知道呢?」溫若仁的身體一僵,抱著熟睡的于沫晨緩緩走向病房。

實習護士沒有跟上,只是揚起一抹頑皮的笑容。「不用驚訝,我看的到妳。」

「妳看的到我?」頭上綁著整齊馬尾的女孩驚呼。

「是呀!只不過我怎麼也看不到那個叫沫晨的女孩究竟在跟誰說話。」

女孩搖搖手,語氣很溫柔。「妳當然看不到,因為和她說話的那男孩不是鬼魂啊!」

「不然他是?」

女孩比了個禁聲的手勢,調皮眨了眨眼。「這就是若仁的專業了。」

實習護士偏著頭,認真思索女孩的話。

「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為什麼妳不怕我啊?」這女孩和其他鬼魂都很不同,她面容和善,氣場柔和。

「因為我聽學姊她們說過,妳是一個像天使一樣的女孩。」實習護士說。

女孩輕輕拉起她的手。「妳才是天使,是我選中的天使喔!」

從病房裡走出來的溫若仁一臉好笑的,望著看似自言自語的實習護士說。「人家都說精神科待久了自己也會發瘋,她怎麼剛來就這樣呢!」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魚鯨魚默拉
  • 好好奇喔!! 紀緯居然不是以鬼魂的方式存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