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他一直逼問我的第三個願望究竟是什麼,那時候的我,說什麼也不肯告訴他。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17歲的第三個生日願望到底是什麼嗎?」關掉手中正在撥放影片的錄影機,我凝視著周紀緯好看的側臉。

他一直都不會老,就和19歲時的他,一模一樣。

「妳這個小氣鬼都不告訴我。」嘟起嘴,他哀怨地看著我。

「其實我許的願,就是要永永遠遠跟你在一起。」我們無言的對視著,許久。「所以真的不能把第三個願望說出來,你看你,那個願望永遠都不會實現了。」

周紀緯揚起了哀傷雙眼,嘴邊還掛著一絲勉強的笑容。「我們還在一起啊!只是在不同的空間而已嘛!」

「沫晨!妳該吃藥了喔!」護士輕拍我的肩膀,遞上了小兔子造型的藥盒和水杯,是我媽吧!每個月都會換一個造型的藥盒,而這樣小小的舉動,一做就是五年了。

「妳乖乖吃藥,有一天一定可以出院的。」這個護士對我總是過分熱情,不過我不討厭她就是了。

接過手中的藥盒,我轉過身背對著護士,偷偷將最大顆的丟進衣領,接著乖乖吞完剩下的藥丸,完美轉身,我是最合作的病人。

「妳為什麼不吃那顆藥?」周紀緯一臉不悅地指著我的胸口。

「因為不想出院,我怕病一好,你就消失了。」

周紀緯不再說話,只是輕輕地靠上我的肩頭。

「紀緯,你還恨王睿嗎?」

「不知道。」他抬起頭,聳肩。「除了愛妳,我已經忘記其他的情緒了。」

「你一走,也把我的情緒都帶走了。」直著窗外的世界,我說。「藍天、白雲依舊那麼美,可是快樂的感覺是什麼,我真的記不起來了。」

「只要妳乖乖吃藥,總有一天可以走出這個地方,然後好好過屬於妳的人生。」

視線直直的望進周紀緯眼底,我的眼淚在忍耐,忍耐著不讓周紀緯再為我擔心。

「妳知道我最後悔的是什麼嗎?」他伸手撫摸了我的雙頰。「就是我沒有在還能愛妳的時候,盡情的愛妳。」

「難道現在就不愛了嗎?」斗大的淚珠落下,比他雙手更冷的,是眼淚沒有溫度,卻凍結不了我的心。

「當然愛,我永遠都不可能忘記愛妳什麼感覺。」親親我的額頭,這是他的習慣,也是我們之間的暗號。

親親額頭,就表示他要暫時離開了。

伸出手,我拉住他。「你今天晚上可不可以留下來,我真的不想一個人。」

他一臉為難的皺著眉,我不斷哀求著,而他軟化了堅持,將我擁入懷裡。「我的勇敢小沫晨為什麼今天那麼任性呢?」

小心翼翼縮進他沒有溫度的胸口,我哽咽道。「再過十分鐘就是你24歲生日了,還記得我們的80年約定嗎?」

周紀緯再也認不住鼻頭的酸澀。「如果有一天我不見了,妳也要好好的活到八十歲好嗎?」

「不好……」一陣濃烈的睡意襲來,安心地靠在他懷裡,我輕輕閉上了眼。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