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先生就是沫晨那個意外過世的戀人對吧?」溫醫師輕撫著下巴。

吳宛怡點點頭。「當年罹難的那三個男孩,全部都跟沫晨很熟,所以她才會無法接受吧!」

「可是您剛剛提到,他們樂團不是應該有四個人嗎?為什麼離開的只有三個人?」溫醫生的疑惑,像是狠狠的賞了吳宛怡一記大耳光。

她匆促的拿起名牌包。「抱歉我接下來還有重要的事,我們下次再聊。」

「好,那您路上小心。」溫醫師當然發現了她的怪異反應,但是每一個人都擁有保守秘密的權利,況且這個祕密看來也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說完的。

目送著吳宛怡離開,溫醫師才拿起于沫晨的病例,仔細研究。「李學長你好,我是精神科溫若仁,方便現在過去找你討論一下我這邊個案的復原狀況嗎?」

經過大廳時,溫若仁看了對著牆壁筆畫的于沫晨一眼。「該不會她?算了,怎麼可能!她都有按時吃藥啊!」搖搖頭,他覺得是自己多心了。

「透過X光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當初傷口雖然很深,但是並沒有傷及聲帶。」

「所以她不能開口說話跟她自殘是沒有關係的?」

「也不能這麼說,或許是因為那次割喉產生的心理障礙。」

「心理障礙……」溫若仁撫著下巴,蹙眉。「謝謝學長,我知道了!」

走出診間後,溫若仁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再度折返。「學長我想再問你一個問題,于沫晨手術後的幾天,有沒有什麼異狀?」

李醫師歪著頭思索了一會,急躁的抓了抓頭髮。「她一醒來就對著空氣一直流淚,復健也不好好做,視線永遠都留在同一個地方,像有陰陽眼一樣,嚇壞好幾個護士。」

溫若仁趕緊拿出筆記本,將李醫師說的話全寫了上去。「還有嗎?」

「當時她的檢驗報告顯示,她的失語症是由心理疾病引發的,可是五年過去,加上她一直不接受復健,或許是退化了也有可能。」

「我明白了,謝謝學長。」

李醫師看著溫若仁淡然的背影輕聲地說。「你真的做到了答應巧巧的事情。」

「開玩笑,我可是超人醫師耶!」溫若仁沒有回過身,只是揚起燦爛的笑容,揮手道別李醫師。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