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依舊美麗,卻毫無生氣*

「沫晨今天情況如何?」溫醫師穿整了長袍,站在護理站,凝視著于沫晨的背影。
「報告溫醫師,還是老樣子,不與他人對話、對周遭事物沒有反應、倒是自理能力進步許多,已經可以獨立活動一整天。」護理師搖搖頭,輕嘆了一聲:「說來也很可憐,一個漂漂亮亮的年輕女孩遇到了這種事。」
「是啊!而且她已經定時定量吃藥五年了,怎麼還是這個樣子。」身旁的人附和著。
溫醫師皺了皺眉。「妳們應該都知道討論個案私事,是護理大忌吧?」她們點點頭,各自回到了工作崗位上。
走出護理站,這裡的每個人都活在屬於自己的世界,時而傻笑、時而哭泣,只有沫晨不一樣,她沒有情緒,就像是一個陶瓷娃娃,美麗卻沒有生氣。
「沫晨,今天有吃藥了嗎?」悄悄的走到她身旁,溫醫師揚起了陽光一般的笑容。
她仍是直視著窗外的景色,不言不語。
「醫生在叫妳,妳好歹也跟他點個頭吧!笨蛋沫晨。」周紀瑋無可奈何的伸手,輕輕推了她的頭。
溫醫師笑了笑,在于沫晨的病歷上寫下了幾行字,離開前,他把紙條塞進了醫生手裡。
「妳妹妹又來看妳了喔!」
她揉爛了紙條,輕拍溫醫生的肩膀。
「怎麼了?」
于沫晨依舊沉默,將紙條放進了醫生的手裡,轉身離開。
轉過身的瞬間,溫醫師撇見了于沫晨的眼淚,他沒有上前關心與詢問,只是揚起淡淡的笑容,在病歷上寫了幾行字。
「個案已有情感反應。」
「都過那麼久了,妳就去見見宛怡吧!」周紀緯使勁的擦去她臉上的淚珠,不過都只是徒勞無功罷了。
于沫晨只是哭,無聲的哭泣,張大了嘴想叫,卻連一絲絲氣音都嫌困難。
「沫晨妳不要這樣,我看了真的很難受。」周紀緯伸手將于沫晨緊緊地擁在懷裡,眼淚奔騰。
不遠處走過來的實習護士,蹙眉,拉了拉身旁學姊的手說。「學姊妳相信陰陽眼嗎?」
「相信啊!妳看到了什麼是嗎?」學姊緊張的回握住了那實習護士的手臂,向她靠近。
她搖頭,視線再次望向于沫晨。「就是沒有才覺得很奇怪。」
「其實我和于沫晨高中同校,要是沒有那場意外的話,她和她男友可能已經在準備結婚也不一定。」學姊長嘆了一口氣,往護理站方向走去。
實習護士揉了揉眼睛,直勾勾的望著于沫晨,像是在確認什麼一般。
沒有人知道她究竟看到了什麼,又或是發現了什麼。
沒有人,猜的到。
「溫醫師!我姐姐還是不願意見我對嗎?」會客室裡坐著一個打扮入時的年輕女孩,她失落的垂下眼,從包包裡拿出好幾瓶西瓜牛奶。「那麻煩請您幫我給她,這是她最愛喝的。」
溫醫師猶豫了一會,才緩緩開口。「吳小姐,其實沫晨這五年來都不曾喝過這個,每次護士拿給她,她都會拿去廁所倒掉。」
「這樣啊!那你知道她愛喝什麼嗎?我現在馬上去買!」
溫醫師靜靜的凝視著眼前的女孩,許久。「如果吳小姐不介意的話,願意跟我說說你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嗎?也許這對沫晨的病情會有幫助。」
吳宛怡輕嘆了一口氣,語氣淡然的說。「那是發生在我們高中的事情了……」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