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死了,然後呢?*

 

「為什麼要救我?」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我在這充滿消毒水的病床上醒來。

從我想起車禍事發的情景後,沒有一秒不想去死。

一張開眼,濃烈的罪惡感侵襲著心臟,一吋一吋,腐蝕著我幾乎消失的求生意志。

「妳走了媽媽要怎麼辦?」我凝視著媽媽一夜斑駁的白髮,心如朽木。

「吳宛怡會好好照顧妳的,反正她男朋友現在是大明星了。」想起那令我厭惡的名字,胸口一陣揪痛。

「沫晨,媽媽求妳好好活下去,要是紀緯還在的話,他也不想看到妳把自己搞成這樣的。」媽媽跪在病床邊,顫抖的雙手握不住我。

一想起周紀緯,情緒失控,我掃過手邊的東西,放聲大叫。「我就是要他看看,他為什麼要救我,把我一個人留在這世界做什麼,他走了!我的世界通通被他帶走了!什麼都沒有了!」

媽媽攬住我,像是要把我掐進她身體裡。「妳還有媽啊!」

我恨周紀緯,恨他在車子起火前的關鍵時刻,奮不顧身的將我推出車外,在車子爆炸的一瞬間,他大喊。「沫晨!快跑。」

我恨他,在死亡面前,連句我愛妳,都沒能留給我。

「媽!活下來的應該要是紀緯啊!他有大好的前途、還有美好的夢想,如果他不要救我,他是來的及逃的,他是可以活下來的……」

整顆心被掏空,我只能藉由不停的哭來表達我對他最深刻的思念。

「紀緯救妳,是因為他愛妳,所以媽媽拜託妳,為了他好好活下去好嗎?」

我輕輕抱住媽媽的背,偷偷伸長了手,拿起桌上的銀色物品。「媽,我真的真的很愛妳,也很感謝妳和爸給我了一個短暫卻美好的童年。」

左手扶著她的肩頭,我們之間隔出了一道短短的距離。「我愛妳,可是我真的承受不了,心愛的人死在自己眼前的折磨,還有那些罪惡感,如果不是我鼓勵他們去台北參加比賽,孟遠和林尹也就不會死了。」

「這一切都是命,跟妳沒有關係。」

「有關係,他們都是我害死的,全部都是,他們通通都是被我害死的。」沉痛地閉上眼,我舉起右手的水果刀,狠狠的往喉嚨刺,往死裡刺。

眼前終於出現一道白光。

紀緯,我來了,我們約定過的。「周紀緯在哪裡,那裡就一定會有于沫晨。」

孟遠、林尹,我來了,我說過會永遠當你們的助理兼經紀人。

說到做到。

*

「醫生,她一心求死,我真的無能為力啊!」眼前這個婦人,溫醫師對她印象很深刻,前陣子他在急診室裡救了一個被媒體包圍的女孩,就是婦人的女兒。

「但是我們並沒有診斷出病因,這樣是不能住院的。」

「她都在我眼前割喉了,怎麼會說沒病?」婦人猛然跌坐在地上,斑白的髮絲,全是為了女兒擔心的證據。「我跪在地上求你,我拜託你!」

「好,我會安排她再做更精密的檢查,檢查的期間就先讓她繼續住院吧!」

「謝謝!謝謝!」看著老淚縱橫的婦人,溫醫師鼻頭一酸。

他明白,婦人其實不忍心與女兒分開,只是太過擔心她再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

于沫晨就像是一隻沒有生命的洋娃娃,長相精緻,卻看不見她的靈魂。

周紀緯心疼摟著婦人的肩膀,望向躺在加護病房裡的于沫晨,痛苦將他淹沒。「妳這樣我看了真的很心痛啊……」

于沫晨對上了周紀緯的深情雙眸,輕蔑的笑了。「你心痛?會有比我痛嗎?」

他挫敗的垂下眼。「都痛,所有無辜的人都痛。」

「PTSD,自殺高風險群。」溫醫師將住院同意書遞到于沫晨和她媽媽面前。

「只要沫晨住院,你們就會保護她的,對吧?」

「是的,我們會儘全力保護與治療于小姐的。」點頭,溫醫生的視線落在周紀緯的身上。

周紀緯先是詫異地瞪大了雙眼,隨即失笑,他走到于沫晨身旁。「我差點以為他發現我們的秘密了。」

「只要保密,你就會待在我身邊了對吧?」于沫晨輕撫著脖子上深深的傷疤,在心理說著。

「嗯,只要妳好好的,我就哪裡也不去。」周紀緯牽起她的手。

「好,我會為了你好好的活著。」

「沫晨,我真的很愛妳。」

「我也很愛你。」眼淚無聲的滑落,溫醫師看見了她的情緒轉變,微笑道。「于小姐是看到什麼還是想起什麼了嗎?這樣很好,想哭就哭出來,我相信妳一定可以好起來的。」

于沫晨匆忙抹去淚水,從住進精神科病房的那天起,就再也沒有人見過她說話。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金魚鯨魚默拉
  • 心疼啊....如果他們真的還能陪伴彼此就好,無論以什麼形式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