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希望這一切都只是夢,只是夢*

 

「妳醒了!」媽媽憔悴的面容映入眼裡。

我困難的招手,要她靠近。「我要找紀緯,媽媽我要找紀緯。」

媽媽臉上撇過一絲驚慌,她趕緊按了醫護鈴。「紀緯被送去另一個醫院,等妳好了,媽媽就帶妳過去看他。」

「他還好嗎?」

「沒事!他很好!不用擔心!」媽媽背過我,走出簾幕外。「我去找醫生,說妳醒了。」

「既然紀緯沒事,那孟遠他們應該也沒事吧!」卸下了心中大石的我試圖坐想起身,稍微用力傷口就滲出了一點血,吃力地按下遙控器。

「要是他們傷到手怎麼辦。」翻身找了找,發現我的手機不在包包裡。「是媽媽拿去了嗎?」

電視畫面停在新聞台,緩緩抬起頭,眼前的一切,卻瞬間摧毀了我的世界。

昨晚國道三號發生重大車禍,疑因車速過快、司機疲勞駕駛打瞌睡,造成連環車禍,目前七人皆已送往台北市立維安醫院,已確認6人罹難、1人輕重傷,真正肇事原因警方正漏夜調查中。

那我永遠也無法釋懷的,跑馬燈下罹難者的名字……

周*緯19歲、孟*20歲、林*19歲……

用力扯下手上的針頭,雙腳裹著紗布,疼痛阻礙了行動,我顧不得大量滲出的鮮血,直奔急診室。

急診室內崩潰痛哭的中年婦女癱軟在警察懷裡,是孟遠的媽媽。

記者們蜂擁而上,閃光燈不曾停過,病態般的犀利提問,無關乎是否殘忍。

于沫晨不發一語的越過人群,撞上了那擠不進人群裡的菜鳥記者,他看見了于沫晨身上的紗布,狂喜。「攝影大哥!她就是那個倖存者,快!拍她!」

「妳會害怕嗎?」

「為什麼只有妳一個人活下來?請問妳是怎麼辦到的?」

「妳知道同車的人都喪命了嗎?」

驚慌失措的于沫晨被殘忍又無恥的疑問包圍著。

大夥你一言我一語,刺激著她,虎視眈眈地等待著她崩潰的瞬間。

雙肩不停的顫抖著,吃力地摀住耳朵,她在人群裡蹲了下來,鮮血染紅了急診室的純白磁磚,溫醫生推開人群,怒吼。「請你們離開!通通給我滾出這裡!」

他蹲下身,一把抱起于沫晨。「不用怕,我是醫生,不會傷害妳的。」

疲憊不堪的她閉上眼,闔眼前,用極盡絕望的聲音說道。「醫生,不要救我,我要去找周紀緯。」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