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就不是選擇題*

 

摘星計畫。

「第一名獎金一百萬,唱片合約一張。」林尹高舉著手中海報,興奮地衝進練團室。

「在哪比?」王睿放下手機,走到他身旁。

「台北。」林尹垂下雙肩,大大的嘆了一口氣,對於16歲的我們來說。

台北,就像是另一個世界那般遙遠。

我們沉默對視著,最後王睿目光對上了我,有一種信念在我們之間交流。

那是一種堅持,一種為了夢想,不願為距離妥協的,倔強。

「走吧!」揹起電吉他,我率先走出練團室。

「去哪?」林尹追了上來。

「拿著你的貝斯。」我轉過身對他們眨了眨眼。「我們去籌到台北的錢。」

王睿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的真切,我和他之間的默契就是這樣,他心裡敢想,而我敢做。

「可是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始終沉默的孟遠開了口。

挑眉,我嘴角上揚。「跟我來,帶你們去我加入Healer之前,混飯吃的地方。」

我還會遇到于沫晨嗎?

如果這一次我們再相遇,說什麼我都一定會留下她的聯絡方式。

那一天我並沒有遇見于沫晨,孟遠倒是碰上了傳說中折斷兩雙鼓棒的女孩。

一頭紫色的俐落貼耳短髮,貼身的皮褲和內在美若隱若現的上衣,她跟我想像中的很不同。

我曾經在腦海裡幻想過孟遠前女友的樣子,應該是有氣質的乖乖牌女學生,萬萬沒想到是這般充滿個性的叛逆女生。

她站我們面前,不發一語的盯著孟遠猛瞧,目光炙熱的令站在孟遠前的王睿感到十分尷尬。

隔著墨鏡,我仔細的觀察著,她眼裡最深沉的情緒不是恨,而是濃到化不開的思念。

沒錯,她很想念孟遠,就算頑固的眼淚沒有奪眶,那耳後的『孟』字刺青,早已洩漏了她的秘密。

「接下來我想唱一首不在我們歌單裡的歌曲。」趁著空檔,王睿借了我的放在一旁的木吉他,緩緩的說。「這是一首男孩在失去最愛的女孩時,寫來的歌。」

非常簡單的編曲,只用到CDEF四個和弦,卻惹哭了現場的所有人。

「妳說要走/我知道是任性成分太多/妳說恨我/我知道是我自找罪受

可是我愛著妳/該跟誰說/該跟誰說。」

女孩顫抖的雙手止不住奔騰淚水,偷偷瞅了孟遠一眼,我想那首歌是他寫的。

王睿有一副會說故事的好嗓音,直白的歌詞,卻唱進了我們心坎底。

「我真的愛妳/所以願意失去/妳會遇到比我更好的人/就算心碎/我還是會笑著跟妳說再見。」

歌曲的最後,王睿把副歌留給了孟遠,粗啞的聲音訴說著他冷酷外表下的脆弱。

「要不要聊聊,就像老朋友一樣。」王睿走道那女孩身旁,輕拍著她的肩膀。「好久不見了,曉華姊。」

Healer的第一場街頭演出,就這樣,開始在衝動結束在感動。

「所以你們都認識孟遠的女朋友?」回到練團室,我邊喝汽水邊問。

「嗯,她跟孟遠是姊弟戀,一個很厲害的刺青師。」林尹漫不經心地說著。「她超正又超辣,孟遠跟她分手,簡直發瘋。」

原來她是刺青師,跟她的外表還真吻合。

「既然孟遠那麼愛她,幹嘛要分手,因為那個不能交女朋友的規定嗎?」直覺性的望向王睿,有一種感覺,覺得這個爛規定就是他這自以為的傢伙定的。

他一臉無辜的捶了我一拳。「幹你看屁阿!規定是孟遠自己定的,女朋友也是他自己甩的。」

「是喔!」聳聳肩,我偏頭不斷的回放,剛才他們兩個淚眼相望的畫面。

「我猜導火線是因為孟遠休學跟我們組團吧!畢竟曉華姐比他大,一定是覺得他的決定太荒謬了吧。」林尹收起玩世不恭的笑意,拿出孟遠櫃子裡的資料夾。「我們以前的歌都是他跟王睿寫的,自從分手後,就沒聽過他在寫新歌了。」

「對啊!他這叫做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王睿輕輕一笑。

不再說話,我拿起彈片準備練習,卻又想起了于沫晨。

如果有一天我追求她,卻像孟遠一樣沒有時間陪伴她,她是不是也會負氣離開我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魚鯨魚默拉
  • 特喜歡這兩句話
    「我和他之間的默契就是這樣,他心裡敢想,而我敢做。」
    「開始在衝動結束在感動」
    剛剛正好在聽一個樂團的歌——逃跑計劃的〈再見再見〉
    正好情境蠻符合孟遠寫的歌
    使那幾句歌詞真的看得格外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