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就這麼牽絆了一輩子*

 

高中放榜的日子,我興高采烈地拿著來自曙光高中的入學通知,推開大門,迎面而來的卻是吳宛怡她爸的怒斥。

「妳給我跪下。」

跪?我幹嘛要跪?

吳宛怡倔著一張臉,低聲地說。「沫晨妳先進房間,這裡沒有妳的事。」

「那他叫我們跪什麼跪?」拉過吳宛怡,我湊到她耳邊。

吳宛怡她爸聽見了我們的對話,一把搶過我手中通知單。「就是妳,是不是妳要我女兒去讀曙光高中的?」

瞪大雙眼,我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是聽錯了,緩緩轉向吳宛怡。「妳把志願填到曙光高中?」

她抿著嘴,動作很輕的,點了頭。

「廢物!」她爸狠狠的摑了她一巴掌,紅通通的掌印在她雪白肌膚上更顯駭人。

「義智不要這樣!」媽媽一個箭步向前,將吳宛怡護在身後。「會不會是系統搞錯了,我們再去申請複查好不好,你不要動手。」

空氣凝結,始終低著頭的吳宛怡緩緩開口。「不用查了,我就是把曙光高中填到第一順位沒錯。」接著奪門而出。

留下了錯愕的我們,她爸拿起身旁的花瓶用力往牆壁上砸去。「跟她媽一個死樣子,媽的垃圾,妳對得起我嗎?」

媽媽趕緊蹲下身來收拾碎片,我看著那張令我厭惡至極的臉冷冷的說。「不管怎樣那都是她的選擇,未來也是她的,沒有對不起誰的這種事。」

「妳這個靠我養的閉嘴,我花那麼多錢給她補習,她沒上女中就是對不起我。」

「她讀書根本不是為了你。」一把搶過他手中,我的入學通知,離開前再丟下一句話。「一切都只是為了那被你逼到燒炭,她最愛的媽媽。」

他臉上閃過的錯愕我看見了,但是我並不感到愧疚,對於他長久以來對我和我媽的言語羞辱,不過小菜一碟。

街道上不見吳宛怡的身影,用著不快也不慢的步伐,我知道在哪裡可以找的到她。

「為了一個根本不認識妳的男人,放棄了大好前途,妳真夠猛的。」輕輕搭上她的肩膀,我輕笑。

我們站在樂器行前,凝視著玻璃窗內的大男孩們,這裡是『Healer』的固定練團室。

「我真的很愛王睿。」她語氣堅定的直視前方。

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她的告白,卻還是頭一次見到她這麼堅決的樣子。「好吧!妳的瘋狂是我到達不了的境界。」

「妳還不是為了周紀緯選讀曙光高中。」

「我成績本來就很爛啊!讀那裡剛剛好而已。」我笑說。

吳宛怡親暱的勾住我的手臂。「妳還沒跟我說為什麼妳會那麼喜歡周紀緯耶!」

「因為他是天使,是我活著的勇氣。」

「小姐,這個答案非常浮誇。」她搖頭。

相視一笑,我們都懂,旁人眼裡不可思議的迷戀,都是我們初夏綻放的愛情。

很愛很深刻,放在心裡,羈絆著一輩子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