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一見鍾情,卻為她而遲疑了*

 

「你知道交女朋友的代價是什麼嗎?」王睿倚在窗邊,語氣凝重地對著我身後的男孩說。

「我知道。」

「你要為了一個女的拋棄兄弟?說好的出唱片開演唱會呢?」埋頭抄筆記的我,偷偷豎起耳朵。

「阿睿,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嗎?」男孩帶著輕蔑的口吻,嘆氣。「我想通了,你也早點放棄吧!」

餘光撇見王睿鐵青的臉色,沒想到陽光王子生氣的樣子還挺嚇人的。

男孩輕拍了王睿的肩膀,轉身離開教室,他們是在學校裡頗具盛名的搖滾樂團,如今卻落的開演前三個月吉他手不幹了的下場。

「我再問最後一次,你真的要為了一個女的退團?」

「她不是主因,我只是不知道你口中的玩音樂以後能幹嘛。」男孩走了,王睿重重甩上門。

巨大的聲響驚動了我,抬起頭,對上他那因為不甘心而落下的男兒淚。

「看三小。」他粗魯的擦去淚水。

「你甩門那麼大聲,我再不抬頭看就是耳聾了吧!」好氣又好笑的遞上面紙。

王睿沒有接下,只是朝我比了個中指。「幹你很會彈吉他,要不要加入我們?」

「你們是搖滾樂團,然後我彈木吉他?」

「靠杯!我明明就看過你彈電吉他,不加入就算了。」他狼狽的抓了抓頭髮,滿臉的無奈。

「我可以加入啊!只是我想知道你的玩音樂以後要幹什麼?」

「那是我的夢想,當然是要幹一票大的啊!」烏雲一掃而空,王睿的眼裡散發耀眼的光芒。

「所以你要幹嘛?」

「殺進小巨蛋。」他自信的樣子,深深撼動了我。

揚起笑容,搖搖頭。「不好意思,我渴望的那個地方是武道館。」

貝斯手林尹走了進來。「在聊什麼那麼開心?」

「在跟我們新吉他手聊聊。」王睿搭上我的肩膀。「去武道館算什麼,紐約麥迪遜花園才屌。」

「馬的,自以為五月天啊!」林尹冷不防潑了王睿一大桶冷水。

關於想要成為歌手的夢想,我只和一個人說過,一個制服上繡著于沫晨三個字的女孩,可惜我們只見過一面。

我甚至不知道「于沫晨」是不是她的名字。

如今我有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能對著未知的世界侃侃而談,也算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吧!

「這個地方過門不好,我再試一次。」所有團員裡,我最尊敬的是孟遠,一個為了實現夢想而重考的傳奇鼓手。

當他遇見國三的王睿時,已經是個高一生,為了完成與王睿一起組團的夢想,他毅然決然休學重考,放棄了台中第一學府,選擇我們這間校風奇差無比的綜合高中。

大家都覺得他瘋了,但是在我眼裡,只覺得他屌爆了!

「紀緯,你的部分的練完了?」他停下動作,睨了我一眼。

「差不多吧!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覺,我還在抓手感。」甩甩手,我拿出身後的樂譜。「我覺得以前的編曲不太順,可以改一點點嗎?」

「當然,要跟我討論嗎?」

「嗯。」

也許是大一歲的關係,孟遠明顯的比我們任何人都沉穩,團裡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是他決定的。

「你們真的有一項規定是不能交女朋友嗎?」

「嗯,你有女朋友嗎?」孟遠輕皺眉頭,將視線移到我身上。

「沒有,我只是很好奇,為什麼有這個奇怪的規定。」說到女朋友,我的腦海裡不自覺地浮現出于沫晨三個字。

如果說我要交女朋友,那大概也要有她那種等級的才可以,雖然我們可能不會再見面了。

「因為女生很麻煩,一直陪她就不能練團,一直練團,她又會抱怨我們不夠愛她。與其等她發飆逼我們夢想女友二選一,倒不如一開始就選夢想,簡單多了。」孟遠的語氣裡滿是無奈。

眼裡漾著精光,我笑出聲。「感覺你身受其害,敢問這位施主是否曾經是苦主呢?」

孟遠瞥了我一眼,冷冷的說。「我被初戀女友折斷兩雙鼓棒,這樣你懂了嗎?」

我憋住笑意不再說話,拿起樂譜朝室外走去。

「紀緯你帶著墨鏡上場是怎樣!」上台前林尹一把扯下我臉上的墨鏡。

「幹你弄屁啊!我長針眼啦!」我出拳重擊下腹部,痛的林尹哇哇大叫。

王睿笑的不支倒地,孟遠則是搖搖頭說。「周紀緯我原本以為你長的斯斯文文,人應該會很成熟才對,沒想到就是林尹的翻版。」

「真的。」王睿連聲附和。

然而舞台前的尖叫聲震懾了我,愣在原地不確定自己聽到的聲音,是不是在歡迎著我們的到來。

屬於王睿的呼喊聲遠遠蓋住了其他人,他揚起自信又驕傲的笑容。「我真慶幸你今天戴墨鏡。」

偏頭,我心中滿是疑惑。

「你要是墨鏡摘下來,我的粉絲絕對跑一半去你那裡了。」他輕輕搭上我的肩膀,看似玩笑,臉上的表情卻在認真不過。

沒來得及回話,便被林尹匆匆拉上台。

台下少女們殷切期盼的眼神令我打了個冷顫,這裡和街頭表演不同,她們是為了心愛的人而來,可街頭的人們,是為了我的聲音而停留。

就像,于沫晨。

慶幸自己帶了墨鏡,可以躲開她們炙熱的目光,肆無忌憚張望著。

然而我第一眼,就看見了她。

于沫晨雙眼迷濛的望著王睿,稱不上含情脈脈,但她的目光牢牢鎖在他身上,錯不了的。

她喜歡王睿嗎?還是她喜歡的是Healer?一股失落感席上心頭,我還以為她只喜歡我的音樂呢!

表演一結束于沫晨便轉身離開,看著她漸漸消失在人海裡的身影,追上前的衝動不斷在我耳邊說著。「去追啊!你不是一直很想見她嗎?」

簡單交代其他人我必須要離開一下,正準備要手刀狂奔時,她卻自己先出現了。

她低著頭,嘴邊不曉得在碎念些什麼,刻意不閃開,就是要讓她直直撞上我。

「抱歉!」伸手抓住了重心不穩的她,我努力憋住笑意。

「應該是我要說不好意思!」站穩步伐,抬起頭,她那泛紅的雙頰配上尷尬的表情,真的非常可愛。

「沒關係。」指著她的鎖骨,我說。「妳的項鍊很好看。」

垂下頭她看了看項鍊,揚起一抹溫暖的笑容。「這是一個未來大明星送我的。」

沒想到會得到她這樣回答,心頭一暖,我緩緩脫下墨鏡。「謝謝我的頭號粉絲這麼看的起我。」

下一秒,她那雙好看的杏眼熱淚滿盈。「我以為你,消失了。」

「只是因為最近剛跟他們組團,沒有多餘的時間去街頭表演而已。」伸出食指,指向遠處的團員們。

「你今天表現超帥的喔!」她興奮地朝我比了一個讚。

「是嗎?」湊到我面前。「沒看錯的話,妳的目光都牢牢鎖在阿睿身上。」

她轉了轉眼珠子。「那是因為我妹妹很喜歡他。」

見她不自在的表現,突然興起了逗弄她的壞想法,鼓起腮幫子,雙手抱胸。

「是真的,不然我跟你發誓好了,以後絕對只看你一個人。」她竟然高舉右手,大聲的宣示。

先是愣了幾秒,接著爆笑出聲。「笨蛋,鬧妳玩的啦!能再見到妳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所以你沒有生氣?」

「當然,團員還在等我,我們下次見!」餘光瞥見站在不遠處,孟遠疑惑的視線,我快速從口袋裡拿出彈片,輕放在她心上。「再給妳一個,就當作是慶祝我們終於又見面了。」

直到回家,我才懊惱的把所有東西丟在床。「幹!我為什麼沒有留她的line!好不容易才見面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魚鯨魚默拉
  • 哈哈哈紀緯呀紀緯 真可愛
    萬人迷的王睿都視你為外貌上的可敬的對手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