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吝嗇的給予,交換了我的心*

 

「于沫晨!妳很沒水準,是誰說妳可以自備發光髮圈的啦!」吳宛怡大力拽了我的耳朵。

笑著撥開她的纖纖手指,我關掉開關,等帶著人潮散去。「沒辦法啊!他們粉絲那麼多,不搞一些花招怎麼行。」

吳宛怡點頭,嘆氣。「唉!還沒正式出道就紅成這樣,以後要是出道了,絕對五月天第二。」

「妳是說演唱會票要去網咖的那種境界嗎?」我輕笑。

「嗯,我們情敵絕對會越來越多。」

我和吳宛怡都是目前最有名地下樂團『Healer』的鐵粉,為什麼敢自稱鐵粉?

因為當他們還只是學生樂團時,我們就已經深深的愛上他們了。

「為什麼他都認不出我啊?」吳宛怡苦著一張臉。「我以前可是寧可餓肚子都要把錢投到他們小箱子的忠實粉絲耶!」

「拜託!他們沒有千里眼好嗎?」我翻了個白眼,拉起她。

「不管啦!等到他們開真正的演唱會那天,我一定要霸佔王睿的視線。」

「隨便妳!」我真的拿她狂熱的愛沒辦法。

『Healer』的團員每一個都很帥,有些人會戲稱他們只要在台上賣力的笑,就算是唱兩隻老虎也一定會獲得滿堂彩。

的確,是有這樣的條件,但他們總是對這樣的言論感到困擾,努力用音樂去證明除了好皮囊以外的專長。

這才是我喜歡他們的原因。

他們的音樂,曾帶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

「為什麼妳不能有妳妹妹的一半好?不要說叔叔偏心,只是妳比較笨是事實啊!」國三那年我媽再婚,那個男人有一個跟我同齡的女兒,我們讀同一所國中,她卻優秀的令我感到自卑。

「我只是不喜歡讀書,又沒做什麼不好的事。」我直視著叔叔的雙眼。

他一臉藐視的上下打量了我。「妳可不要現在不讀書,以後長大了才去要穿『制服』的地方上班啊!」

「幹!你說什麼!」我憤怒拿起水杯,往他那噁心的臉上潑去。

他看不起我們母女,會結婚,也完全是因為我媽在那方面非常合他的胃口。

沒錯,我媽嫁給他之前是在酒店上班。

「妳他媽以為自己是誰啊!老子今天要是不給妳錢讀書,妳早就跟你媽一起去做酒店了。」狼狽抹去臉上的水痕,他高舉雙手。

「爸!」一隻纖細而白皙的手,制止了他想賞我巴掌的動作。「你醉了。」

我轉身離開,用力的甩上門。

我討厭他女兒,總是那麼高尚又完美的存在著,若不是她那麼好,又怎麼讓我落得今天這樣的處境,可偏偏我又恨不了她,因為她是真的對我好、真心的想和我成為姊妹。

失魂落魄的我走在路上,搖搖欲墜的求生意志,天知道我有多想衝到馬路上被撞死就算了。

妳又哭了嗎/他又讓妳難過了是嗎/我想跟妳說/妳很好/就算妳什麼都沒有/只要這世界/有妳的存在/對我來說/就很好」溫暖聲音伴隨著吉他,我像著了魔一般的向他靠近。

「妳哭了。」男孩停下刷弦的動作。

直愣愣望著他那雙好看的手指,直到他將衛生紙遞到我面前。

「長那麼漂亮的女生不要哭,妳想聽什麼歌?我唱給妳聽。」

搖頭。「我沒有喜歡的歌。」

「有沒有喜歡的歌手?」偏著頭,他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

搖頭,我悲慘的人生,壓根連聽歌的閒情逸致都沒有。

「那太好了!」他揚起了燦爛的笑容。「那就讓我當妳第一個喜歡的歌手吧!我唱自己寫的歌給妳聽。」

輕輕地點頭,我不自然的拍了拍手。

他笑了一下,輕刷幾個合弦之後,緩緩的唱出一首旋律簡單卻讓我永遠忘不掉了歌。

「妳好。」

「咦?」

「這首歌的名字,妳好。」他拉起我的手,將彈片放在掌心上。「送妳,我的第一個粉絲。」

我笑了,看著他那泛黃又皺巴巴的制服。「很好聽,你一定會變成大明星的。」

「希望我站上小巨蛋那天,妳會坐在第一排。」調皮地對我眨了眨眼,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潮將他淹沒。

離開前,撇見了他制服上的名字。

曙光高中

高一甲

周紀緯

人們說第一次的相遇如果不討厭,那麼就不要吝嗇的稱之為一見鍾情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初Shadow
  • 終於開更了!!!
    果然是偶像和粉絲的故事😍
    「我想跟世界說/妳很好/就算妳什麼都沒有」
    這句話雖然簡單卻觸動人心啊😭
    不知道周紀緯還記不記得沐晨
    好期待後續啊~
  • 金魚鯨魚默拉
  • 好喜歡最後一句話!
    整個大心♥

    然後這個書名配上簡單的開場白,真的很令人想不透後續發展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